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追寻失落的nostalgia

上午看书的时候被一篇文章激怒了,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啊;那作者实在太混帐了,以传统文化的卫道士自居,将所有的西方文化在中国的表现形式统统视为“心理和感性的殖民”,甚至说这种以抹去民族文化印记为目的的“殖民活动”并不是西方人主动强加给我们的,“而是来自本民族的具有较高文化素质和较大影响力的人”。在这个伪君子看来,中国又出了一群汉奸,他们“不仅自觉自愿被殖民,还希望其他人都跟着被殖民,甚至不遗余力地成为这种殖民的鼓吹手”。

文章是写房地产广告中西方元素的对比的,然后就因为西方元素过多这个很普遍的现象那人就开始上纲上线,把这种现象联系到崇洋媚外、联系到“文化殖民”、联系到民族认同感的泯灭。我愤怒的原因在于这白痴有什么资格做本土文化的代言人啊!不仅仅以偏概全,还把茶和咖啡两种饮品拿出来说事:他做了一个统计,在数十份售楼书中,“茶”这个字眼出现的频率仅为“咖啡”的三分之一;于是这白痴得出的结论是有人在用咖啡这种西方饮品搞阴谋、妄图在中国取代茶文化。看到这里,我实在无法克制我对这个人的鄙夷,不仅乱咬人而且说咖啡的坏话,不可原谅。

More...

淑女与伯爵

这一周最后的三节课我没有听讲哪怕一分钟,因为毫无价值。在用了一节课的时间完成了一份必要的策划书之后我开始做“有价值且快乐”的事情:阅读东山魁夷、阅读《Unfinished Tales》的译文故事。

怀着近乎虔诚的心情翻开了东山魁夷的《美的情愫》,竟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感动:他是一位风景画家,同时也是文笔非常优美的散文大师,我认为他应该是一个美学家,他眼中的风物无不恬淡安详,充满了最宁静也最有灵性的气息。我知道,画也好、文也好、风景也好,都是大师将自己的心灵彻底融入其中的“造物”;他眼中的安详世界,让我这样一个肤浅之人也感受到了一种宁静,甚至产生了一种对自然膜拜的冲动——我希望能够用心去发现更多的美好之物,并且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自如地将我眼中的世界用文字描画下来。

More...

保持饥渴感

看到别人的QQ签名:“一腔热血,大二衰,大三竭。”心里无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种厌恶感,不想去反驳什么,但我不愿意自己也这样,因为已经到了大三还在哀叹“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真的很悲哀。

我知道,即使自己不时会感到疲惫、受到挫折、遭遇愿望破灭的打击,但我必须要在低潮中找回饥渴感,斗志昂扬地去努力。避免陷入无聊的境地、以及保有对美好愿望的追求是很重要的,这是自己能够坚持在找寻自己梦想道路上的原动力。谨记!

More...

维森特——橘色的蝠翼(安达卢西亚区4)

上个周末过得很充实,做了四件自己喜欢的事情:看夕阳和云彩行走;逛书店;踢球。(前两件事都有相关文章链接...)

从深圳河边回来的路上在购书中心细细挑选了五本书,我一直有“买书强迫症”,这次当时只买下了两本: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的安达卢西亚游记《阿尔罕布拉》和托尔金(J.R.R.Tolkien)的中英文双语评介《用一生锻造“魔戒”》。之所以先买这两本是因为最近要继续写安达卢斯,并且我再一次“陷入”中土世界无法自拔了,好不容易找到相关的英文资料肯定不能错过(有时间希望能够找到小托尔金整理的《未完成的故事》,那个“失落的世界”啊...);然后昨天在卓越买了其余三本:埃米尔·路德维希Emil Ludwig)的名作《蓝色地中海》(上、下卷),东山魁夷(Kaii Higashiyama)的美学著作《美的情愫》和“圣”松尾芭蕉(Matuo Basyou)的散文集。现在为假期储存足够的精神食粮,因为我对于书籍是极其贪婪的,而且可作为交换阅读的资本,这笔钱花得很开心。

周日下午的比赛是今年我踢得第二好的一场球(最好的比赛是上学期班级赛小组赛逆转对手那场),同样是决赛,同样两度破门,去年我赢了比赛,但这一次个人的成就却未能换来最终的冠军...不说也罢。

More...

界河和铁丝网(行走志四)

今天完成了很久以来的一个心愿:从大剧院沿着红岭南路走到深圳河边,眺望河对岸香港的群山。

在叙述这次的行走过程之前我想先贴两张夕阳和远山的照片出来,是昨天我们班团日活动时我在观澜山中拍下的,终于,我怀着“在白云外”的心绪遇见了如此令人感伤的落日和群山,我知足了...

More...

在白云外

在世界的尽头,一个人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天边的你,漂泊,在白云外...

More...

拜谷歌码头

重新拾起对电子商务的狂热有谷歌(Google)的功劳在里面,这么酷的东西不用都对不起自己。

More...

关于进取心

我们在渐渐步入这样一个时代:“对于许多学生来说,感官刺激取代了阅读。一个人若不成为合格的读者就不能具备扎实的写作技能;这些技能的欠缺导致他们在标准化的考试中满盘皆输。”(引自《世界是平的》第九章)

这是美国的教育者对本国学生教育现状的担忧。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冲击下,美国已经无法保持住自己超然的科技竞争力了,来自亚洲的挑战让美国人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在他们的教育者看来,本国的学生最缺乏的是进取心,不能将精力投入到各项专业技能的培养上,至少在曾经引领美国腾飞的科技领域,越来越少的年轻人愿意投身其中;而来自日本、中国和印度的年轻人不仅拼命在学习这些知识,而且积极参与到美国的高新计划中去,因为他们的进取心强烈地让美国人觉得可怕。(在作者笔下,亚洲的学生,尤其是中国和印度的理工科学生们如同上足了发条一般向由西方垄断的高科技领域奋力攀登,这对于美国人来说是令人惊恐的...)

More...

在别处,隐身的心绪

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间就想起了雅罗米尔,《生活在别处》的主人公,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作品。

高中的时候因为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进而连续看了昆德拉许多作品,虽然《轻》的名声如此响亮,我却觉得《在别处》更有感觉,因为我觉得自己与雅罗米尔像得可怕。我曾经在一封信里表达过这种感觉,甚至多买了一本来送给收信人,那是一个“抒情年代”。雅罗米尔在捷克语里的意思是“被春天眷顾的人”,他是一个诗人,一个柔弱、敏感、有才华、害羞的梦想家,充满着热情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然而自己却在现实面前碰成碎片,终于在高烧引发的灼热里燃尽短暂的一生。

More...

关于责任感

这里所说的“责任感”指的是工作方面的,现在的问题是我缺乏做事的热情、动力和责任感。

问题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并不喜欢、因此不愿意努力去做这些很有必要做好的事情。在对待这些喜欢或者讨厌的事情上我依然是一个任性而满不在乎的人,事实上我是知道这些“工作”的重要价值的,然而却感觉对自己没有足够有吸引力的激励,于是自己一直采取了比较消极的处理方式。但我承认,我在内疚,而且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我的确是这样想的,然而却没有找到让自己振作起来、走出低迷状态的办法。我需要好好清理一下思路了。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