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曾如此相依相随

你我曾如此相依相随

天色却已近黄昏

(那么)

至少让我在这月光下静静入睡吧

入梦之后,至少记得,你我曾如此相随相依,如此足矣...

More...

To the Indian Sea

这曲“To the Indian Sea”正是如此,不可抑制的喜悦;而这份喜悦,正是自己克服焦虑从容下笔的原因和动力。如果没有真切地与这份喜悦产生共鸣,再多话语也不过是虚情假意而已。3分20秒,请记住这个时间,喜悦的光芒从海平线的尽头浮现,远航,罩在玫瑰色的梦幻里了...

More...

晚秋

在已是晚秋的早晨,聆听这首林海的钢琴曲,宁静氛围并着些许已被收纳于内心某个角落的微妙感触,丝丝入扣。夏天的故事,在秋天到来的时候,似乎也随着炎热遁往无迹可寻的所在,悄然间结束。秋天的风携着寂寥的心境从渐渐泛黄的草尖上掠过,穿过阳光下的路口,通过扶疏的林木间,使得秋日的周末有了一种淡淡的忧愁,因为当秋天结束的时候,又要在冷冽的冬日里“苦吟”不已了。

我所欣慰的是,终于在这个晚秋,窥见了那个已经结束的故事的真相。夏去秋来,迎来送往,至少,那个故事和故事里的人,真实而鲜明地存在过。

More...

Amethyst(紫水晶)

这段时间,关于音乐的关键词是XX-Japan(无限日本),一支迄今为止堪称最伟大的东方摇滚乐队,一个令人惊叹而唏嘘不已的传奇故事。

最开始接触X依然是在已然夭折的看道上,被这支印有“古典摇滚”标签的乐队无懈可击的旋律、动人的歌词(很大部分是英文)和主唱深情的嗓音打动,尤其是那些抒情的慢歌,撩拨起空气中游走的丝丝旧日的思绪,每每在某个音节响起时掠过心头,勾起一种淡淡的惆怅,以及对于往昔岁月的依恋。因为看道上有太多自己感兴趣的资源,选择太多,乱花渐欲迷人眼,虽然对X念念不忘,但终究只是将其收藏起来,想的是留到以后慢慢品味;谁知一座光华四溢的大厦轰然倒地,汇集的珍藏散佚在冲天的烟尘里,但对于自己与X宿命般的交集却是一个有些凄楚的契机——一直在听,在重温演唱会的视频,在感受歌词直击人心的诉情,直到被一种遮天蔽日的悲伤笼罩,在“Amethyst”(紫水晶)的旋律和演唱会现场歌迷像梦里的涛声一般的呼喊里,思绪被带往重重云烟之上的空阔的高天,呼啸的风在耳边掠过,晶莹剔透如紫水晶一般的音符一下一下敲击在柔软的心上,他们在天穹的告别

 

More...

绝唱 & 挽歌

曾经,我们有个梦想...”如今,这个梦想死了。作为这个聚集了海量优秀音乐资源的网站的深度用户之一(网站将于8月9日关闭,最后的风华即将消散),我是相信以梵天为代表的运营团队真的是怀着梦想在建设和维护这个“小众音乐”的乐园;只可惜,梦想易碎。从刚刚坠入着甜美的梦境时开始就应有美梦会破灭的觉悟,在大的环境里,这样的梦想本身就太过于奢侈啊...

网站关闭后也看不到这封令人黯然神伤的告别信了,于是截图保存下来,发到自己网站上,以自己的方式做个纪念,或者说,是祭奠:

 

More...

The Good Die Young

周五中午在穿越城市北郊前往西丽的车上,脑海里在不断流转这首歌的旋律,觉得伤感,歌名、唱腔和旋律。Tarja的高音部分很惊艳,Nightwish时代的华美风采尽显;但我更喜欢“老蝎子”Klaus Meine厚重的嗓音,娓娓道来一般,描述了一个失去希望的青年时代。看过歌词之后才明白,这是一首反战的作品,年轻人在战火中挣扎,恐惧、祈祷、希望的死去、疼痛和忧伤、火、爆炸、血、死亡:

The good die young 
There might be no tomorrow 
In god we trust 
Through all this pain and sorrow 
The good die young 
The flame will burn forever 
And no one knows your name 
Bring the boys back home again

More...

the flight of the earl

早上临走前最后的早餐,突然很想听Phil Coulter的这首叫做“The Flight of the Earls”(伯爵的流亡)的曲子,然后一整天就着这曲名和旋律想了很多,在归来的航班上,我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流亡的“伯爵”,四年后,再一次独自一人向南,到达这个地方。

这是一首弥漫着哀伤的钢琴曲,17世纪,败于英格兰人之手的几位爱尔兰伯爵踏上了流亡之路,自此,爱尔兰的盖尔人(即凯尔特人)王朝时代正式结束,沦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殖民地。身为爱尔兰后裔的柯尔特完美地演绎了爱尔兰民族的哀伤,他们的“王”,带着对故土的无限眷念和不舍,踏上了那条永远也无法回头的流亡之路,最终客死他乡。

More...

野地的呼唤

最早对“野地”这个词产生好感是高中的时候读李奥帕德的《沙郡岁月》,里面有整整一个章节在讲野地,那一节叫做《消失的野地》。在环保这个涉及到人类良心的领域,李奥帕德是品行如黄金般耀眼的楷模,他提出了影响极为深远的“环境伦理”理论,对于环境,人类理应随时拷问自己的良心,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符合为人的伦理和道德吗?即是说,环境本身也是有“人格”的,是一个有着自己性格与气质的系统,人类不可以仅仅以利用的心态与环境相处。李奥帕德的一生都致力于土地保育运动,而他生命结束于一次山火的扑救中,彻底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承认,他的书是我那时候希望从事环保事业的主要原因,在由理想主义支配的年代,我真正希望从事的工作惟有环保,这是一个情结。

不过,他所说的“野地”和我认知里的野地并不一样。虽说各地景观差异极大,但一提到“野地”,大家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大概都是这样的吧:

 

More...

Children

我承认这观点多少算是一个偏见,不应一概而论的。在电音领域,也有出类拔萃、直指人心的完美旋律存在,而那旋律同样饱含了音乐人对世界的爱、对苍生的悲悯、对美好的向往,我指的是Robert Miles的“Children”(孩子)。

的确是最好的旋律,无可挑剔,但需要变换一下表述的方式——还是需要用钢琴来演绎啊。这首曲子是作曲家写给在战火中受难的孩子的,前南地区。晶莹剔透的琴音,像滴落幽池的晶石,激起连绵不绝的涟漪,让人静默、哀伤,那种心悸久久不能平息。每个孩子都是纯真的天使,但无瑕的天使却纷纷坠落凡尘,洁白的羽翼折断,纵使世间有再多苦难,有天使的地方都没有污秽,只是,那些完美之物变成了晶莹的碎片,然后像朝露一样消逝...

不过,对我来讲,这些音符想要表达的其实是一个久久不愿醒的梦境:那个星光璀璨的夜,静寂无声的夜,在花园中,在海边,在月华中,两个孩子,手牵手,永不变。

More...

大音希声

之前介绍过,这段旋律(原声由坂本龙一用钢琴演绎)和那首叫做“Forbidden Colors”(原声来自David Sylvian)的歌均出自大岛渚导演的电影《战场上的快乐圣诞》,坂本与北野武Kitano Takeshi)均有出演。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