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大島 涼花

2017.3.23,偶像組合AKB48 TeamB副隊長大島涼花(Oshima Ryoka)宣布畢業(退出組合、以個人身份向舞台劇方向發展)。

More...

死生契闊

以為永遠失去的,其實總是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此生的某處,比如,夢裡的失而復得與無可奈何。年少時總在不經意間致力於“造神”,將少年時最珍視的作為那些神話中的存在,高山深谷中的神女,遙遠海岸的寧靜世外之地,抑或巴山夜雨的漫天哀愁,諸如此類的縹緲的心緒與理想。

終究是在現實中失去了一度擁有的珍寶,永遠地在現實中失去了,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時間是效果很好的膠合劑,再長再深的傷口都能癒合得天衣無縫,但總有深入心底的悲痛,終其一生也無法消去。以為可以釋懷,但冷夜夢迴時依然令人神傷,無論已經走在哪條路上、走到了哪個階段、距離那時那地有多遠,悲痛始終是同質的。然而,這總歸是純粹個人意義上的東西,與任何他人都沒有關係。

More...

雲煙盡處

常年生活在熱帶,對於炎熱似已遲鈍,直到抬頭望見一方亮麗的藍空時,才意識到,夏天又到了。

近日每天都目送很多很多的雲被高天之上的大風驅趕著向北飄去,各種各樣的雲,雲堡,雲山,雲絮,雲霞,雲煙...啊,過眼雲煙吶。那年夏天,聽人以頗為“冷酷”的口吻用這個詞組形容終將離別的人與事,彷彿信以為真就不會因為離別甚至“反目成仇”而傷心欲絕。

More...

暮色徬徨

片刻之前的閱讀,書中一段敘述不經意觸動了內心,數日前的夢境、其中蘊藏著的重現的記憶,如果不趁心依然在顫動之時留下記錄,將是多令人扼腕的遺恨。

我夢見了一道俯瞰如鏡般水面的、在夕陽包覆裡空無一人的安詳的草坂

More...

追憶,時間之嵐

時間的嵐,山間的風,總讓人沉湎往事,當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又是一年秋至了。纖巧的月牙無聲出現在淡雲流瀉的暮空,夜間的風已有些許涼意,空氣中似乎縈繞著微妙的思緒,陰陽之氣在交接,一天一天地,嗅著這樣的變化。

More...

松井 玲奈

如果堅持不懈地磨礪自己的意志的話,即使是名女性,也會散發出熾烈的光芒吧。十分屬意這位名叫松井玲奈(Matsui Rena)的姑娘,言行舉止間濃烈的武士風骨令我憧憬不已,甚至心生慚愧,並希望自己的為人更加堂堂正正,所謂“憧憬”,指的就是這樣純粹的情緒啊。

More...

柳橋慕情【第四回:十一月的君王】

始料未及卻早已註定的“無聲的話別”,正如風之後是彤雲,雲之後是冷雨,雨之後是寒月,月之側是孤星,星之後是煙嵐,嵐之後是暖陽一般,只是多少有些悵然而已。但是確信某日定會重聚,再飲下一杯烈酒,無論各自境遇有何地覆天翻的變化都罷。所以不以此為終章,這名為《柳橋慕情》的個人的“時代劇”。

 

More...

柳橋慕情【第三回:烈酒鹿】

昔年也層不管不顧地灌下大量烈酒,那是自己所謂的“烈酒鹿時代”。昔年亦與朋友交杯換盞、觥籌交錯、勢均力敵,此番卻身臨夢境一般共同在午夜豪飲火辣的烈酒,依舊堅決如鐵,依舊不言不語。心悅誠服,人總是期望在遠方遇見完全意料之外的人們,經歷完全無法預見的事情,航行在未知的水域,千帆未盡...

 

More...

柳橋慕情【第二回:柳蔭下的卡門】

在“點亮”麗江周圍紅山的朝陽中,抵達了歌謠裡唱到的束河。此時根本無法想像這是唯一的晴天,持續長達半年的干旱使得這方山水的生命力不斷流失;然而晨光中此樹的綽約風姿卻幾乎奠定了心境的主旋律...

More...

柳橋慕情【第一回:以紫晶為嚮導超越時空】

故事開始於清晨航班上的閱讀,來自克里希那穆提與物理學家伯姆(David Bohm)合著的談話集《超越時空》(The Ending of Time)。“人類早已誤入歧途,因為心理產生了一種‘時間感’,驅使我們‘想成為、想變成’什麼,所以無法解除煩惱,只能一錯再錯”。在濃稠的倦意中,夢見自己在朦朧中消融於藍空裡,在空寂中化為一點一點閃光的微粒...(若有日能捨棄心上的時間感,必定能以洞察力直接感悟這個世界並獲得純淨的幸福和安寧吧)

在雨雲低垂的滇池畔,談及了手腕上佩戴的一串紫水晶的事。“自己的水晶最好不要讓別人觸碰,因為這會改變晶體與人相互作用的磁場...”

More...

日历

<< 2018-4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