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Winter Blue

现实生活从来都是有着诸多不如意的:白衣服会脏;眼睛使用过度会痛;细心修剪的指甲会长;打理好的发型会乱;泡的咖啡会喝完;支持的球队会输球;便宜电脑的网卡会出问题;玩游戏会一败涂地;原本平和的心态会失衡;想唱的歌音会太高;应酬得体与真实的自己会冲突;朋友们会人间蒸发;等待的消息会音讯全无;不一而足...所谓“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或者是“人生难免有挫折”,为这百般不如意一一去计较的话,这人生就算完蛋,这道理我是明白的。

想要不焦灼、平静地生活,去追寻自己平淡的、小小的、持久的幸福;只是,诸多不如意在每个冬天接踵而至,共同编织出一张“winter blue”的天罗地网,将我包覆,这很糟糕。不过呢,即将迎来一个改变的契机——决定这周去做视力矫正手术,术后半月不能用眼,不碰电脑、也不写论文、看不成书、本来就不想看电视、不去人多的地方,那么,待在光线微弱的室内做运动、听音乐好了。

More...

搬家公告

经过几日的调试,“梦想之心”搬家到新域名estel.me正式完成~ 

尽量采用“无缝对接”的温柔方式,原网站的所有链接替换为新网站的链接,各位到访的时候应该不会有太多不适。希望通过原网址访问我博客的朋友点击本文第一段的新域名、或者点击页面上任一链接访问新网站,今后所有更新都会在那里,而原网站在今年夏天域名到期之前将作为通往新网站的一条通道,抑或是留在这里的、最后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搬到新的地址和空间,但Estel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写,希望你们中意...

More...

那些无法视而不见的痛与悲

这世间,为何有那么多苦难?

那些贫苦的少年

难道是,为了受苦来到这个世界?

为何希望与慰藉的光芒不能普照大地?

总有许多痛悲,让人无法无动于衷

如果,真的有仁慈的神明的话

请赐福这个世界,以悲悯的名义

如果,那天泽杳无踪迹

我愿意以自己微小的力量行善

以良心的名义

More...

从漫天碎金到弥天大雾

在飞机即将起飞的耀眼逆光里,习惯性地闭上眼睛、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祈祷西天的神明护佑在下一次安全的空中旅行。告别了夜凉如水的澄澈夜空中冷艳的星辉,也告别了傍晚镶满蓝紫色天幕的碎金般的云霞,客机载着我,迎着夕阳向西北方疾飞;故乡在天边,云烟深处,恰似一只孤雁独行苍茫天地间。回家。

  

More...

困兽犹斗

谷歌要走,我们留不住,虽然不舍,但没打算说些什么;因为我选择了做一个良民,胸无大志、双耳不闻窗外事地记录自己的情绪,“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仅此小小的希望罢了。可是,连个良民都没得做了,因为我用的是.cn的域名,还因为我不是法人。基本已经确定下来了,这个“互联网”(我用这对引号嘲讽这恶劣的环境)环境连我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独立博客都包容不下,不带我玩是吧,我走就是。

TMD也受够了,这是招谁惹谁了?至于这么赶尽杀绝么?

More...

我做良民,缴枪不杀

考试这几天,又看了一遍《大话西游》。电影结尾的鸡鸣驿城头,面相沧桑的夕阳武士抱着剑对着对他苦苦相逼的佳人这样说到:“留下点回忆行不行?”那时候,我也如此安抚自己的心,如果真要诀别的话那也不是我所能抗拒的啊,毕竟,我是一个宿命论者

 

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继续吧,我想说:你的归来,对我而言,真是太好了...

More...

关于清晰的愿景

新年以来有意识让自己以一个新面貌生活,也列出了一些对自己的小要求;即将开始全新的生活了,希望好好珍惜、并享受自己的人生,希望过很好的生活。

这几个月博客文章的数量是呈下降趋势的,但依然有愿望写。我会抽出时间把生活中触动我心扉的情绪努力表述出来,记录下这些年来自己的心迹,无论如何这是有意义的一件事,即使这意义并不具备普遍性。只有真正值得记录的情绪才会以某种形式被记录下来,因此,无病呻吟、凑数之作应该不会再有了吧,我希望保证文章的质量,对自己敲出的每个字、每个词、每个句子负责,这些文字即是我心。

More...

新年志——Andy & 化骨绵掌

2010到来的那一刻,我在唱歌,是哥哥的“你在何地”;而他们几个则专注于纸牌中,竟没意识到新旧交替的瞬间。在暖意融融的夜,with friends surrounded,我觉得很开心。

去年的最后一天,起床之后很兴奋,于是提议当晚去通宵唱K迎接新年,一波三折之后我、叁哥、B哥、小马哥和“崔哥”伉俪在午夜之前进了KTV的包厢,买来啤酒和小吃,我们的“跨年演唱会”正式开始~后来才意识到,这次的聚会竟然是我们四人大学以来第一次出来玩通宵,就我们四个人,我觉得如兄弟般亲密的四个人。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