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青春遁走...

在追看一部日劇:《從宮本到你》(宮本から君へ),共12集,目前看完了第4集,應該“第一篇章”——青春夢——算是結束了吧。主人公宮本浩在自己愛上的甲田美沙子工作的公司前台,因戀情的終結而淚流滿面,大聲向美沙子喊出“再見!謝謝!”。走出大樓,原本的傾盆大雨也漸漸停息,猶如一個只在青春時代才會有的美夢,無可逆轉地結束。當青春遁走時,少年終究會在持久的悲傷中成長起來。

More...

我人生的意義

一段時間以來,長期的、結構性的困惑與集中的、外在的鬱悶經過積累終於釀成了自己又一次的“精神危機”,好在這一次沒有再導致更壞的後果,慶幸。

不像自己可以理解那些沒有這危機——“意義在哪裡?”——的人(忙於更實際的事務無暇考慮這個),我這困境並不希求別人能夠理解,本來這就是個人意義上的,何況自己處於進行這些思考的具體境地裡。而且,我也沒有自大到去探尋普遍意義上的人生意義,只是想找到自己的立場和姿態罷了,在這個不太理想的世界。

因此集中地讀了《人生的意義》這本書,希求從中獲得可用的基礎理論和方法論。幸運的是,需求得到了滿足。

More...

初心

躊躇,猶豫,進退失據,這樣的心理狀態不知道會持續到何時。心不甘情不願地隱忍,有意識地尋求對策,對其他可能性捉摸不透地評估,身心的雙重疲敝,總感覺人生是真切地卡在這裡了,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呢...

已經忘了很多事情的初心了吧。凡事發軔時的心志都是純粹的,而且大抵也是積極的,宛若初升的朝陽,即使光芒還在萌芽中也有著燃燒一切的野望。於我,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力量能在一件事情上做到什麼程度,想印證自己的禀賦發揮出的成果。雖然有些傲慢,但還是相當積極的,這樣的初心。

More...

人間失格

太宰治的代表作《人間失格》在日本應該算鼎鼎大名的作品吧,雖然我第一次聽說是讀《挪威的森林》,村上藉著渡邊的口對其人其書謔笑了一番。因為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經歷,“文人相輕”並不奇怪;不過我卻因此對這本名字有些奇怪的小說產生了興趣:“失去在人間存留下去的資格”,何故?

就作者和主人公大庭葉藏來說,他們的人間失格是因為人生的虛無,當衣食無憂又毫無目標時,已經是苟延殘喘了。無需承擔什麼責任,命運剛硬的殘酷之力與之擦肩而過,取而代之的是陷於無所事事的清醒的懦弱,一步一步走向由虛無編織的羅網。

More...

Brave Soul

期望自己能擁有真正的“brave soul”,如天空一般遼闊,如烈風一般狂猛。喊喊口號不難,真正可貴的勇敢的靈魂,首要能“使顫抖的心堅強”,不因爭鬥與挑戰來臨而心悸不已。然後,能夠為了寶貴的目標全神貫注堅持到底,知道這對於我是難上加難,硬著頭皮頂上吧。

More...

語焉不詳,個人主義...

莫言對於長篇敘事的文字把控能力是其獲獎的關鍵原因,這能力同樣存在於此番“惜敗”的村上春樹,所謂傑出大概具體指的就是這個。

因為沒讀過莫言,所以還是繼續就村上君談點什麼好了:《且聽風吟》裡,主人公那綽號“鼠”的朋友說自己想寫小說的初衷是希望就動人的風及其撩人情思的氛圍寫點什麼,此般的衝動。對此我很是理解,畢竟,並非每個人都有成為小說家的才能(哪怕其門檻大大低於成為詩人...),然而卻有許多人在某時產生寫的衝動,遺憾的是,最終結果往往是語焉不詳的只言片語,以日記或者博客的形式,話至如此著實令人想要捧腹大笑呢~

More...

進退失據

我(即將)25歲,從事著IT/網絡行業的DAData Analysis,數據分析)工作,在各項成本高企的異鄉,(迄今)一事無成。這便是從職業角度的自畫像,人生苦短,由是頗為苦悶,尤其與同齡人做環比時。本來,找到方向然後去發奮已經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轉折點了,奈何心中太多旁騖,很難孤注一擲賭上自己的生活、去搏一份此間的立足資本;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向死而生”的決意,因此進退失據也不過是咎由自取罷了。

一句著名藏詩雲: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確,兩難的處境裡哪裡有什麼兩全其美的好事呢?

More...

關於驕傲

週末時去看了電影《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且不論影片本身能否托起“霧社事件”的深意,至少在自己是有共鳴的。文明無疑意味著空前的力量,進步的力量或者毀滅的力量;反觀野蠻,縱然落後並備受鄙夷,卻保留了我們喪失殆盡的驕傲。

絕不奴顏卑膝。我說給自己聽,也因自己“來路不明”的驕傲而驕傲不已。

許多時候,寧願自己真的是個“高貴的蠻人”。既與文明無緣,則可全身心與自然親近,在山林水澤間,在碧血黃沙間,傲然獨立。不過,既然身為文明人,除了在這世界安身立命外,必須要守住自己的尊嚴。

More...

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与置身其间的我

总是容易陷入矛盾的心绪之中,一面悔恨着“虚掷的光阴”,一面又对不断加深着对其认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胆战心惊,人生实在是充满了无奈啊。

两年前在图书馆里第一次读到了这个词:社会达尔文主义,当时就意识到其可怖之处,却不知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它的漩涡。路确是自己选的,幸运的是自己还有退路,因此可以相对“游离”地观察、体认现代社会的这一特定环境对于个体的裹挟、冲击和压榨——人们的神态、人们散发出的戾气、人们言行间的焦灼、人们的麻木和倦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周围的环境将此奉为了圭臬,梦想其实已没有了容身之所。

More...

关于洒脱与羁绊

终于,下定决心之后以几近决然的姿态地前往了“新的天际线”之下,继续着自己年少时《去远方、在别处》的史诗的新篇章。回过头来看,其实早已明白自己的真正心境,但下定决心之前的反复思虑可谓不堪回首矣;如果真能如自己所愿成为一个理想的史诗主人公,想必会以截然不同的洒脱姿态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地前行吧...从多年以前一直时至今日,我都向往不羁之境,也许往昔的某时很接近了,但终究自己还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啊。

在羁绊的力量已经开始影响胸中的决断,我知道年少时的历险将很快迎来“千帆过尽、日暮途穷”的终章。“六月里稻花香,是最美的家乡”...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