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或许,那不是必需...

当每天的生活被各式各样的事务和思虑填满时,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怎么多愁善感了。这样说倒不是内心在渐渐迟钝,因为想做到许诺过的“笃定而细腻”(却主要是“细腻”、“笃定”还未寻得真切的信念...),依然能相当敏锐地把握住周遭稍纵即逝的微妙情绪,只不过,再精妙再美好的情绪,保持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了,来不及多愁善感便被迫为其他事务腾出思虑的空间和精力。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于是,剩下的只有见缝插针的时间片段和闪烁不定的情绪,所以,或许那真的不是自己的必需,至少现在不是,哎...

More...

坂上之云

一直迷恋有“温柔”起伏的原野,芳草凄凄的原野,没有树木的原野,像Nightwish那支完美的曲子“Last of the Wilds”里那样的原野。

这个世界虽然人太多了些,但总有近乎无尽的空旷所在散布各个彼方,即使在这个国度的这个区域是罕有之物,在其他国度、其他区域或许又是俯仰皆是的风景;只是,现阶段却很难随心所欲、得偿所愿。所以在这座连自然都已经不怎么自然了的城市,每天都途经一片这样的原野是一种怎样的幸运!

 

More...

纤细的时代

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我们中许多人的人生,或者这个社会,甚至就是人类文明本身,似乎已不可避免地朝着纤细、精致的方向急速发展。

先说说支持这个观点的一些表现好了(其实也算不上表现,说是自己的感受或者判断更合适一些):人们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自己身心两方面的舒适与安逸,所追求的人生目标比之于过去的人们,从他人和社会的福祉“回缩”到个人的欲望和幸福,集体主义、奉献精神、责任感的重要性在不断下降,这是个人主义的“辉煌胜利”。(由我来做这样的评述实在有些讽刺了,因为我自评极少有人的个人主义程度在自己之上...)

More...

关于角色转变和“童年”的结束

进入五月,职业生涯里个人意义上真正的考验到来。从去年入职起,就在自问:何时,以及要怎样才能独当一面?对于工作中不断遭遇的机遇与挑战,在第一个照面之时,总是未能做到尽善尽美,既有缺乏经验导致的措手不及,也有无所畏惧而产生的急躁冒进和理想主义,一言以蔽之:还没有将自己的角色从“孩子”转换至“大人”,哪怕在法律上自己早已成年。

我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有与我相似的体认,但接触的许多同龄人、甚至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人,已经以“大人”的身份很自然地立身处世了;而自己,虽然置身于一个相当不错的出发点,却因为角色的尴尬而觉得困惑,所谓进退失据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