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诗话

因为Kikiyo提到了阿多尼斯Adonis),引发了关于诗的思考。今年早些时候买过一本“诗魔”洛夫的自选集《雨想说的》,读得很艰辛却很过瘾;对于现代诗,一方面很对我口味,因为没有那么多格式的要求、意味着自己可以写出类似的东西;另一方面,纷繁的意象漫天飞扬,让我目不暇接,因为把握不住诗作的走向而惴惴不安。诗人的天才挥洒于书页大片空白之间的短短数行文字,得有一个多么深邃宏富的精神宇宙,才支撑得起一首诗的寥寥数语!”所以,我尊崇许多诗人,以及那些能够在文字间营造出动人氛围、展开缤纷意象的作家,比如村上春树(如此便能说明我迷恋他文字的原因了)。

我在尝试“写诗”,或许那些根本算不上诗,但会勉力去尝试,因为这能最大程度挑战自己文字能力的极限。寥寥数语,要充分抒发自己的情绪,需要有十分凝练的表达技巧。我揣摩,能否写出“诗”,取决于自己是否有“深邃宏大的精神宇宙”(缤纷的意象)和遣词用语的技巧,即使是天才,也需要练习才能写就直指人心的诗篇啊

More...

Poem of Light

风景,或者说风光,其中一个动人之处在于那风中的光彩;如果没有明媚或是迷离的光,风景还会有那动摇人心的效力吗?

 

More...

被放弃的习惯

最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可以很干净利落地放弃一些经年累月的习惯,几乎是以毫不留恋的“冷酷”态度。这个事实其实是令自己颇感意外的,因为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看重和执着固有习惯、或者说是比较“恋旧”的人,然而这断然而决绝的态度却是强烈地动摇了长久以来的自我认知。即是说,由习惯构成的“羁绊”力量其实很小,习惯所具有的维系稳定的力量还不足以让我的内心安定下来,轻易地,我可以重新启动新的历险。

所谓“不破不立”,如果既有的境遇不如意,那么,打破习惯去寻求变化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只是,有些讶异竟然可以毫不留恋那些沉积了时间、热情、精力和悲喜的习惯,这样的态度多少让自己觉得不安。我揣摩,还是人生缺乏延续性的原因吧,在某段时间倾注了浓稠的情绪,当情绪的浓度慢慢被稀释之后,对于一度那么重要的东西也觉得淡漠,再要放弃的时候也不觉得难以割舍了。

More...

谦卑地远行

近来一直在考虑一个词,或者说是一种姿态,“谦卑”。于我,是一种罕有的姿态,原因无他,自傲作祟。其实倒没有标榜自己傲慢自负,但的确已是在骨子里了,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傲气已经说明了问题。周围的朋友,真有许多在为人处事方面的姿态可谓是谦卑,我所钦羡而难以坚持的姿态。

是真的意识到自己应当谦卑地立世,因为自己并无傲慢的资格。也许,与许多人相比,自己或许在某些方面有较优的资质,即是说所谓的“天赋”,但事实上这并不应成为睥睨的理由,且不论尚有许许多多的人资质远在自己之上,即使真的具有最顶尖的禀赋,个体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讲又算得了什么?人生如梦,我们都是“芸者”(匆匆来去的芸芸众生)而已,在无尽的时空之中,个体的差异却是那么的可笑,渺小与渺小的较量。

More...

风林火山

看完了黑泽明Akira Kurosawa)电影《影武者》的剧本,对武田信玄Takeda Shingen)的四字战法“风林火山”颇有感触。信玄的中军军旗上绣着“疾如,徐如,侵掠如,不动如”这14个字,援引自《孙子兵法·军争篇》,原文是“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因此这面帅旗被称作“孙子旗”。在日本的战国时代,以此为作战准则的武田军团是称霸一方的雄师。剧本分别将风、林、火、山作为四支部队的名字,“风”是先锋骑兵队,“林”是长枪步兵方阵(被称为“足轻”的农民兵),“火”是全副红色披挂的主力骑兵队(即大名鼎鼎的“赤备”),“山”则是亲卫部队。

More...

思想起

罕有的悠长的假期也到了尽头,果然是觉得意犹未尽,因为,直到休假的最后两天才体会到了假期的意义——使身心轻松和愉悦。如果将休假作为平日辛劳的“报复性”补偿的话,我指的是无节制地熬夜、宴饮、娱乐和嗜睡,假期也许比工作日更加疲劳和虚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节后综合症”的起因吧。由于无需遵循平日具有强迫性质的作息时间,纵容自己的情况变得极为常见,一般来讲,假期要比工作日更加懒惰和懈怠,家务做得更少,运动也很少被排入日程。时间被虚度,内心变得空虚,身体更加疲累。

More...

愿你的国降临

很多时候我在想,信仰究竟对我们的人生有着何种意义?且不论是什么信仰,至少有信仰的人们过着笃定的生活,相信心中的愿景会在某个时刻成为现实,或者是自己成为那愿景的一部分,总之,“你的国终将降临”...隐约感觉到,真正具有意义的其实是信仰这个行为,而不是信仰里的图景,因为愿景不可能一一成为现实(应该说极少能成为现实),而坚信却是一种罕有的姿态。这正是有信仰的人与众不同之处,无论现实境遇如何,都坚信会有变革产生,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世界都焕然一新,满是希望和美好。

这是一种怎样的信念!很少听说在建立起信仰之后又将信仰抛弃的事例,相反,因为坚持信仰而坦然赴死的故事倒是屡见不鲜。有信仰的人生必定具有可贵的“延续性”,我所缺乏且苦苦追寻的东西。

More...

晚秋

在已是晚秋的早晨,聆听这首林海的钢琴曲,宁静氛围并着些许已被收纳于内心某个角落的微妙感触,丝丝入扣。夏天的故事,在秋天到来的时候,似乎也随着炎热遁往无迹可寻的所在,悄然间结束。秋天的风携着寂寥的心境从渐渐泛黄的草尖上掠过,穿过阳光下的路口,通过扶疏的林木间,使得秋日的周末有了一种淡淡的忧愁,因为当秋天结束的时候,又要在冷冽的冬日里“苦吟”不已了。

我所欣慰的是,终于在这个晚秋,窥见了那个已经结束的故事的真相。夏去秋来,迎来送往,至少,那个故事和故事里的人,真实而鲜明地存在过。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