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endless corridors 无尽的旅程

一个月之前,我雄心勃勃地希望可以用一年的时间做成一个专题:德国人对犹太人实行种族灭绝的性格渊源。但现在,我揣摩我还是对自己自视甚高了...

暑假在读《战争风云》和《战争与回忆》时那种彻底弄懂那场屠杀原因的渴望一直让我有冲动去做这个专题,当时我觉得我是拥有这个能力的,不仅让自己心悦诚服,还要让更多的人赞同我的见解,虽然我不是历史学者,甚至都不是历史系学生,但我自以为凭我的能力做到这一点不在话下。

More...

萨维奥——魔翼的痕迹(卡斯蒂利亚区3)

“他也曾颠倒众生,他也曾白衣胜雪,他曾是球场左边翼的天使,他的名字叫做魔翼...”

More...

时雨记

台风过境之后天气并没有完全凉快下来,还好晚上终于不用闷一身汗睡觉了(最热那几天晚上躺在床上想,是不是今年的炎热会一直持续下去,即使是午夜也无处逃避;一直热到明年开春,终年酷热,当真的火焰地狱!)

但是白天的阳光依然灼人,尤其在上午和午后,“雪白”的光线让眼睛和皮肤很难受,但突然间整个天空都阴了下来,因为太阳被大朵大朵的云遮住了。在短暂的一段阴凉中,我抬头望了一眼那些云,不是棉花糖一般的白色,而是中间泛着灰色的浮云,我知道下午会下雨,虽然能清晰看见蓝天白云呢。

More...

关于咖啡

我戒咖啡了,但依旧想念它的滋味。

我一直都喜欢喝咖啡,最开始尝试是因为受“小资”思想毒害,以为这样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很肤浅。那时只有雀巢喝,先是三合一的袋装速溶,然后有了听装的,分为香滑和巧克力两种味道,个人比较喜欢香滑,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喜欢喝甜东西。

喝雀巢所对应的时间差不多是高中,记得很清楚的是我不用咖啡来提神的,所以只是周末在家喝,印象比较深刻是在冬天,很冷,下午在家的时候烧开水烫听装咖啡喝,握在手里慢慢喝,又暖和又舒服,在那些被冻进“冰箱”的日子里,心境多少因此不那么阴郁了。

More...

看破了一瞬,即是永恒

新的一学期,我workdays每天按时上课、再枯燥的课也认真去听;其他时间我是不学习的,也很少呆在宿舍,我觉得自己像个“浪人”,在课余或者课间频繁出入于学院三楼和六楼的各间办公室、底楼的图书馆和电子阅览室、二楼的大自习室,然后每天去巴拿米(Panamie)买面包。

到了大三,终于摆脱了大学生活的焦虑和无聊,终于,我开始享受这种生活。之前两年过得疲乏难堪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心态上的原因,现在我不仅告诉自己我的心态变好了,还“逢人便讲”这种平和心态给我的好处(有些夸张,不过我倒是很乐意让人知道...)。虽然有时候还会控制不住情绪,但说实话比以前好很多了。

自从那个可以拍照的手机坏掉之后就再没照相了,这两天在四处晃荡的时候发现了几处很漂亮的景致:在何香凝美术馆人行天桥上看到盛开的紫荆花;地铁站汉唐大厦那个出口外如花一般“绽放”的观叶植物;教学楼五楼天台上抽穗的紫色芒草,在傍晚的天幕下仰视竟像一片摇曳的星...

More...

堂•吉诃德——魔侠骑士传奇(卡斯蒂利亚区2)

《堂•吉诃德》作为一部世界名著可以说是尽人皆知,但真正去读过的人可能并不多;我自己也没有看过原著,但对于那位落魄的“游侠骑士”和他矮胖的仆人桑丘•潘沙,在我狂热迷恋动画片的年代却对他们有着直观的认识:那时CCTV-6每天傍晚和第二天中午会播出引进的外国动画片,有一段时间就是播的由西班牙语译制的《堂•吉诃德》,现在依然记得主题曲欢快的节奏和童声合唱,能听懂的就是“桑丘,吉诃德;吉诃德,桑丘”这一句;然后还留在记忆中的是那片漫天黄沙的荒原和风尘仆仆、面容悲戚的吉诃德。

所以昨天在找到下面这张图片时不由得就笑了,虽然不是那部动画片里的画面,不过,这依然属于那个纯真年代的记忆。

More...

四百击

“一击不中尚可归咎于时运不济,屡击不中就是实力问题了...”此乃至理名言。

今晚终于完成了协会第一阶段的工作,由于时间以及自己准备上的原因,活动进行得并非计划中的那么完满,不过好歹达到了既定的目标,这就是成功。林总之前也和我谈过,不要对协会的每一件事抱百分之百的信心和接近完美的期望值;想想也对,虽然我是准备把协会作为自己的事业来做,但毕竟一个业余水准的组织,要实现那无懈可击的远景不是那么容易。OK,慢慢来,尽量做好就是。

More...

花见

在许多年前,我承认我是一个花痴,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花痴。但事实上我才知道我距离真正的“花痴”还很遥远,充其量只是喜欢看着各种各样的花开(但重庆那边花的种类实在算不上多...),记得最清楚的是高中学校里唯一的那一棵樱花,一场雨之后满地被雨水沾湿的白色花瓣...

因为“樱战”而拥有了落樱情结,但当时尚不知道樱本身所具有的宿命的悲剧意味;当时所希望的仅仅是能够在周末风和日丽之际抛开学业去赏花,但未能如愿成行,而那个星期天晚上一场雨结束了那棵独樱的花期。

More...

网站的“re-抽风”与“re-恢复”

这两天我的网站又抽风了,建站之后的第二次,但这次我都懒得急了,知道是站点的故障,我也修不好;而且有师弟的站点也在同一家服务器商那里的,他风风火火报修,今天搞定问题。

不过这几天也实在没有时间继续做“热情的行方”专题,许许多多事情要做,上大学以来从未如此“日理万机”过,所以大概一周之内没有时间继续自己的这项爱好了。

More...

“我必须获得世俗的成功”

以前看过一篇写奇虎360领军人的文章标题就用了这个:我必须获得世俗的成功。我觉得这也是我想说的。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狂妄,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不切实际、只会空谈理想,也许有人会觉得我自我感觉过于良好了,但我不在乎这些评价,我所知道的就是我一定要实现我定下的目标,这个毫无疑问。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