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如此苍白

突然间发现,作为一个个体的我,竟然是如此苍白!

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个“斑驳”的人,虽然组成生命的种种颜色不见得缤纷多彩,但也绝不平淡单调;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那些故事里包含有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雪泥鸿爪、吉光片羽;我“曾”天真地以为,如同出自他人口中一般,自己是个“另类”,是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我没想到自己倒是应验了这个形象,不过却是那魅影脸上无法掩饰的苍白。

More...

萦绕

一觉醒来,有许多记忆都模糊了...在罕有的、深沉的睡眠中,我觉得很快乐,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无忧无虑”;因为在入眠之前,我一直在笑:“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歌声渐渐在意识中变得模糊,雨大概下了一整夜;夜,歌,雨,还有比我更年轻的朋友们,一段久违了的欢乐时光,夜色温柔。

不了解我的人大概都会以为我是一座“冷山”,甚为无趣;但当这个假象被揭去之后,他们会发现我的世界其实,充满了喜感。“一块烧红了的锻铁贴上一座冰山的瞬间,必定会产生漫天水汽”,我便是那水汽弥漫下隐藏的真相。

More...

夹缝

看完《激荡三十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再要就此写点东西必定会失去许多当时的感触;但既然是书友会的游戏规则,我还是“勉为其难”写点感受吧。

这是一部中国企业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间的编年史,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民营企业从无到有、从燎原的星火到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的发展历程。三十年间,伴随着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步伐,民营企业的发展轨迹是曲折的,太多的波折、太多的意外,甚至是巨大的阻力和危机,民营企业能够有今天这样一方天空,在夹缝中求生存是它们安身立命的哲学。

More...

理应无所畏惧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在何种境遇之下,都不可以自以为是;宁可将自己视为一个“什么都不是、一无所有”的小角色,也不可以妄自尊大,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摆低姿态,能够规避许多无谓的麻烦;虽然做事情的时候失败和挫折并非主观想规避就可以规避的,但如果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输不起呢?人,理应如此无所畏惧

这世上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吗?对于有的人来讲这个问题无需回答,对于我,我是觉得有的,但现在尚未出现。如果有一天遇见了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毫无疑问我会不顾一切去追寻,哪怕追寻的代价是失去这宝贵的生命。在这种近似宗教般的虔诚境界里,我理应无所畏惧

More...

看淡

Google遇上大麻烦了,继前几天遭到“强势媒体”连环曝光之后,今晚几乎所有服务都被停了。我勉强算是Googlefans吧,一时间许多熟悉的应用——阅读器、Gmail、迷你字典、自定义搜索、地图,统统不能用了。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因为这些服务的瘫痪则意味着许多习惯了的、且离不开的网络活动无法进行;但与那些Google的重度使用者相比,我受的影响还不算大,互联网圈子里“暴走者”已经成群结队了...

More...

关于独立的认知能力和世界观

据说台风要来了,我们将它视作这大半个月“炼狱”的补偿。一个乌鸦嘴来了一句:“不要台风打个擦边球就走了吧,那样岂不是白热一场!”还好,中午的时候已然是黑云压城了,来自南方海湾的风快意地吹着,空气中很明显能够感觉到雨的气息;我在自习室落地窗边坐下,抬头望向遮天的密云,这一刻,目光有些散乱,如果有面镜子的话,镜中人想必是满脸忧伤。在这种“末日”般的氛围里,没有其他更合适的表情。

在望向阴郁的天空时,许多想法渐渐清晰起来...

More...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当你邂逅了一段堪称“传世绝唱”的旋律的时候,却无法用言语准确描述自己内心的摇动,这种滋味实在难受。我能做的只是一遍一遍去反复倾听、轻轻吹和,像最开始听Marco的“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红唇依旧)一样,祈望这段旋律永远不要结束,宁愿整个世界渐渐隐去,唯有音符在流转...

我希望这样的旋律其他人也听到,也能产生一种类似于“狂热”的东西,哪怕程度不一而足;我推荐给朋友的时候,发现自己于这样的绝唱依然匮乏合适的语言,只是有些傻气地不断重复:这段旋律真的很有韵味...这样的旋律最合适在月明之夜、坐在海风大作的那个“best place”,边喝啤酒边让旋律轻轻地响起。可是,我戒酒了啊...

More...

Long Lost Dream

每到期末的时候,无一例外,我会变成一个“睡仙”。不用上课的上午是我任性的酣睡时间,无视越过后山的耀眼晨光以及闷热的空气,也无视一分一秒逼近正午的时间,我只是间或翻一下身,执着地酣睡;利用早上的大好时光复习什么的,并不是我要考虑的,我只是想酣睡而已。

不知是在夜里还是日出之后,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许久不曾做过的梦,一个久久不愿醒的梦...

More...

无处排遣...

天河何处?远远的海雾模糊。怕会有鲛人在岸,对月流珠?”(郭沫若,《静夜》) 

一直喜欢这首许久之前学过的现代诗:海、人鱼、明月、雾气,人鱼(鲛人)仰望夜空中那轮明月,因为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忧伤留下的眼泪、变成了珍珠...也许,如果是北海那尾小美人鱼(Little Mermaid)的话,她必定会向月神祈祷,祈祷能够拥有人类的欢乐与忧伤。

More...

虽百死而不旋踵

今天,不经意间再次读到这样一句话:虽百死而不旋踵。“”,用脚后跟代指整个脚部,那么“旋踵”的意思就是转身(也许是逃走,也许是变化前进的方向...);这句话是对军人职业操守的赞赏——为了胸中的壮志和使命感,奋力向前,纵使身死百次也绝不转身逃跑。

我揣摩,大凡胸怀英雄情结与理想主义的少年郎听闻这句话都会心生一股豪情吧,哪怕他们从未真正见识过战争,也不曾做过军人。在烽火连天、群雄并起的乱世,“大丈夫,功名自在马上取”成为了一种普世的价值观;然而,又有多少人可以凭借个人的武勇博得功名呢?“一将功成万骨枯”,绝大多数曾经的热血儿郎都化作了累累枯骨,战争绝不是英雄史诗里描述的那般传奇,唯有“残酷”,才是战争真正的注脚。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