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揉碎了的云

云做成的轻纱,却不是云烟飘渺那种属于雨的静谧感,在四月最后一天的傍晚,这样的天空和云烟,有的只是一种独自入梦的辽远和空阔,独自入梦。

More...

NPO札记(5)——传承性

当自己的任期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才慢慢找到管理协会的“节奏”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但在任期内我一直在学习,学习管理(或者叫做“领导”)的方法;即使有些事情做得不够好,至少我去做了,而且也做成了一些事情。在会长的位置上差不多有一年了,现在回过头去看,其实工作本身并不困难,关键是找到正确的工作方法;然而,很快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虽说在那之前还有不少重要的工作要做,但已经是时候思考我们这个NPO的传承性问题了。

一个糟糕的领导者势必会把一个非营利组织(NPO)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毋庸置疑的。领导者的两个缺陷很致命——一是平庸,二是缺乏责任感。竞选时候的口若悬河、天花乱坠毫无意义,如果在实际工作中既无能力又没有责任心,这样的领导者毫无疑问是可耻的。

More...

寄给父亲的邮件

几经波折之后,暨大深旅电商协会迄今为止可能是最具传承性的活动(或者应称为组织)——书友会,在上周开始试运营了。然而会员反响却并不如意...考虑到起步阶段所面临的困难,也没有必要去沮丧,无论如何,这种模式启动了,而且,我们毕竟做成了这个事情,我也相信,随着条件的进一步改善,书友会一定可以越办越好的。

原本以为的“哄抢”局面没有出现,但书籍的闲置却是罪恶的,于是我借来了《激荡三十年》(上、下集),一套非常有价值的书籍。一部关于1978——2008年中国企业的简史,一种来自“我们的时代”的澎湃历史感让我很兴奋,我很喜欢波澜壮阔的全景式的描述方式,才读完几章就有一种克制不住的相与老爸交流的愿望,于是发短信给他,说是晚上发电邮述说一下自己的感受。

More...

特别清纯

又一次因为博文的题目而绞尽脑汁,在阴暗的周日午前,才从充满了无数奇异梦境的长睡中醒来,有些勉为其难地在组织思路...若有所思地嚼着包装上印有“极致醇香”字样的黑巧克力,突然间对于题目有了灵感,于是,如题——特别清纯。

其实哪用得着如此费尽心机呢,我仅仅是想写几句关于广末凉子(Hirosue Ryoko)的话而已。

More...

on the sunny shore...

这就是斯卡波罗Scarborough Fair):

  

More...

行かないで(不要走...)

好吧,我承认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好,反反复复被不断涌起的悲伤折磨着,但我找不到这悲伤的源头;还好,我有许多要做的事情,这使得我没有让自己诉诸于酒精,无论如何,这是好事。

我一直都喜欢忧伤的旋律,或许旋律本身是没有悲喜的,忧伤与否与听者对旋律的感触息息相关,也与演奏者的感触息息相关。如果是有感而作的话,无论是演奏者还是聆听者都能从音符中获取一种“致命的”心悸。能够让人产生如此悸动的音乐毫无疑问可以称为“天籁”,即使听得泪流满面也是一种可靠的慰藉...

More...

写诗的人

 

我有一个会写诗的朋友,他是我那个年代“绝无仅有”的朋友。那是一段我“苦吟”不已的岁月,我诉说,他倾听,然后陪着我望着罕有的蓝天唏嘘...那是我唯一的纯真年代。但那时候说实话我极少去理解他,甚至到现在我也不能说能够理解那时的他;分别之后,偶然间发现,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诗,全是写给他深爱但从未表白的女孩的。他只是写,并不让别人评论,孤傲而小心地守护着自己的爱恋,我揣摩,那个女孩甚至不知道他一直在爱着她。

我很惭愧,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有如此细腻的心绪的...在属于我的纯真年代里,我向他讲述我的苦恼和忧伤,讲述我的守望和等待,他是我和她共同的朋友,如此特殊的身份见证了我的故事。但他自己的感情,却是从来惜墨如金。

 

More...

许久未唱的歌...

 

不会唱歌的我,曾经却很爱唱一支歌,我以为,即使声音平淡无奇,我也可以唱出一些属于我的、不同的东西。一直以来我都害怕在人面前唱歌,倒不是因为自己唱功太烂,主要是我有个心理障碍无法克服,就是不敢开口;因此在旁人的印象中我是一个不唱歌的人,然而却听着非常小众的音乐

记忆中首次在许多人面前独唱是初中的一次音乐考试,老师要求每个人都要唱一首歌。说实话,对于我来讲这无异于“裸奔”啊...但却又不可以逃避,只能硬着头皮去了,选的是“情歌圣手”安迪·威廉斯的“柔声诉情”(Speak Softly Love),一支温暖人心的歌。说起来算是我的好运气,我带去的是CD碟,刚好学校的机器无法消去CD的原音,于是我得以在Andy“温暖而多情”的高音带领下唱完了这支歌。唱过之后竟然堪称“一鸣惊人”,他们才发现,原来我也能唱歌的...

 

More...

几度枫红

昨晚即将入梦的时候,脑海中泛起了一个记忆的片段,是关于一个电影镜头的:在“魔戒三部曲”的《王者归来》(The Return of the King)中,来自冈多的战士在阿拉贡的带领下向黑王国莫都发起了无畏的进攻,一位身着雪白战甲的年轻士兵手端锋利的长矛、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看似无法避免的死亡,他的面容沉着而悲戚...

或许别人也会有这样的体验:在即将睡着的时候又突然醒来,或者在下一刻就将失去现实的意识,那之前的意识会有一种近似魔幻的跳跃感,换种简单的说法就是,我是在主动地造梦。在忆起那个年轻士兵的面容的时候,一个故事如同横空出世一般掠过我的意识,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未免又太真实了吧。

More...

民意的误解

下午和老赵谈到了我们班的事情,果然,06电商在他眼中的形象与我们自己看到的没有太大的出入:怪异而不长进的一届电子商务学生

本来,对于这个班级我早就没有任何期待了,除了我那支割舍不下的“紫百合”球队。如果不是作为这个班级的一员可能很难理解它的现状——很明显地划分成了许多个小群体,一群耀武扬威的蠢货在各种公开场合(主要是课堂上)胡言乱语、溜须拍马,另一帮人自以为是、以“高级人”自居;稍稍正常一些的男生于是成为别人眼中没有上进心、整天无所事事的“败类和人渣”(我毫不忌讳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这就是06电商。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