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自由(续)——挣破习惯的意愿与实力

前文的结尾处,我以并不确定且缺乏信心的口吻说道:“这自由根本不是可以和任何体系撇清关系的,也就是说,夕阳中的自由不可能作为一种常态存在,它从未存在过吧...” 而且,在那篇日志中我并未就“自由”做出明确的定义,只是说不被任何体系所束缚,现在想来,并不成其为定义。

近来都早睡,能立即入眠固然不错,我却有个听上去颇为奇怪的经验:睡着之前的半梦半醒之境能想明白许多清醒时候难以领悟的事情。昨晚入眠前侧转反侧,接着之前的思绪在想关于自由的事。

More...

远方的寂静

难得的双休,除了搭了4站公车到图书馆附近吃饭(其实还是同一街区)外,哪里也没去,即使对于雨天云烟袅绕的山岭充满了向往也因缺乏行动力而怠于动身。消磨了许多时间躺靠在床上看书,继续读前段时间入手的《西班牙旅行笔记》,前面几节的内容其实在那本《鲜花的废墟》里涉及到了,但由于配的照片很好,让人重新对远方产生了憧憬与向往,所谓,“远方的寂静”。

More...

痛觉残留,富良野

两年前在一篇日志里提到了一个叫做富良野Furano)的地方,那里以漫山遍野的熏衣草和五彩的花田闻名,但我憧憬的是那里的山原啊:

 

More...

关于主观努力与客观环境,以及其他

基本上,毕业一年多的我们都过得不太好,各有各的苦闷和无助,所谓“苦逼的青年们”。上个星期天,B哥突然出现在深圳,晚上一起吃饭,和他谈了这段时间自己思考的一些问题(同样的话题在再之前也和娟姐探讨过,不过娟姐已经不是和我们处于人生的同一阶段、而是“过来人”了):

要改善境遇,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缺一不可,即是说主观上要努力、同时客观环境也要配合(或者说要顺应形势,不能“倒行逆施”)。首先自己能做到的是在主观上付出“100 and 10 percent”(110%)的努力,如果有成效则说明客观环境至少没有起负作用,如果依旧没有改观,那就换个客观环境。

这便是自己目前的状态,我要做到问心无愧,无论将来是怎样的局面、做出怎样的选择。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