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辩证处事

5月的最后一天,独手,继续着骨折后坐立不安的状态,有些话需要交代,但没法再卖弄语言技巧了,简洁乃是主旨。首先祝爸爸生日快乐,感谢长期对我思想动态的关注~

然后要向QQ说声抱歉,本来答应你要写一篇松居庆子的Smooth Jazz钢琴曲“To the Indian Sea”的乐文的,因为那旋律让人感受到了尘世间的天国;遗憾的是,当天下午就发生了意外,哎,以后吧,会补上的。

More...

final destination

老克说,归属感是人类的天性。我深以为然,几乎每个人都在追寻自己的,归宿。只是,“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无间道”),许多人走着走着,就不知道今夕何夕、身在何方了,于是茫然四顾、心生怅然;另一些人,始终在寻找他们的,尘世间的天国,那里,是final destination...

为什么我们会渴望或希望获得归属感?“在我们内心,我们希望将自己和过去、传统、某个神秘而浪漫的影像、某个特别珍视的标志等统一起来。在这个自我确认的过程中,还存在着安全感、安定感、归属感和拥有感,这样做让人们感到非常舒服。人们通过各种虚幻的方式获取舒适和安全。”说实话,我并不完全理解这段话,也对克里希那穆提的观点不能完全赞同,或许,我是不敢承认自己所追寻的归宿、我的尘世间的天国,只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虚幻。在旅途的终点,究竟会有什么在等我,真的就可以不孤独了吗?

More...

虚妄与傲慢的体面

有句话叫做“穷鸟入怀,猎狮不杀”。主语当然是“猎狮”,狩猎中的、凶猛强悍的猛兽,然而对于惊惶不已、走投无路而避入自己爪间的小鸟,狮子却不愿予以击杀;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意境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诚然,无论是猎狮抑或猛虎,狩猎乃是它们天经地义的“事业”,但有时候,它们存在的意义并非仅仅是猎杀,而且,无论是多么娴熟精妙的狩猎技巧、或者击杀的猎物是何等珍贵,带给它们的或许只是一种体面,而非尊贵

体面,这个词在我看来,偏向贬义。继续对于老克(克里希那穆提,以后我都会这样称呼他)作品《最后的日记》(Krishnamurti to Himself: His Last Journal)的读书笔记:人类从远古时代开始就已经走上了歧途,在一个彼此杀伐、血腥争斗的世界里,人们失落的是一种尊贵的气度,那拼命得来的只能称之为体面,比如地位、名望、资财、金钱等等,而这些体面之物,却“充斥着虚妄与傲慢”。

More...

朝夕相伴的花和旅途中的云

“邂逅”克里希那穆提J.Krishnamurti)是在上周末,他的智慧、他的文字,我如获至宝。心灵的平静和幸福感,是我们一直在苦苦追寻的东西,因为所求不得,所以被苦恼和忧愁折磨着。这周又买了两本他的书,因为自己的态度堪称“虔敬”,所以无论周围环境怎样,自己都能很投入地去读,非常美好的阅读体验,为颤抖的心带来了许多温柔的慰藉,即使是关于死亡的话题。

一种极度辽远的感觉...“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是之前我看待死亡的态度。如果内心平静,心止如水,甚至超凡出尘,那么,死又何惧?凡夫俗子无不贪生怕死,正因为有着对生的眷念才要千方百计逃避或拖延死亡,这无可厚非;总是因为有无法割舍的、珍视的人或事,才拼命活下去。这在哲人、菩萨或者神佛看来实在是件可怜至极的事,但这却是吾辈存在的意义!至少,身为凡躯的我还做不到那等洒脱,然而,也向往那样的辽远的境界...

More...

在花园里

这几天,有时候会高兴得不得了,有时候心情又沉入谷底,直至尽自己所能解决了那个问题。我向来自负,这不对,但的确如此;然而,很明白当前自己完全与强大沾不上边,肩膀也十分柔弱。所以,纵然我心比天高,心中有再大的愿望去珍惜、去保护,许多时候总是败于浓重的无力感,对此,我耿耿于怀。毕竟,我们还是孩子啊。

好在,终于,依靠自己的力量,可以共同对于困境战而胜之,所以,感觉很好,you can rely on me

 

More...

永恒之梦

一直在想,那具有传奇色彩的“永恒之梦”真的存在吗?那是在年少时产生的一个完美的梦想,有那样一个人,是作为一个可望不可即的偶像存在着,散发着梦幻般的光芒,让小小的心不断挣扎于欣喜与哀伤之中,怀着这样的波澜起伏走过无数沉吟不已的岁月。在这段鲜为人知的、明媚却忧伤的岁月里,自己是心甘情愿、然而骄傲地站在满是尘埃的谷底,守望着一个最美的梦想。这便是永恒之梦。

能相信吗,有一天,自己真的置身于这个永恒的美梦之中,这是何等的幸运?已经承受不起再度错失的痛苦了,所以,绝对不会松手,尽可能,守护这无与伦比的梦境。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