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撞南墙

我都不知道自己重复过多少次了:“这个博客真的是人畜无害”,怎么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滥杀无辜呢?我知道自己有犬儒主义的倾向,只有在不公和不幸找上自己门来的时候才开始抗争,感觉非常悲哀...我无非是想拥有一个清静之地随心所欲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而已,敏感的、争议的内容从不涉及,毕竟是犬儒主义嘛,而且国外的域名和主机每月都要花好些个美元续费,招谁惹谁了?!之前用国内主机时,三天两头出事,于是自觉地滚到这“局域网”外边去了,结果依然是阴魂不散呐。

每次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必须逼着自己变成Geek;这次,在用CDNContent Delivery Service)修改了域名的NSName Server)后,竟然可以重新访问了,无论是不是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只要能重新访问了,就是我胜了,欢呼吧!

More...

积微,以及其他

只要不期待,即便是意料之中的不如意也不会觉得委屈。这是时隔一年之际的最大感悟;前面也说了,这就开始作为“大人”(与“小孩”相对应的那个意思,而非尊称)这一存在往前走,无需迟疑和踟躇。

这一周的前几天在思忖自己的气度(或者说,气量)问题,人大多“严于律人而宽于律己”,对人对事往往吹毛求疵,对自身的固执、偏颇却极难正确认识,而且即使意识到或者被指出问题也恼于承认,这很要不得。指正(或是指责)别人总是爽快的,一逞口舌之快的快感可谓“妙不可言”;我所谓的气度或气量指的是控制自己不随意发飙的修养,以及与自己内心住着的那个恶魔交谈并疏导负面情绪的修为,依然是成为绅士的修行。我绝不会是一个粗鲁的人,哪怕境遇再困厄也不坠风度,因为,冰永远冷、而玫瑰永远红。

More...

23岁

在24岁生日到来之前,我认定自己“只是”年方廿三;23与24,看上去只差一点,对我实际上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一旦24岁,就再也不能回避自己是个“大人”这个事实了。因此,我希望在许多年之后的回望之际,能够以充满信服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23岁这一年,我在历经了各种磨练之后终于步入了成熟之境 

这个本命年真的不好,既有消极的心理暗示,事实上也是“多事之秋”。路途崎岖,心境凄惶,运数多舛,这便是目下真实的写照。前不久悟出了这样的道理:“一生之中辜负自己的人何止十个百个,但这都无所谓,只要尽量少辜负别人便算是积德”,所以自己在这空前的低谷中唯有坚持“少辜负别人”的准则才能以问心无愧的态度面对接下来的变化和需要作出的决定。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