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尾声:阿斯图里亚斯之心

阿斯图里亚斯是西班牙西北部的一个大区,境内有终年积雪的坎塔布连山脉,因此她同样是一片崎岖的土地,不过不同于卡斯蒂利亚的苍凉,不同于巴斯克的遗世独立,也不同于加利西亚的悠远,阿斯图里亚斯却只是英勇。这里的山更高,谷更深,不以商业闻名,也没有悠扬的风笛,她有的却是深深的矿井、坚韧的人民和被悬崖包围的洁净海滩,以及被称作“阿斯图里亚斯之心”的英勇精神。

 

More...

纳瓦斯——拒绝长大的小飞侠(安达卢西亚区5)

虽然在去年夏天的欧洲杯上,王者归来的西班牙队依靠无边锋的阵容问鼎了德劳内杯,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西班牙的足球传统里,优秀边锋的代代相传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现象,那些技术纯熟、速度奇快、突击能力超强的边路好手们成为半岛上一道异常靓丽的风景线,看着他们用巧妙的假动作和变向加速摆脱对手的拦截,如利刃一样带球杀向对方腹地,这样的足球的确赏心悦目。

今天的主人公同样是一位“拉丁派”边锋——来自塞维利亚(Sevilla)的赫苏斯·纳瓦斯(Jesus Navas Gonzalez)。坦白地说,我有“边锋情结”,尤其喜欢身体条件并不出众、但是拥有娴熟的技术和“爆破性”速度的球员,在西班牙这样一个讲求场面优雅华丽的国度,这些边路的宠儿毫无疑问是最具观赏性的球员,当昔年的传奇(萨维奥卢克)纷纷谢幕,曾经的少年英雄(维森特)韶华已逝,又有许多让人惊叹的年轻人涌现出来,他们当中最杰出的当属图片中的纳瓦斯,以及巴伦西亚阵中的大卫·席尔瓦(David Silva)。

 

More...

维森特——橘色的蝠翼(安达卢西亚区4)

上个周末过得很充实,做了四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看夕阳和云彩行走;逛书店;踢球。(前两件事都有相关文章链接...)

从深圳河边回来的路上在购书中心细细挑选了五本书,我一直有“买书强迫症”,这次当时只买下了两本: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安达卢西亚游记《阿尔罕布拉》和托尔金(J.R.R.Tolkien)的中英文双语评介《用一生锻造“魔戒”》。之所以先买这两本是因为最近要继续写安达卢斯,并且我再一次“陷入”中土世界无法自拔了,好不容易找到相关的英文资料肯定不能错过(有时间希望能够找到小托尔金整理的《未完成的故事》,那个“失落的世界”啊...);然后昨天在卓越买了其余三本:埃米尔·路德维希Emil Ludwig)的名作《蓝色地中海》(上、下卷),东山魁夷(Kaii Higashiyama)的美学著作《美的情愫》和“圣”松尾芭蕉(Matuo Basyou)的散文集。现在为假期储存足够的精神食粮,因为我对于书籍是极其贪婪的,而且可作为交换阅读的资本,这笔钱花得很开心。

周日下午的比赛是今年我踢得第二好的一场球(最好的比赛是上学期班级赛小组赛逆转对手那场),同样是决赛,同样两度破门,去年我赢了比赛,但这一次个人的成就却未能换来最终的冠军...不说也罢。

More...

巴伦西亚——水的恩泽(安达卢西亚区3)

地中海畔的巴伦西亚(Valencia)城是同名自治区的首府,这座拥有悠久历史的城市可以称得上不同文化的熔炉;但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巴伦西亚和巴伦西亚地区并没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

作为面向地中海的重要港口,罗马人给这座城市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接着又被并入西哥特王国;然后就是随着穆斯林到来的安达卢斯时代;继而成为天主教阿拉贡王国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本地的语言巴伦西亚语事实上是加泰罗尼亚语的分支,语言上的亲近使得这一地区和加泰罗尼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认为巴伦西亚大区应该被视作安达卢斯的一部分,因为在摩尔人统治时期,巴伦西亚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准确地说,是农业的发展成就了巴伦西亚作为西地中海地区重要城市的地位。

More...

阿兰布拉——星空下的花(安达卢西亚区2)

“世上已经有那么多描写阿兰布拉宫的文字了,多我这篇大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Estel的自言自语)

阿兰布拉是格拉纳达的摩尔人末代王朝奈斯尔诸王的宫殿,她的名字Al-Hambra在阿拉伯语里的意思是“红色”,所以她又被称作“摩尔人的红宫”。阿兰布拉位于格拉纳达城东南的丘陵上,不仅该地土质呈红色,修筑宫殿所用的砖也是红色,夕阳西下时,血红的残阳将整座宫殿镀上更纯粹的红色,甚至连红宫背后的西班牙最高峰穆拉森雪峰也被拖入了这幅悲壮的图景中。阿兰布拉的日落最能勾起人们心底的悲伤,当夕阳失去了最开始时的辉煌时,渐渐变得深沉的红光让天地间的一切都默不作声,一切都被太阳神最后的威力所折服,只能低头向这自然的神迹致敬,以一种虔诚的心情送别这最华丽的色泽,如宿命一般不可逆转地消失了的是那些曾经波澜壮阔的故事,而现在,一切都曲终人散了...

More...

安达卢斯——来自阿拉伯的目光(安达卢西亚区1)

距离结束加利西亚大区的写作已经有一周了,但一直没能开始“热情的行方”最后一部分的写作,原因很简单,这片被唤作“安达卢斯”(Andalus)的、包含了安达卢西亚(Andalusia)和巴伦西亚(Valencia)两个大区的土地内涵实在过于丰富,以至于我不敢贸然下笔。

More...

拉科鲁尼亚——狂飙突进运动(加利西亚大区2)

这张图片完美地诠释了一个充满了艺术美感和火热活力的时代:

照片前方那个沉浸在进球后的庆祝动作中的球员叫做卢克(Albert Luque),是一位以速度和突击能力闻名的左边锋,在那个被称为“超级拉科”(Super Depor) 的时代,来自卢克的、洋溢着艺术气息的进球是西甲赛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他进球之后模仿斗牛士甩开斗篷的动作更让人念念不忘。这个出自巴萨青训营拉马西亚的加泰罗尼亚球员在大西洋边的加利西亚成就了自己作为“斗士”的赫赫声名,他和那支惊艳的拉科鲁尼亚队从此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个像大西洋飓风般的狂飙突进年代呵...

More...

加利西亚——悠悠风笛声(加利西亚大区1)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闭上眼睛,听一支风笛曲:在一个云很厚的日子,午后的阳光终于穿透了被它染成红色的云层,将扩散开来的光芒洒在溪口上,金色的沙滩,无数飞舞的白色的海鸟;溪水静静地流着,没有人声,也没有喧嚣海浪,只有那支不断重复的旋律,悠悠风笛声中,往事越千年,海船扬帆起航,精灵少女尼姆罗德尔等在空无一人的入海口,只见到白帆消失在天尽头,爱人再没有回来...

河口和海鸟一直都是让我心悸的画面,我也是带着这种心悸的感觉在描述听着这悠悠风笛声时脑海中出现的画面的。原来一直认定旋律中的那个地方应该在大洋深处的孤岛或者爱尔兰本岛,但也许我们都遗漏了一个地方,那里的风景更加空灵,岩崖高耸,那些隐秘的海湾后面幽深的溪谷通往内陆精灵的王国,这就是凯尔特人的故地——加利西亚(Galicia),悬在欧陆最西边的大地的尽头,那些低声倾述着古老故事的溪流,仿佛精灵少女不舍昼夜的歌唱。

More...

圣马梅斯——怒吼的巴斯克雄狮(巴斯克区3)

已经说过了,巴斯克本是一片“隐匿”的土地,她的故事因此一度鲜为人知。但是因为三张著名的“名片”——足球、古根海姆、ETA,让这片洋溢着执着与不屈精神的土地没有一直默默无闻下去。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巴斯克雄狮——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Athletic Bilbao)了,在它的圣马梅斯球场(Estadio San Mamés),巴斯克和她的人民向世人展示着自己民族的性格,在当今这个因为物质至上而无比浮躁的社会里,他们的坚持让人尊敬。

如果不嫌内容冷门而且不赶时间,且听我细细道来...

More...

毕尔巴鄂——因为一座建筑的转机(巴斯克区2)

最近越来越觉得如果不能融入自己生活的城市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尤其是对于这座城市来说你是一个异乡人,而这座城市也不是你长大的地方,于是彼此冷眼相视;双方的关系仅仅是一种买卖,异乡人为自己的生活买单,而城市所提供的服务决不会超过自己所获得的收益。

我毫不怀疑城市是有自己的性格和气质的,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一座城市,自然会感受到来自城市的冷漠。城市无时无刻不通过人群、语言、制度、建筑体现着自己的个性,它与它的居民之间应该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文化、愿意用心体验这里的精神,你将有机会获得归宿感;如果你怨恨我、拒绝接受这里的一切,那最好离开这里,我也不需要你。但这并不是一个绝对平等的约定,可能一个异乡人向往一座城市,但最终也未能得到城市的认同;然而,只要你讨厌一座城市,离开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