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a better tomorrow

虽说今天和明天分属不同的月份和年份,但对我来说差别不会很大,依然是“有规律”的复习生活:十点钟起床,看过新闻去吃午饭,下午喝咖啡、复习,晚上继续复习直到一点钟左右睡觉。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到下星期开始,然后连续五天的考试,考完第二天坐飞机回家,开始我的悠长假期。

不过,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无论如何,08这个多事之秋算是过了,正如Keso的一句话日志:2008年走好,不送。的确,从各个方面看(我指的是宏观方面),今年都不免让人觉得惨淡,也许这只是艰难时代的开始。但作为即将直面这艰难的我们来说,怀有希望和憧憬是必须的,要不真的考虑退学回家跟着老妈学做生意好了。

More...

silent wings after the rain...

岁末的最后几日里,一场细雨不期而至...

因为复习的关系,每天的大多数时间是坐在电脑前,看书或者看讲义,间或喝咖啡、玩游戏、看其他书。天气竟然不经意间变好了,既不是昼夜温差极大的干燥冬日气候,也不是阳光晃眼的大风天气,出现了久违的阴天,有云的原因温差也小了很多,这意味着不必为穿什么衣服绞尽脑汁了,而且,下雨了。

我一直喜欢雨,即使在雨天会产生忧伤也依然喜欢。记忆中20岁之前的每个生日都下雨了,冷雨也好,豪雨也罢,或者是让人产生欣快感的细雨都让我觉得很亲切,不过前提是我不用在雨中挨淋和受冻,因为我所喜欢的是听雨的声音和看雨中的风景。而且,雨天一般来说是宁静而伤感的,适合阅读和喝咖啡的天气;有人一起做这些是最好不过了,但即使独自一人也没关系。

More...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今天是一学期一度的选课日,依照惯例,选课则意味着“抢课”,因为一些课程有名额限制,而且由于选课系统本身的漏洞,其他专业、其他年级的男男女女也是自己潜在的“竞争对手”。

下一学期有些选修课程已经被自己pass掉了,所以剩下的几门目标课程能否选到就存在相当大的悬念,在自己的意识里,今天的选课已经上升到“战役”级别。为此,昨晚我认真地为选课做了不少准备,甚至制定了选课时操作的顺序,为几门目标课程定下了优先级别,只求选到自己想上的课。丫的,从来没有这么“爱”学习过(大学阶段...)!

More...

静夜,永恒的情歌

这段时间都睡得比较晚,因为在其他人断网之后网速会快很多,所以有些事情喜欢留到午夜之后的宁静中来做;做完之后一般已是1点钟左右了。习惯了在入睡之前戴着ipod的耳机听音乐,同时右手放在开关上,当自己将要入睡的时候会停掉音乐、扯下耳机睡觉。

(觉得自己在摁下暂停和推过电源的时间上把握得很好,差不多都是关掉音乐后不久就睡着了...)

但在清醒的时候我每天都告诉自己,在几乎绝对的静寂中,我可以听到一些旋律不为人知的、细微的美妙之处,尤其在自己不多的失眠时间里。

More...

漫天紫霞

“在伊锡利恩腹地,瀑布背后,是努美诺尔人的落日之窗。有幸在那里看日落绝对不枉此生,如果办不到,落日依旧美丽异常。希望可以一起看一次日落,看余辉和紫霞(还有夕阳武士?)洒到头发上的色泽,静静地看,那无尽的变幻。”

——摘自一个少年的记事本

More...

且听风吟

到期末了,一学期在学习上的“不作为”导致了期末阶段的手忙脚乱,忙得甚至没有时间进行系统的复习,我都在怀疑剩下的时间是否够我复习完一遍。无论如何,能够过关即是谢天谢地,毕竟自己的精力未曾花在学习之上...

在忙乱中自然而然地变得麻木了,本来在不经意间突然产生的相对细腻的感受死活也回忆不起来;终于,在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的主体部分后,“I recalled a melody...”,是的,重新拾起了一种感受:“村上式的”无奈。

More...

Bernachon贝纳颂

如果生活没有SQL,都像Bernachon一样美好就好了...

我像祥林嫂那样在一遍遍地在心里默念、自言自语、讲给别人听“其实我真的很不开心...”为了修改那个无厘头的课程作业——客户消费管理信息系统(我恨教这门课的人,以及恶心的SQL数据库!),我的电脑华丽地“爆机”了,连同系统备份和整个WinXP SP3一起崩溃;然后整个下午加晚上的时间伴随着主机箱风扇的悲鸣在恢复之前的一些设置,加上已经落伍的处理器以及令人抓狂的网速,我真的很不开心...

More...

All Shall Fade

因为处在山脚的关系,在一天之中宿舍只有早上的几个小时会有阳光投射的阳台上,其他的时间如果拉合上窗帘的话说是“极夜”也未尝不可。向阳那一面宿舍的同学开玩笑说我们宿舍“终年阴风阵阵”,我说其实是“鬼影幢幢”...

所以,大白天呆在宿舍实在是“蹉跎岁月”,尤其是上午阳光明媚的时候(不过午后的黑暗配合咖啡的眩晕感倒是很惬意),于是我决定到外面吃午饭。坐在餐厅的落地窗后面,望着周末和煦的阳光,突然想到了《王者归来》(The Return of the King)里皮平(Peregrin Took)在刚铎王宫唱的那首歌——“All Shall Fade”:

Home is behind
The world ahead
and there are many paths to tread
Through shadow to the edge of night
until the stars are all alight
Mist and shadow
Cloud and shade
all shall fade
all shall fade

More...

思绪跳转的轨迹

在重温这部影片的时候,我想做两件事:学会射箭 & 拉一次小提琴。我觉得我应该学会射箭的,除了作为球场上的射手,我应该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射手,就像RORainbowland Online,仙境传说)里我使用的那个有着柔软白发的精灵弓箭手一样,拉开一张硬弓,瞄准目标射击...但是小提琴呢,是我自己放弃了努力,还有机会奏出“月光云海”的旋律吗?

More...

龙笛印象

“龙笛”的英文原名是“Taming the Dragon”,即“驯龙”之意。而这张专辑是Ron Korb专程在日本学习日本竹笛(the ryuteki)之后的创作,虽说是东方风格的作品,但洋溢的日本气息是很浓烈的。

ryuteki”在日语里正是“龙笛”的意思,而Ron Korb正是将学习日本竹笛的过程视为对“龙笛的驯服”,也是对自身因为不同文化所产生的障碍的跨越。因此,被译作“龙笛”的这张专辑的本意则是“驯龙”,不仅仅是对那支竹笛的驯服,也是“魔笛手”对自己音乐生涯里不同的“龙”的驯服。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窥见演奏者的心。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