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一战销魂...

从半场结束时的凌晨3点多到现在我都处在一种狂热的心境当中,佛罗伦萨(Fiorentina),我的“紫百合”&“翡冷翠”(Firenze),终于以最华丽的姿态绽放了~

在托斯卡纳的星空下,三军用命的紫百合用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彻底打垮了以“坚韧”著称的对手——利物浦,整个45分钟,场上的11名球员都在高速中向前突击,快速的配合、传接、突破,不可一世的抢断、突进、射门,所有的“紫色人”,球员也好,球迷也好,都如痴如醉,陷入了梦幻般的癫狂状态...

More...

眼中的世界

昨晚睡觉之前在读一篇三岛由纪夫的文章,里面写到的主人公童年时代的一次经历让我感触颇深:他做僧侣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室町时代建造的那座叫做金阁寺的庙宇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建筑。做父亲的木讷寡言,做儿子的更是结巴,那座寺庙的形象并不借助语言的描述便在少年的心中深深扎根,成为一个天国般的所在,完美得不可方物。在父亲预料到自己即将不久人世之际,决定带上儿子亲眼去见识一下金阁寺的魅力,也算是父子之间最后的夙愿。可是,那无数次出现在少年脑海中的金阁寺并非“理所应当”的那般光芒万丈,在少年眼中它显得非常平庸...

我揣摩自己是可以理解那一瞬间少年的心情的,唔,果断是梦想幻灭后的沮丧和绝望啊。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当发现眼前之物与自己想象的景象存在那么强烈的反差时,那种挫败感是很难受的。

这个世界原本便是以这个模样存在着的,无论你喜欢与否都持续地存在着,也并不在乎你怎样看待它;而心中的世界或多或少都带有自己的愿望和想象,自己本来就不应该过度“入戏”的。在两个世界之间,是我们的眼睛作为连接彼此的窗户的,然而,无论是从心中往外张望,或是外部的真实景象映入内心,失真的情况大概难以避免吧——我们眼中的世界果然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东西啊...

More...

solo

昨天下午在雨前有些昏暗的宿舍看书的时候,又听到了那首直指人心的“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红唇依旧),旋律以及Marco的唱腔依旧让人心悸,尤其是中间和结尾处那段小提琴的solo,听得我心都碎了。如此好的歌,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听到,而且我好希望自己能够来演绎它。突然意识到,那段最动人的小提琴solo不是触手可及吗?

于是,果断地将音乐发给我的偶像(因为我一度学艺不成未能实现自己奏响“月光云海”的梦想,只能崇拜能够演绎小提琴的幸运儿...)。真好,她也喜欢这音乐,愿意试一试;一种极其诱人的可能性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立即到国外的音乐网站寻觅这首歌的曲谱,本来并没有抱多大希望觅得,然而,我找到了~看来,在未来的某日,将会有小提琴的独奏,而我,仅仅是倾听那段violinsolo就知足了...

More...

假面的兰陵

下午在图书馆接着上学期的“节奏”读大江健三郎。图书馆的冷气一如既往的强劲,过了一会儿竟然觉得一股恶寒从脊骨传来,因此仅仅读完大江94年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演讲稿便离开了图书馆,那篇演讲稿很有些名气,叫做《暧昧的日本的我》,结构仿照30多年前川端康成的发言稿题目——《美丽的日本的我》。这样的语序是我所不熟悉的,然而却有打动我的地方;且让我多读一些大江健三郎吧,因为现在我并没有谈他的资格。受到那两个题目的启发,为今天的文章起了一个语序异常的标题——《假面的兰陵》,其实我想表达的是《戴着假面的兰陵王》:

 

More...

梦中的婚礼

所谓的“一生的音乐”的确是具有这样一种魔力的:无论何时、无论身在何地,同样的一段旋律的每个音符都将心扉敲击得隐隐作痛...某支特定的曲子对应着之前人生中邂逅过的某个人,多年之后,记忆在时间的深渊中模糊;但旋律却是恒久不变的,每每响起,已经远去的、曾经的情绪会慢慢浮现出来,连同若隐若现的往事。

说真的,多年之前一起说过的话、走过的路、见过的风景怎么可能依然历历在目?在不变的音符的帮助下勉强唤起的记忆其实仅仅是昔年的吉光片羽、雪泥鸿爪,最幸运的情景也不过是能够在心中“嗅到”记忆的香气。或许会产生一种错觉:我们真的曾经那样存在过吗?像断断续续的梦境一样,那么的不真实。遗留下来的记忆大多是泛着微光的碎片,即使捧在手中也让人心生怅然,那些曾经无比珍贵的东西,究竟遗失在了哪里?

More...

星之所在

先放张图吧,扫一扫沉闷的气氛:

 

这样的图真有视觉冲击力,天空蓝得梦幻,水流得深邃,漫天的飞鸟让人觉得窒息。图中的鸟叫做雪雁(Snow Goose),通体雪白,因此配合着背景里的蓝和白,实在漂亮得可以。两年前我看到过迁徙中的雁群,那是大概11月的事情,可惜并没有“雁阵惊寒”的感觉。

More...

关于居住的梦想与城市的渐变

最近在做一个关于“公寓”的项目(趁还没开学,给过于闲适的生活找点意义…),是最纯粹的公寓——工业园区里的宿舍楼;自己本身也即将面临搬出学校、寻找单身公寓的新生活,不过我肯定不会选择那样的宿舍,已经完全厌倦了学校宿舍的恶劣环境,如果再要生活在类似的房子里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允许这样轻慢自己的事情发生。

在自己没有真正“退休”之前,我的居住梦想应该是比较单纯的:拥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过舒适、优雅的生活。空间的话一室一厅就好,首先各种生活设施要健全,然后在添置书、酒、咖啡机、一条叫做Louis的狗、一些花(盆栽);电视、电脑、游戏机(PS2就可以了)…其他的想到再慢慢加进来,总之尽量过得舒适和优雅。于是,好好努力挣钱是一切的王道。

More...

好吧,真萌...

昨天傍晚的时候,天空是粉红色的...

More...

往事(recollections...)

我喜欢“回忆”、“记忆”以及“往事” 这类的词,无论从语感还是心境来讲都喜欢,大概因为还是无法克制自己去回望吧...对于那些已然远去的人和事我的态度依然矛盾:宁愿不去回望却不能忘记。好吧,至少我可以做到不去主动唤起回忆的,如果不经意间往事浮上心头实在不是我的问题了,再要伤神我也认了。

菲尔·柯尔特Phil Coulter)的音乐里我才知道,原来“往事”应该用“recollection”来表达。而柯尔特的音乐的确能够演绎出发自心底的忧伤和温馨,不仅仅是往事,还有我们最早的家园。

More...

点滴

当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目标之后,要想最终达到,首先需要的是一个积极的姿态,以及最起码的、一点一滴的努力。也许那个目标离自己很远很远,不过往那个方向踏出第一步无论如何是值得嘉许的,点滴的积累在经年累月之后也会有相当的成就呐。

之所以有这样一番感言是因为我也在为自己的目标做着点滴的努力,而做绅士的确是没有办法一蹴而就的。我总是一本正经地告诉别人自己想要做一个绅士,大多数情况下,别人会鼓励我;但是,究竟做到怎样的程度才可以称得上是绅士?我想不会存在一个具体的标准吧。大概,当周围的人们在提及自己的时候、无法舍弃“绅士”这个形容词,也就是得到了大家的公认,那个时候应该就算是实现这个目标了。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