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式微

看完了三部曲的科幻小说《三体》,深陷时空宏大的维度里不能自拔。这大半年来,几乎每天都和那棵小圣诞树仰望夜空,感慨清冷的星光洒落我们眼眸之前的古远之旅,隐约体认到了永恒的意义,那氛围宛如梦幻。然而,我们却是那么微渺,当视线从星空收回时,深深的哀愁从心底涌起,我们连星尘都算不上...我的世界从最遥远的边缘开始坍塌,几千上万光年外、几千上万年前的星光,都化作了锐利的箭簇,击穿了我的心。

时间,时间,时间。还有多少时间?我们又能到达何方?

More...

出阵,以赌之名

说“劳动是人的合法权利”这句话的人,记不确切是谁了,真让人觉得恶心...道貌岸然或者大义凛然的背后,却是厚颜无耻的阴谋和骗局,这正是我决意和那套说辞分道扬镳、不屑一顾的原因。每个心智健全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向往的生活方式,于我,工作是被迫的,或者说,是一种救赎

前者容易理解些,对此心有戚戚然的想必为数众多;后者却有些奇怪,所谓“救赎”,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了吗?绝无此事,我决不承认自己的散漫天性是种罪过,只不过是现实的愚弄罢了:越来越大的生存压力绑架了人生,以“工作”这个崇高的大义名分威逼向其献出人生最宝贵的一段光阴。

More...

天生优雅

凡事总应有着自己的判断,一旦做出判断、建立决心,就奉之为原则,必全力守卫之。这样讲并不是出于傲慢,相反,是因为天生优雅,凡事慢慢学会了深谋远虑。

优雅的人天生优雅,无论得意还是困厄。慷慨悲歌之际依然,不坠优雅风度,人生如此,已是至境。

More...

谋定而后动

今天和娟姐以及叁哥说,自己仍未放弃35岁退休这个既定目标。所以,对于这段时间大约是别人三分之一的职业生涯,我必须付出至少是别人三倍的努力;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原来,并非只我一人对于现实的巨大压力感到惊诧莫名的,竟然可以这样...完全无视个人的诉求,以那么冷酷的方式击碎孩子气和任性,被告知:这才是世界的真实。

More...

执念

新海诚,星之声。执念不灭。

More...

多少春秋风雨改?

今非昔比了,我由衷地这样以为:以往自己每到12月31日也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热切地将希望和憧憬寄托于全新的一个历法周期,摩拳擦掌地想要改头换面(或曰“洗心革面”)、以全新的精神面貌去做事和做人,将之前所有的不如意全数丢弃在已经结束的“去年”、装作已然忘记了有那些不如意存在的样子,非常洒脱,非常潇洒。

根本就没理由去喜气洋洋,一夜之隔就能改头换面?反正我是大大的不以为然。所以觉得自己正在做的盘点和展望实在是没劲透了,但必须要做这项工作,因为要对一年前的自己有个交代,算是对这篇日志的答复吧;这是最后一次,自此以往,这类被强加上纪念意义的计数周期更迭,我决计不会写下任何一个字,立此存证。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