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锁不住的旋律

“锁不住的旋律” (Unchained Melody)是“大眼睛灵歌”时代著名的正直兄弟(Righteous Brothers)的名曲,我觉得是一支很难得的歌,但并非是一支博得大众喜欢的歌。写到这首歌的原因很简单,我在寻找一个合适的题目来概括今天的内容,“锁不住的旋律”再合适不过了。或许已经有人猜到了,我想写“天空之城”。

本来,我没有这个打算的,因为那段旋律早已刻到了我的心底里了,就算哪天我失忆了依然可以毫无阻碍地记起这段旋律,而且,它几乎可以称为我的一个时代的主旋律。我没有夸大其辞,要知道一直以来我甚至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听到这段无与伦比的旋律,我想锁住它...

More...

父辈的记忆

这两天事情很多,但不是我的事情。父亲的战友,二十多年前一起从江津出发、一起考入军校、一起见证老部队改编为武警、一起在川西为科研机构做卫戍工作的战友们回来了,于是,这两天对于他们这些老兵来说,堪称“数不清的回忆与烈酒之战”;虽然这并非他们那一群人离别之后的首次聚会,但毕竟还是很难得,看得出来,我们的父辈非常高兴能有机会聚在一起,尤其在这么多年之后、大家都年近半百之际。

以前因为自己年纪小,并不能理解父辈们言语中流露出的沧桑,但现在我明白很多了。说实话,他们是一批非常优秀的军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们大都来自农村,在城乡差别非常大的年代参军是“跳出农门”的希望。也许他们见识不广,也许他们并没有一个明晰的规划,但他们都很努力:拼尽全力完成各项军事技能的训练、半夜在路灯下苦读、不甘心在军队里一事无成。作为普通的农村子弟,能够考上军校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这意味着他们将会成为职业军人。后来父亲告诉我,在那个年代,军队是由中国的精英组成的,言语中充满了骄傲;那个时候,我也很自豪自己的父亲是那支精英队伍中的一员。

More...

旋转的光

一直在回忆这样一个画面:那是一个乌云笼罩的周日下午,城市边上的体育场里一场足球比赛正在进行,看台坐满了观众,球场氛围非常热烈;现场的转播镜头不经意间与一束刺破厚厚云层、从两面看台间斜射入球场的光线邂逅,瞬间的光芒让导播立即避开了光束的直射,而草皮上却被镀上了一层金衣;但没有人对此大惊小怪,在场上厮杀的球员也好,观众也好,他们的注意力依然在比赛身上,大概只有我贪婪地盯着那些金色的草皮,惟恐眨眼之间这番美景就会消失...

More...

努力

从农历的新年开始,努力奋斗,不断鞭策自己做好该做好的事情,不能再懒散下去了。

话放到这里,免得自己“厚颜无耻”地故意遗忘了...

爆竹声中,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所有的不快和烦恼,统统化为齑粉;明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将会是一个可以嗅到岁月的香气的brand new day——再次去到那片原野里,期望看到盘旋的鹰和鹤。

More...

若星芒燃尽

思绪被猎猎寒风冻僵,我很懊恼地发现,回家快两个星期了,时间在不经意间飞快地流逝,而我在无所事事的空度之余甚至连一声叹息都没有留下。如此麻木,还不如沉沉睡去,在回去的班机起飞前再唤醒我,然后开始新的旅程,当然,以一种强烈的饥渴感作为前行的驱动。

年关将至,一如既往地酣睡,也一如既往地“过年”,毫无新意,也毫无激励。这座小小的城市在供给方面的匮乏让我觉得无奈,连《足球周刊》的贺岁版也没买到(竟然只有两家书店有卖,而且是各进了一本,这样谨慎的经营实在让我无话可说...);消遣场所更是令人兴趣索然,只有挖空心思寻找一些冷门的地方,其实,下着细雨的晚上,街里金色的灯光如雾霭一样将夜色渲染出一派温馨,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More...

深宵冰冷

深宵冰冷,一个人的歌...

在许许多多的夜晚,我一个人唱着这首歌。

第一次听到它被唱起却并是在卢冠廷的专辑里,因为这是他写的歌;但世人所知道的却是张国荣所演绎的深情。斯人已逝,卢冠廷在自己的演唱会上用另一种深情告诉世界:“这首歌,我要送给张国荣先生...”

More...

白鲸之白

每晚睡觉之前习惯在床上看一会儿书的,东山魁夷的《美的情愫》已经拜读完毕,接下来进入华盛顿·欧文的《阿尔罕布拉》以及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的奇书《白鲸》。

本来这本书是很多年前就买下了的,而且我也确定这是本非常值得一读的好书,再者我自己是偏好美国文学的(霍桑、巴勒斯、海明威、沃克,以及李奥帕德...),但每每浅尝辄止。倒不是因为自己兴趣索然,相反,梅尔维尔的叙事功底相当了得,仅仅是开始几章就完全让我陷入一种心境之中,怎样也挥之不去。那是一种油然升起的淡淡的忧愁,待到自己努力想要去把握它时,握住的却只是惆怅...于是,阅读本身反倒变得不甚重要了,因而没有坚持读下去。

如果说现在重读那些章节产生的情绪可以归为记忆的重现,那如何解释我在第一次读到主人公以实马利(Ishmael)因为在岸上走投无路、前往捕鲸船谋生的章节时“心有戚戚然”呢?而且,这次随着情节的展开,这种我一直无法把握的忧伤屡屡浮现,于是,我揣摩,这本书必定与我所追求的东西之间存在某种默契,是时候该做一些思考了。

More...

Robin

自从“独狼”罗马里奥(Romario)退役、萨维奥和罗米(里克尔梅 Roman Riquelme)逐渐隐退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很难找到非常欣赏的球员了。当然梅西和阿圭罗一如既往地承载起了我对阿根廷的“忠诚”,去年夏天的欧洲杯上“超级牛人”阿沙文(Andrey Arshavin)的崛起一度让我欣喜若狂,此等顶级边路好手的确让人瞠目结舌,然而,阿沙文在踏入顶级联赛之前,还不足以占据我心中的那个位置。

直到今天,偶然重见Robin之后,我才知道我踢了这么久球到底是在向谁致敬。是的,正是罗宾·范佩西(Robin van Persie):

 

More...

百善孝为先

我揣摩,我真的进入冬眠的状态了...

我也知道,既然放假了,而且是久违的假期,我不应该那么苛求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即使算不上心满意足,恐怕也称得上是惬意吧。本来这座城市并没有太多的兴奋点,我仅仅是享受这份熟悉的感觉和假日的悠闲,并且不要忘记了自己必须要做的那些事情就好;因此,既没有必要为自己的散漫自责,也没有必要为眼里各种不尽如人意之处分神。

More...

云中漫步

日月同辉大概算不得非常了不起的景象吧,要不也不会在这半年来多次被我有幸见到;7月的时候还可以用太阳落山晚来解释,而在岁末年初之际呢,下午3点多白色的月影就出现在了湛蓝的背景中,这无论如何都是让我有些惊讶的景象。

许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很喜欢这幅图,虽然这并非现实中的景象,但白云中那颗硕大无朋的天体以及周围那淡淡的“月影”却让我心动不已: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