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新增“热文排行榜”

 

一直以来,这个站点首页的侧边栏都显得比较空旷;一来不喜欢去搞太多与内容无关的东西,二来在设置的时候首页放了十篇文章,即使是内容节选也占了相当“长”的页面。虽然我个人喜欢比较简洁的风格,但细细想来首页上还是缺少些功能,在用户体验的提高上还有工作要做,于是,今天新用上了一个插件,在首页侧边栏新增了“热文排行榜”,以方便访客直接访问本站点最受欢迎的文章~

请看截图(好得意这些文章有不错的访问量啊...),做个简单的介绍吧:

 

More...

失乐园

这是一个伤感的季节,看来怎样也止不住的雨把许多情绪下得一片荒芜,已经来临的雨季是一年中又一个难捱的时节;一个个看上去“无所畏惧”的人物在这个季节纷纷写下了看得人唏嘘不已的文字。罢了罢了,看来这不是个体的问题,而是一种群体性的癫狂,本来就比他们多愁善感的我又何必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英国大诗人弥尔顿(John Milton)以长诗《失乐园》闻名于世,讲述的是基督教里的“原罪”的故事,但因为作品形成的年代反封建反教会斗争正是如火如荼之际,这部作品被打上了“人的解放、歌颂自由精神”的标签。不过它在文学史上获得的评价与我想表达的意思无关,仅仅是在借用这个名字的同时稍稍对原作进行一个简介罢了。有感于“失乐园(Paradise Lost)”这个名字,乐园,终究还是失去了啊...

More...

质问

现在是北京时间3月28日晚上9点,传说中的拉闸限电至今仍未到来,想必那只是一个谣言罢了;不过,8点半的时候我关上了台灯,至于宿舍的日光灯依然亮着,不过那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想阐述原因),我做了我能做到的来支持环保行动。

中午的时候各个QQ群上有一条消息在疯传:“关灯一小时”是西方国家蓄谋已久的阴谋,为的是让CCTV播出的纪念西藏解放农奴的节目没有观众。中国的大学盛产愤青,这是不争的事实,当突如其来的愤怒占据了这些烧坏了的头脑的时候,无论怎样牵强的藉口都可以用来宣泄他们的“爱国激情”。看到校内上一个愤青的日志,绝对的脑残...“关灯一小时”并不在于节省多少能源,这是一个世人希望节能的姿态,与CCTV的无聊节目半毛钱关系没有。

More...

Dreamcatcher 追梦人

 

又是好久没有写过“乐文”了...回学校之后一直在重新整理硬盘上的音乐资源,重建了几个播放列表,在这个过程中并非是在聆听我所喜欢的音乐,而是在做一个选择和评定的工作。因此,心思没有在音乐本身的力量上,即使想要写些感受也力不从心。然而,真正触动人心的音乐总是可以在不经意间让心产生悸动:在入睡前的寂静中,班得瑞Bandari)的“Dreamcatcher(追梦人)”让我体会到了一种最纯然的慰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尤其在艰难的处境之中...

同样的一段旋律,我听到的有两个版本:有刚刚提到的班得瑞的纯音乐版,也有神秘园Secret Garden)里Sherry“娓娓道来”的柔声诉情。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班得瑞版本,因为乐曲开头的钢琴独奏在那个有些令人“黯然神伤”的静夜里用一个一个充满魔力的音符戳穿了我装出来的无谓,在击伤心灵最柔软之处的同时给了我一些前所未有的希望和信念,恰如乐曲的名字——Dreamcatcher,做一个追梦人,不管岁月、人生、现实给了我们多少残酷的体验,我们都应该做追梦人的,没理由也不可以放弃啊。

 

More...

孤注一掷

现在我特别后悔之前两年多对待学业的态度,但这样的后悔是毫无意义的,也于事无补。真正需要学业成绩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学习态度实在可恨,虽说拿到高分的人不一定学到了最多的东西,但可恨的是我甚至连去拿高分的愿望都没有,仅仅希求通过期末考试即可。

一直觉得大学课堂里所学的东西没什么价值,也没想过要拿奖学金,我想的不过是修满学分顺顺当当地毕业,反正找工作的时候自己所拥有和展示出来的能力远比一份漂亮的成绩单重要。我一直是以这样心态在“学习”,虽然很少旷课,但在课堂上几乎是无所作为,甚至是对某些课程嗤之以鼻,于是课堂时间几乎完全被浪费殆尽,但那时候我毫无悔意;其他时间严格说来也并非虚度,我多多少少在为未来考虑,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摊上这样一个混帐年代的话,我找一份不错的工作或许真的是手到擒来。但是,正如大家感同身受的那样,整个形势正在急转直下,毕业之后能否依靠自己的力量糊口都很难说,而且,我不想虚掷光阴在苦海当中,真的不想那样子维生。

More...

NPO札记(4)——领导者角色

 

因为最近忙于一些其他的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读彼得·德鲁克Peter F. Drucker的《非营利组织的管理》这本书了,但正是因为那些正在做的事情让我意识到前段时间读到的内容的价值,关于领导者的角色

我一直相信自己是一个星座特征很明显的人,而狮子座正是以权力欲望著称,在不知不觉之间,我已经习惯了去做一个领导者,在不同的团队、因为不同的原因和机缘,担当起了这个兼有责任与荣誉的角色。我的性格里有一种渴求荣耀的因子,不过不是单枪匹马斩将夺旗那种“万人敌”的方式,而是依托一个强大的整体,以我为中心整合出一个团队去获得属于大家的成功,但我希望自己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More...

博客焦虑症

一句话概括最近的状态:各方面都在顺利前进,除了因为写不出博文产生的焦虑... 

这个站点个人色彩实在浓烈,真正保持关注的大概就一些朋友,其他的流量主要来自搜索引擎,如此说来,我根本不必关注那些统计数据的。但因为是自己的站点,无论如何也很敏感那些数据,我也希望“跳出率”不那么高。虽然没有谁要求我努力更新,但自己却一直在和自己较劲,如果超过两天没有写日志的话我会很焦虑,但有的时候真的写不出来。一是没主题,二是因为日程太紧,没有时间去慢慢写。总之,那种焦虑感很难受。

More...

从细微处反网络暴力

图片中这个年轻人是一名职业球员,他叫德拉雷德(Rubén de la Red Gutiérrez),目前效力于西甲劲旅皇家马德里队。这名出生于1985年的年轻后腰是近年来少有能够在皇马一线队立足的青训产品,在之前的“热情的行方”专题中我提到过他的故事,请看这里。客观地说,德拉雷德是一名水准相当高的选手,虽然我是皇马“死敌”巴萨的球迷,但我喜欢这个技术出色且球风优雅的球员,相比于队中被称为“雷东多二世”的加戈(Gago),他更像当年皇马阵中那个优雅的“阿根廷王子”雷东多Fernando Carlos Redondo Neri)。作为马德里本地人,球技和形象俱佳的德拉雷德有望成长为皇马新一代的旗手,而被广泛看好的德拉雷德也被召入了去年夏天的欧锦赛阵容,随队夺取了冠军。

当一切都在顺利向前发展的时候,德拉雷德却在一场比赛中突然昏厥,当即被送往医院。当时的情形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不久前猝死的塞维利亚天才球员普埃尔塔(Antonio Puerta)的遭遇,但幸运的是,德拉雷德最终没有大碍,但在病因不明的情况下只有远离赛场静养,至于何时复出,或者就此退役都不得而知。

 

More...

御风而行

 时隔两年之后,我重新见到了飞翔的大鹰...

上一次见到鹰是两年前的春节,在老家那座很高的山下,一只鹰在新年惨淡的阳光中盘旋着。人们说它是出来觅食的,目标就是附近农家养的家禽。我喜欢鹰,小时候外公有两把用鹰的尾羽做成的扇子,而且在很久以前和同学踢完球躺在球场边仰望天空的时候,有三只鹰掠过天际,记得那个下午天空是浅蓝色的。再有就是在梦中了,一个喧闹又寂然的梦,梦里的夜空有漫天的鹰群。

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鹰了,连续两年春节回去都没能在那个显得萧瑟的时节里再见到,虽然每年都有那么多的白鹤,翔集在群山下的那片天地里,但总觉得鹰缺席带来的遗憾无从弥补。差不多已经忘记了鹰飞翔的姿态的时候,竟然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再次见到了那傲气十足、目中无人的天空之王,这是我的运气。

More...

飞机云(行走志六)

傍晚的时候,走过那个很有后现代气息的写字楼,看到流云飘逸的蓝天中有一缕飞机云,一道与暮光中的流云同样颜色的连线,以亮得耀眼的姿态涂抹过去。那个时候,一直以来萦绕不绝的“非现实感”再次浮现:无人的布景,明亮而空旷的天际,还有言不由衷的寂静。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