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自定义搜索引擎

昨天的活动总算是基本圆满地结束了,就此,一个阶段完结了;接下来,进入一个新的轨道,调整一下,然后继续往前。

虽然各方的赞誉都不少,但我知道这只是可以被评为“及格”的工作而已,依然有许多细节没有做好,离我预期的局面还有不小差距。不管怎样,我做成了这件事,而且各方都表示了满意,协会发展也因此有了一个看上去非常好的前景。终于,我可以重复刚刚接手协会时的那句话了:“我不会让协会毁在我手里...”,我做到了。

More...

天下布武

北京时间凌晨4:40,瑞士籍国际裁判布萨卡吹响了本年度欧洲冠军联赛决赛结束的哨声,巴萨,完败之前不可一世的曼联,“天下布武”的霸业终于得以实现。

事实上比赛早在第70分钟梅西头球吊过曼联门将范德萨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在技艺精湛到堪称登峰造极的巴萨面前,曼联以一种绝对意义上的无力感输掉比赛。很反感新浪各个解说频道里那些明显偏向英超和曼联的解说员,明明技不如人还要诡辩,即使曼联之前在英超或者欧冠决赛前是如何的优秀,在这样一支无与伦比的巴萨面前,他们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More...

工作周

对我来讲,五月的最后一周到30日(本周六)为止。电商协会本学年最后一次活动、也是协会成立以来最大型的活动——“实战网络营销”主题讲演将作为我会长任期的告别演出。演讲嘉宾、两位中国十大网商——九九加一林总(林立人) & 瑞尔国际路总(路天云),到位;列席嘉宾、深圳电商领域多位实力派企业家,到位;学院内部各项准备工作,在实践部的配合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学院领导,到位。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我已经等不及30号那一天了...

More...

Bye Bye Beautiful...

又是一个雨下疯了的日子,我戴着耳机、握着咖啡,茫然地望向落地窗外席天幕地的豪雨,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下雨天习惯性的哀伤。然而,却有铺天盖地的回忆狠狠袭来,无从回避。

风雨如晦的日子给人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既像是世界末日,身处毫无淋雨受冻之虞的室内又有一种安全感,混合起来就是一种类似“微醺”的醉意,直叫人陷入无边无际的思绪之中...这样的天气,能够呆在自己的私人空间,喝杯热咖啡,来点熟悉的音乐,手边有本书、再来本杂志,不用做非做不可的事情,再有一个人陪着,即使世界末日真的指日可待又有什么所谓?纯然的归宿感,我终于把握住了。

More...

世界的尽头

最近重新开始看村上春树的书,现在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时间,配合最近的心境,这是一本最合适的书。

世界尽头是一个封闭的城镇,一个被完美无缺的围墙包围着的镇子,一旦进入就再也不能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井井有条,虽然难免有萧索、衰颓的气象,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平静的世界,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定位和工作,空余的时间也绰绰有余,物资虽不丰裕但也绝无短缺,“如果你要寻求安宁的话,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就是如此一个几近完美的归宿。然而,这里的人们都没有心,心随着自己影子的死去而死去了,而影子在进入镇子的那一天就被剥离,孤独地死去;因此,在这世界的尽头,相互间的交往是不带感情的,在这个世界,不再有爱情,但只要你愿意依然可以有伴侣,但是,没有情感存在。

More...

直指人心...红唇依旧

早上在即将醒来之前那游离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状态中,有一段旋律执着地在意识中反复响起,一段一旦响起就让我无法释怀的旋律,隐隐约约中我似乎“看见”了演唱者那充满了悲情的演绎。最开始我记不起它出自哪里,于是拼命去回忆,在不断地回想中,我渐渐完全清醒过来,而这段旋律也找到了出处,依然是无与伦比、出类拔萃的Nightwish,不过是来自贝司手Marco的柔声诉情——“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红唇依旧)。

 

More...

Eva的向日葵

因缘际会之下,这几天音乐方面的主打是Nightwish(夜愿),很明显地,我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一意孤行、一塌糊涂地迷上了这支哥特金属乐队,无法自拔...

以前主唱Tarja出走为分水岭,Nightwish的音乐风格虽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因为主唱截然不同的唱风,夜愿不可逆转地跨入了一个新时代。在Tarja的时代,她那极具古典魅力的美声唱法让夜愿在主唱这个环节上散发出灿烂无比的光芒,尤其是那首“Sleeping Sun”几乎令世界为之倾倒;但Tarja单飞、转入歌剧领域去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之后,夜愿迎来了新主唱——Anette Olzon,最新的唱片《Dark Passion Play》依然是整个哥特音乐领域当仁不让的白金佳作。许多乐迷都为Tarja的出走感到惋惜,部分比较悲观的乐迷甚至认为夜愿就此将一蹶不振,Anette更加通俗、甜美的嗓音也被这些乐迷视为对夜愿一贯风格的背弃。但在新专辑中,夜愿秉承了芬兰乐队卓越的旋律和韵味,在曾经那个光芒四射的声音离去之后,音乐本身的力量结合着Anette深情、梦幻般的演绎,让夜愿依然是最动人的乐队。

More...

惊梦

 

甜蜜的梦境之后接着却是连番噩梦,不仅令我从梦中惊醒,还留下我一夜的辗转反侧...在梦中再次坠入轮回的轨道是一件令人无比沮丧的事情,本来以为清醒的时候已经作出的抉择可以引导我进入一个新的轨道,但最糟糕的梦却让那些我刻意避开的的经历以一种略带夸张、但实质毫无变改的方式再现,难道这暗示着我依然没有真正下定做出彻底改变的决心吗?

如此真切的梦境,那命中注定要遭受的磨难如暗夜的幽灵一样纠缠着我,让我无处可逃。我知道这也是自己的原因,潜意识里依然无法割舍掉一些东西,哪怕那些东西带给我更多的是苦涩;而且对于前路,我承认自己是缺乏足够仔细的考虑的,被一种冒险的情绪所驱使,贸然开始又一次的“远航”,原以为是千帆过尽,哪知还需各自远航。

 

More...

Ever Darkness and Sorrow

最值得一听的是其中的“Sleeping Sun”,绝对的扛鼎之作。据说这是一支与凯尔特民族有关的歌:1692年,英格兰军队攻入苏格兰,在Glencoe地区制造了一场大屠杀。苏格兰原住民是凯尔特人Celtic),因此后来的苏格兰人与威尔士人以及爱尔兰人一样,都可以归入那个传奇般的凯尔特民族。在阴沉的高地,那些highlanders无法遗忘那些悲伤,那些山海相接的峡谷与海湾正是凯尔特人的心灵秘境,同胞的遇害唤起了他们内心最深沉的悲哀,甚至连那轮猩红的夕阳也在日食中沉沉睡去,黑暗即将接管这个世界...

 

More...

Sweet Dream

昨晚做了一个甜蜜的梦...熟悉的环境——这个小小的学校、意外的欣喜、绝无仅有的好友,以及下疯了的暴雨。真的是一个非常甜蜜的梦啊,在梦中,我再次获得了一种最单纯的快乐,一种单纯的欣喜,经历了现实中朝思暮想的境遇,体验了许久未有的悸动;在一个需要用工作和酒精来麻醉自己的年代里,这样的梦境弥足珍贵,梦醒的那一刻,说不清的怅然若失和仿佛触手可及的快乐,果然,美梦是人生所能获得的最珍贵的馈赠。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