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和歌、俳句和时间

第三次尝试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了。

第一次是两年前,找来了电子书,但仅仅在第一章第一节作者用了近十页的篇幅诉说半梦半醒的状态时,我就知难而退了,况且对着电脑屏幕终究不是地道的阅读模式;第二次是去年每次去图书馆时都读上一节,也许是已经将阅读上升到一种仪式了,读得很辛苦,不过却是心动不已,甚至写下了一系列名为“回忆与时间之战”的文章,作为一段记忆保存起来,但还是没能坚持下去;这一次是用手机读,虽然和传统的实体书差别比较大,但可以随时拿出手机来读,只要自己能够静下心来,而且看到有感悟的地方还可以直接用手机的便笺记录下来,这一次我希望能够看完全文。

More...

有限审美能力的复苏

坦率地说,我的审美能力仅仅处在平均水准之上那么一点点,虽然经常都可以发现、或者说看到一些很美好的场景,但苦于没有专业的摄影器材(见识了强大的尼康单反之后才知道“摄影”与“拍照”的区别),我也没办法将它们以留在我眼里的本来面目的形式留存下来,不得不说这是持续了好久的遗憾...

不过,一个200万像素的镜头足够我这种水平的photo-taker(这个词可能用得不地道,欢迎拍砖)用的了,于是Estel手持新买的w580重出江湖了,一种单纯的拍照的愿望重新复苏。照片的效果说实话我很满意了。


More...

忘却

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健忘的人,不久前说过的话本应该历历在目的,但却很快被遗忘了。一种心情在一段时间盘踞在心头后又像潮水一样退去,只留下说不清楚的感觉。时过境迁的效力真的如此强大吗?

吃饭的时候他们笑我这么快就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我也觉得很奇怪。当然提起时我依然记得那些话我的确说过,但现在已经觉得很陌生,或者说,它们已经如云烟般消散了,只留下了依稀的印象...

More...

拉科鲁尼亚——狂飙突进运动(加利西亚大区2)

这张图片完美地诠释了一个充满了艺术美感和火热活力的时代:

照片前方那个沉浸在进球后的庆祝动作中的球员叫做卢克(Albert Luque),是一位以速度和突击能力闻名的左边锋,在那个被称为“超级拉科”(Super Depor) 的时代,来自卢克的、洋溢着艺术气息的进球是西甲赛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他进球之后模仿斗牛士甩开斗篷的动作更让人念念不忘。这个出自巴萨青训营拉马西亚的加泰罗尼亚球员在大西洋边的加利西亚成就了自己作为“斗士”的赫赫声名,他和那支惊艳的拉科鲁尼亚队从此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个像大西洋飓风般的狂飙突进年代呵...

More...

秋天走过城市的腹地(行走志二)

南方近海地区的天气是很难划分出鲜明的四季的,一年内穿短袖衣服的时间可以达到十个月,如果一定要区分出夏天之外的季节的话,大概现在算是秋天了吧。至少今天是,因为太阳不再是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而且还有凉爽的风。在秋天,我走过了城市的腹地。

(以同样结构的标题向约翰·缪尔的名著《夏日走过山间》致敬...

More...

沙乡年鉴

在图书馆看到这段话,当时就被感动了,于是抄在纸上带回来重新在键盘上敲出来。摘自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游记《美国手记》,一曲关于自然的挽歌:

夜色加深了,我们航行在沿岸的树影里,这使我们周围的夜色变得更深,花了很长时间穿过这片昏暗的迷宫之后,我们来到一片开阔的地点,看到那里高高的树木正在燃烧。

每一条主干和分枝都被深红色的火焰包围着,轻轻的夜风在火焰四周盘旋,看起来似乎是从火焰中产生的。这样的景观我只在魔法森林的传说中才读到过,此外,看到自然界的创造物就这样被无情地毁掉,令人感到非常悲伤,想一想,还需要经过多少年,它们才会在时光的魔法之下再次挺立在这片土地上?但是这一天终究会来,在它们所变成的灰烬当中,经过多少个未知的世纪之后,新的嫩芽会再度萌发,遥远时代那些忙碌的人们会再次来到这片无人居住的孤独土地,而他们的同胞们,现在正在远方的城市中酣睡的那些人,也许在那个时候会居住在汹涌的海底,他们会阅读,以一种对现在所有的耳朵来说都陌生、然而对他们来说却相当古老的语言,读到那片从来不知道斧子为何物的原始森林,在那片丛林中从来没有人类的足迹践踏过...

More...

那些鲜为人知的忧伤

我是一个重庆人,并且我一直都因这个身份自豪着,我自认为在离故乡那么远的地方我依旧保有了作为“重庆崽儿”的标识。事实上也是这样,我在这里人的眼中有着很典型的重庆人的性格;然而,直到最近,因为一系列属于突发事件的事情,唤醒了我心中隐藏了很久很久的情绪,别人也许不相信:我在这个原本陌生的异乡找到了故地的感觉。这并非心血来潮或者胡思乱想,因为我原本就应该是一个广东人啊。

非常显而易见的证据,我所属的姓氏的确百年前从这里迁徙到了西北方向那遥远的盆地。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却下意识地遗忘了这个事实,而且,在多年前第一次来到这片土地时和来这里上学的这么长的时间里,我始终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共鸣,对我来说这里是异乡。或者准确地说,这座因为移民和众多的流动人口而发展起来的城市让我没有感受到这片土地本该给我的暗示。

More...

加利西亚——悠悠风笛声(加利西亚大区1)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闭上眼睛,听一支风笛曲:在一个云很厚的日子,午后的阳光终于穿透了被它染成红色的云层,将扩散开来的光芒洒在溪口上,金色的沙滩,无数飞舞的白色的海鸟;溪水静静地流着,没有人声,也没有喧嚣海浪,只有那支不断重复的旋律,悠悠风笛声中,往事越千年,海船扬帆起航,精灵少女尼姆罗德尔等在空无一人的入海口,只见到白帆消失在天尽头,爱人再没有回来...

河口和海鸟一直都是让我心悸的画面,我也是带着这种心悸的感觉在描述听着这悠悠风笛声时脑海中出现的画面的。原来一直认定旋律中的那个地方应该在大洋深处的孤岛或者爱尔兰本岛,但也许我们都遗漏了一个地方,那里的风景更加空灵,岩崖高耸,那些隐秘的海湾后面幽深的溪谷通往内陆精灵的王国,这就是凯尔特人的故地——加利西亚(Galicia),悬在欧陆最西边的大地的尽头,那些低声倾述着古老故事的溪流,仿佛精灵少女不舍昼夜的歌唱。

More...

(补发图片)清空草

感谢Iris的照片,尼康单反效果的确出类拔萃。原图比较大,压缩了一下,不过基本上是我眼中看到的最漂亮的清空草了。

月亮升起来了,月朦胧、星摇曳,风吹心寂寞...

More...

草地和飞机(行走志一)

在说到我对这座城市的态度时就已经决定每个周末徒步走访一个街区,试试能否发现一些隐藏在冷漠的外表下面的温情;我一直相信,这样的行走是带有诗意的,而且可以保持意识的清晰和身体的健康。

我承认我是被这几天内心的焦灼感驱使而走出学校的,我揣摩自己需要找到一些让心静下来的东西,风景也好,氛围也好。这或许是一种被动的“治疗”方式,在宿舍的时候幻想某天能够给自己放一个长假,然后去一个明亮而空旷的地方,安静地住上一段时间,什么也不去想,这应该是让焦灼感退去的最好办法。不过现在主客观条件都不允许,于是用这种信马由缰的方式,去寻找一些特别的东西。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