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

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托钵僧,以最简洁的方式生存在南亚次大陆残留的森林和沙漠中。不是在闹市纠缠着路人化缘的僧尼,而是在古文明的断壁残垣和野性未脱的森林村庄间游历、在沉静的尘世边缘细细体认时间的意义的行游者。

太阳升起又落下,日复一日,世界趋于灭亡,森林死去,王座倾塌、风化成砂;佛陀踏过用解散的长发铺地的泥泞,在莲花和长明灯的供奉下成为古远的往事;平庸的现世在浮躁中翻腾,人们化为时间的枯叶,旋即灰飞烟灭;遗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寂寥和颤动,远远地去了尘世的尽头,或者成为了岁月的孑遗,无人的布景,空旷,色泽渐次黯淡,鹰来了,终于,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或者,完全被时间消融。

More...

笃定而细腻

在南宁一周多的时间,许多时候可谓是“心乱如麻”。各种各样的思绪从四面八方泛起,相互冲撞、形成一幅幅狂乱的画面,让我应接不暇;而自己又很不擅长“多线程”的事务处理方式,于是,内心焦虑而郁结,一如那几日阴霾的天空,没有阳光,也没有星和月。

面对如此繁杂芜乱的局面,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焦躁,开始钻牛角尖、和自己斗气;慢慢地,平静下来之后,告诉自己要理出一个头绪来,然后才意识到,如果自己能够一一处理好这复杂的事态,那就意味着真正的成长和能力得到提升了。我知道自己正处于能力的一个瓶颈处,应当一鼓作气突破过去。

More...

如果宇宙都不是一切...

作为个体的人对于我们所在的时空来讲仅是沧海一粟,而这蓝色的星球在相当广阔的宙域中也不过是无声的蛮荒中的一株生命的独苗,一个稳定的星系对于宇宙本身来说又何足挂齿?再引入时间这个维度,从最开始到这个时候,时间的尺度是以亿年为单位的,我们的一生,甚至人类全部的历史,何其转瞬即逝。

宇宙,宏大到可怕,从明事开始,这个词就意味着一切

More...

曾如此相依相随

你我曾如此相依相随

天色却已近黄昏

(那么)

至少让我在这月光下静静入睡吧

入梦之后,至少记得,你我曾如此相随相依,如此足矣...

More...

遥远的风景

一想到这座城市、这个国家、这片大地甚至这个星球竟然有那么多的人散布在视野里或生活在能感觉到其存在的地方就实在觉得沮丧,因为如此数量的、为了生存苦斗的同类,让充满灵性的美感被割得支离破碎。寻常日子的“一花一世界”固然动人,但内心始终有种热望:想去辽远的地方,在惊心动魄的美景中站着入梦...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