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独孤

我向别人讲述了自己体认到的一种孤独:袒背伏身忍受针灸治疗的绵长痛楚之时,有一种巨大的孤独,占据了几乎全部的身和心。无法更清楚地描绘这孤独的具体感受,言语与之相比本就苍白无力,肌体各处不同的痛感有着细微却精准的差异,更无奈的是因疼痛而清明的心,感触如夹在高峡间的急流般奔腾怒吼,而最终述诸言语仅存“孤独”一词,于是,寄望别人感同身受实属太过离奇的奢望。

还能体认到孤独,我那自私又自傲的、与往昔一脉相承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孤独。成熟且老于世故的人就不再孤独了,取而代之的类似的感触应该是寂寞,或者还加上一些无奈。孤独是属于少年的,渴望被理解但一次次的失意经历终于让自己明白,正因别人不曾体认而未能理解才成其为自我的孤独;寂寞却是可以排遣的,缺失了的心,慢慢就不会在意用来填补缺憾的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渴求,填满了便完整了,这样就好。

More...

格局

关于一个人胸中的格局,用怎样的形容词来衡量比较合适呢?大小、高低还是宽窄?人们也似未达成共识,总之,大的、高的、宽的格局总是要好过小的、低的、窄的格局,可叹却是,自己恐怕并不具备好的格局,每虑及此,怅然与焦虑便如鲠在喉。

前些时日与叁哥谈及13时,我说13并非“雄心帝”。此言虽是事实,然而自己几时又是雄姿英发之辈呢?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或许少年时候也可谓志存高远,但同时也在那心性逐渐成形之际植下了许多“自隐”的萌芽,还未入世便已期盼着有朝一日的出世,阴郁忧伤的少年,这几乎是自己人生已定下的格调了。即使亲手翻开了属于自己的史诗的扉页,这宿命般的游历与冒险,更多是像随着节拍舞动,而非中流击楫、力挽天河的主动。

More...

关于悲情城市

有这样一座城市:喧闹,芜杂,暴躁,阴郁,破败,以及纷至沓来的不快记忆和挥之不去的忧伤往事。这样的一座城,对自己来说不是悲情城市又是什么?

More...

这里,仅存于梦境里

这几天,周围的世界被雨的水汽浸湿,直至深沉的梦境之中。夜的雨,雨的梦,梦中的境遇,那是最后和最终的秘密花园。

我在这里,在这里的凄风冷雨里,往事在萦绕,萦绕在这个时节砭入肌肤的凉意里,心神不宁。失落的乡愁,孤悬天尽头的海角乐园,there but never back again的宿命,极难积聚的决然与勇气。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