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我所希求的...

那么,我这些年来真正希求的又是什么呢?除了我那些愿望与理想之外,我揣摩我一直在希求可以倾谈和交流的朋友。在大学阶段应该广泛交游,我的确在学着践行,不过即使是友谊也是分为许多不同种类的,并非要给朋友们划分等级,但有些话题只适合与特定的朋友谈及,毕竟自己同每个人的交集各不相同。无论如何,拥有可以进行相当深入交流的朋友是非常幸运的。

于是,我才意识到,在那些最无助的时光里,我真正希求的并非...爱情;我期冀的是能够倾听和理解我的人,一个可以分享一些美好感觉的牵挂对象。只是,我误以为这种产生于心底的温柔是恋情...

life is hard, but it's wonderful, though 

More...

另一种解释...

佛是什么?NB先给出了他的解释:凡是能够包容一切的就是佛。

但这不是我希冀的解释,我只是想知道佛、那象征着世间最高智慧的佛,会如何看待那些屠杀。其实,我并不清楚佛是什么,还是那个问题,我只是想知道如来、燃灯古佛、弥勒,甚至就是乔达摩本人的态度,他们能够原谅那些战犯吗?

我想不明白,一直觉得他们的态度很暧昧,但不知道这种暧昧从何而来;今天听到了NB的回答,我明白了。他告诉我,其实他们不在乎这些,生命也好、身体也罢,消亡了又如何呢?反正都是无尽轮回的组成部分而已。而且,凡事皆有因果,那些在惨祸中被残忍屠杀的人们命中注定会承受这样的结果...至于是否要原谅那些战犯也是毋庸置疑的了,既然是因果报应,做出原谅的表态有何不可?

More...

Stargazer

大概,真的在宇宙某处的一颗行星上,有一片极其干净、清风吹拂、流光溢彩、“太阳”隐匿、繁星如焰、寂静无声的草原吧...如果一直凝望天宇,在某日的梦境中应该可以去到那里的吧...大概,是可以的吧...

 

More...

关于友谊和虚掷的时光

我所感伤的是许多曾经拥有的信任、理解、默契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失落在了某片虚空之中、飘渺不知所踪。就像自己的幼年和少年时代的经历一样,时至今日,并没有一段友谊、一种默契(或者说仅仅是默契的残片)遗留下来,“却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你)听不懂...”大概真的是自己的原因吧,没有办法保持住无比珍贵的默契和氛围,那些发自内心深处的共鸣再难产生;如果一直都是封闭在自己的天地里“光荣孤立”倒也罢了,只是在“繁华”之后重现一片荒芜,这已然令我觉得寂寥了。难道,这真的是因为在长大之后才拥有了真正友谊的缘故吗?一个远去了天真的年龄,再难像孩子一样毫无顾虑去享受一段友谊,毕竟这个阶段有太多现实性的问题需要考虑,任何一项足以让最初的氛围荡然无存。而我,恰好是罕有的“一个人独自长大”的人,一个人经历了最需要挚友的岁月,这就是无可救药的原因。

我以为,标题里的“虚掷的时光”应该是阐述清楚了吧。然而,却没有可能重新回到那段岁月的开始时候,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时光机这样的发明;我开始后悔了,后悔这些年以这种方式走过,冷漠得像一方寒冰一样,不断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甚至连理解别人的能力都没有...那么,凭什么寄望于别人来理解自己呢?这就是咎由自取、作茧自缚的鲜活案例吧。

More...

优越崇高的希望

一开始Tuomas一段键盘独奏就攫住了我的心,很简单的几个音符不断流转起舞,让人欲罢不能,将我正在沉没的意识带往有风掠过的高空;极富梦幻色彩的琴音在继续,Marco厚重而沧桑的嗓音随之响起,用别样的深情“诉说”着永不泯灭的希望;突然间高潮到来,琴声隐退,鼓声和吉他一并排山倒海地出现,在动人的冲击下我已经醒了,但仍不愿意睁开眼睛,因为那些崇高的希望在令人目眩的高空盘旋着。那里有飞翔的鸟,有呼啸的风,有飘渺的云,还有流转的光...那些希望带来的巨大的欣喜令所有人陷入眩晕,Marco在销魂的打击乐中撕碎了灵魂在高唱,唱得所有人一起陷入无边的悸动之中。余音绕梁中,充满魅感的Tuomassolo再现,最后以一个依依不舍的音符结束,万籁俱寂,只留下无数被打动的心...

当夜被晨光刺破时,雨后的清晨流光溢彩。喜悦,像萦绕在空气中的光的粒子,闪耀着梦幻般的光芒,慢慢注满了我的心”:

 

More...

苏菲的世界

上周末读完了大江健三郎的《广岛札记》,本来是想再去图书馆找本书来看的,结果偶然在桌上那堆并不常用的书里瞥见了一本书熟悉的封面,一本专程从家里带来学校找机会重读的书——《苏菲的世界》(Sophie's World)。 对于阅读,我其实是很贪婪的,每读完一本书便希望获得更多的书,而事实上许多书并没有读完;有时候会恐慌,能拥有的阅读时光总归是有限的吧,可书是读不完的啊,仅仅是被打上“待读”标签的书也已经很不少了...但无论如何,总是希望阅读,这大概可以用“好奇心”或者“求知欲”来解释吧,这是好事,毕竟这是一个“浅阅读”的时代,能够静下心读书、写字、思考应该算是一种能力了。

More...

阳光、孩子与慵懒舒适的下午(行走志七)

最近重新有了去了解、感受这座城市的愿望,与之前独自一人的行走相比,如今的旅程充满了欢乐。的确,拥有一个可以一起玩、一起出行、一起聊天、一起看风景的朋友真的是非常幸运的事,多年之后,我终于变回了曾经那个快乐的、心想事成的、有着许许多多愿望的孩子...只是,在明媚的阳光下、在奔放的海风中,我并不在自己的最佳状态,纵使心中有许多想法也很难准确地进行表达,有点小遗憾。

觉得这样很好:一周努力工作(上课也好,看书也好,“工作”也好)6天,第7天出去玩,作为一周辛勤努力的犒劳。开列了一个旅行目的地清单,不断更新,也不断删去已经去过的条目,去寻找和体验那些美好的风景和情绪。许多时候,那一瞬间可以体验到一种“周日下午的安详和淡淡的忧伤”,就像图片传达的那样;在日暮之际,回望天空中的晚霞和流云,觉得安心,而不是少年时代感受到的悲伤和惶恐。

More...

奔跑吧,少年~

一直在怀念,落日的余辉洒落在发梢上的色泽...

临近秋日的日暮之际,面对温柔的夕照坐着

闭上眼睛,思绪去了那片金色的森林——洛丝萝林(Lothlorien

 

More...

情何以堪?

凌晨5:50,仅有熹微的天光,梦境被作为闹铃声的“My Irish Friend”打断;连续第二天,在这个对自己来讲异乎寻常的时间醒来,果断起床洗漱,在阵阵眩晕中等待6点的比赛直播——阿根廷人的生死战。几乎在转瞬之间,晨曦降临,一个温柔而略带凉意的秋晨。

老实说,这支在世界杯预选赛中苦苦挣扎的阿根廷队简直是乱来,或者,基本就是一个悲剧。之前并没有亲自“督战”,从新闻和视频中还看不出到底有多糟糕,今日一见,哪怕是有些心理准备的,依然觉得诧异:怎可以差到此等地步?如果不是上一场对阵秘鲁时撞上大运,我甚至可以不受今日之煎熬!

More...

关于Santayana,以及其他...

我在读一本书,一般来说我在开始正文之前会先读封底、序文以及后记,这次,仅仅是封底上的一段文字就已经攫住了我的心,很幸运又邂逅了一本此生不得不读的书——《英伦独语》(Soliloquies in England and Later Soliloquies),来自西班牙作家桑塔亚纳(George Santayana)。

我揣摩,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对英国存有偏见的,相比较而言,我对那些拉丁民族的国家更感兴趣一些。而且这种喜好程度的差别也反映在足球上,对于受到最多追捧的英超我从来都是嗤之以鼻,与英伦列岛给我的印象类似——粗糙、刻板、无趣。不不,其实对于英国,不仅是英格兰,包括苏格兰和威尔士(北爱与爱尔兰我将它们视为凯尔特的世界而不是我认为的英伦),其实我并无厌恶,大概是因为了解程度大大超过其他国家,才会产生一种逆反性的抗拒心理吧。昨天小X问我为什么对英国不感兴趣,我想了很久也没给出令她和自己信服的理由。唔,事实上我是向往那个国度的,稍稍回想一下,自己先后接触到的、产生了触动的东西里,与那个岛国相关所占的比例其实相当可观。但是,依然说不清我所希求的是什么,直到读到这段文字:

如今、或者说曾经一度存在着一个健康美丽的英国,那个英国多数外国人看不见。那是乡村的英国和诗人的英国,它钟情家庭生活,热爱运动,有骑士风度,不乏孩子气,有着一颗笃定而细腻的心。

我知道这正是我所希求和期盼体验的东西,或者说,这正是真正触动我的东西。冷色的感触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温柔的抚慰,我以为这段话准确地讲出了我的一个梦想,如果能够以那种态度、那种方式生活在一个怀旧的、被乡愁萦绕的地方,此生别无所求...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