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被新冠改变了的世界

归根结底,我已经失去了对足球的热爱了,因此才会对这些变化反应如此迟钝。在新的纪元,变化才是常态。

即便热爱已冷却,我还是想再聊聊足球,再聊聊我仍保留着些许热情的方面吧。目睹了支持的家乡球队(重庆两江竞技)在中超联赛中被定居地球队(深圳)轻松击溃,而且3个进球全部来自赛季前转投对手的原球队功勋球员,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反而激发了自己书写的愿望。在形成文字的过程中进行思考,这是我不应遗忘的技艺啊,来看看吧,世界的这个小角落变成了什么模样。

More...

漸遠的迴響

進入農曆二月,這南國的風候漸漸呈現出初夏的意思,總之,一年之中短暫的“冬天”結束了。午時的陽光已經有些灼人,空氣中飽含水的氣息,風在高天之上衝撞,前日日暮時分還見到了今年首次的雁群。這樣不冷不熱,心境也大致不喜不悲的時節,真美好啊。

週末中午在附近街區的路邊吃飯,忽然有敲擊金屬的清脆的金鐵聲傳來,是走街串巷售賣麥芽糖的小販招徠生意的聲音。對於我們這些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生長於川渝地區的人,這聲音再熟悉不過了;只是一時錯愕:在十多二十年後的今天、在離家千里之外的此地,竟然還有沿街叫賣的麥芽糖小販嗎?

More...

子貓

這年(其實就是今年)夏天,本來應該是再去寧靜的海邊的,比如北部的沖繩,或者這片有自動售賣機的江之島海濱。對我來說,這就是天堂了。

More...

五月

在已到來的這個五月,最欣喜的事莫過於自己終於要從一場說輕不輕、說重不重的慢性病裡漸漸恢復過來了,雖然仍需服藥,但精神狀態和身體機能已經大有好轉,甚至在假期登山時馬力十足,未有氣喘心悸之象,而且體重較去年秋季實實在在地增加了5斤(對於我這體質實屬不易!)。

謝天謝地謝人。

More...

大鱼悲歌

就在新年的曙光来临的几日前,一个令所有环境治理和保育人士悲叹的消息传来:中国特有物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长江白鲟宣告灭绝,万里长江再无此传奇般的“万斤象鱼”了。这是继中华白鱀豚(极危,可能已灭绝)和长江鲥鱼被研究人员宣布功能性灭绝之后的又一坏消息。

More...

工友們

這個九月,在公司的武漢項目“駐場”(之所以說是“駐場”而不是“施工”,是因為我本身並非工程人員),經歷了比預想更為艱辛的緊張、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以至於在差不多一周後我已經將這次的活動定義為“軍訓”:在軍事化的管理下的對自我忍耐力的訓練。

每一天與來自不同地方的農民工工友(當然有些工友並非農民)同吃同勞作,置身此氛圍但又以旁觀者的角度與他們交流、合作,仔細地去聆聽他們的話語,通過只言片語去猜測他們的故事。這種旁觀者的態度其實也是很可笑的,艱苦的體力勞動幾乎磨平了所有勞動者的差異,大家頂著烈日,汗流浹背,不斷推測著距離收工還有多少時間,飢腸轆轆地想像食堂會提供怎樣的飯食,完全沒有田園牧歌的浪漫,有的也是幾千年來中國人吃苦耐勞而積蓄的沉默罷了。

More...

逃出傳銷窩:《Lost Horizon》原著讀後感

在目前的生活節奏下,幾乎是一鼓作氣地把kindle裡的《Lost Horizon》(消失的地平線)讀完了。隨之而來的是少年時那個對“香格里拉”的幻夢的破滅。

More...

一件難忘之事(2017)

之所以會寫下這次經歷,是因為自己有了觸動,一個專注技藝的師匠因為一個明確的目標千里迢迢趕赴自己毫無概念的異鄉,我是覺得這個“敘事模式”很棒,比日常生活平庸的雞零狗碎有意思多了。

More...

唏噓地感慨一年年

已是大年初三了,臨出門吃飯前有些愧疚地點開網站鏈接,意外地發現域名“estel.me”竟然已經過期了,趕緊續費。雖然日誌更新間隔時間越來越長,但這個個人網站的存在卻絕對有意義的。博客(blog),在今天看來是早已落伍的網絡技術,然而,卻是我可以完全掌控其存續以及維護的產品,在我的人生中,這種不變的延續性本身已經很珍貴了。

More...

書評:《山精靈普克》(Puck of Pook's Hill)

最近閱讀量相當可觀,當然,都是kindle的功勞。值得一提的“成果”有:阿西莫夫的《基地(七部曲)》、海明威代表作《老人與海》、黑塞作品集《荒原狼 & 彼得·卡門青》以及吉卜林的這本《山精靈普克》。

More...

日历

<< 2021-11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