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与置身其间的我

总是容易陷入矛盾的心绪之中,一面悔恨着“虚掷的光阴”,一面又对不断加深着对其认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胆战心惊,人生实在是充满了无奈啊。

两年前在图书馆里第一次读到了这个词:社会达尔文主义,当时就意识到其可怖之处,却不知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它的漩涡。路确是自己选的,幸运的是自己还有退路,因此可以相对“游离”地观察、体认现代社会的这一特定环境对于个体的裹挟、冲击和压榨——人们的神态、人们散发出的戾气、人们言行间的焦灼、人们的麻木和倦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周围的环境将此奉为了圭臬,梦想其实已没有了容身之所。

More...

暮春,宁静的海

当日常所在的场所离海更近后,自己也更渴求着在傍晚时候看海,这样渴求了好几周,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云层在日暮时分开始积聚,有些惨淡的夕阳早早消失在云后(碰巧是春分啊...),宁静的海湾在习习晚风中翻起细细的无色海潮,一个人看海,混沌的海天间,庞大的思念无声地落在无面孔的人们的面上,巨大的海鸟悄无声息地飞过。

非常中意这样的氛围,我是有多么着迷海啊...

More...

柳桥慕情(序)

神思者(S.E.N.S)的专辑《Hotel Asia》里有一支强烈摇撼我心的曲子——Willow Bridge柳桥慕情),先是旋律本身的优美和渲染的幽深悲切氛围令人喟叹不已,然后又着迷于“柳桥慕情”这个名字,何其美好,不是吗?

垂柳依依的桥畔,被时光的雨雾濡湿、在岁月的朝晖夕阴里泛黄的隐秘心事悄悄退往鲜为人知的角落,惟有旋律在流转,那些曾经浸透了欢笑与伤痛的故事在一个一个的音符里溶解、消散,在柳桥深处的树荫里沉淀成后来人的莫名怅惘...

究竟是怎样的故事才撑起了如此动人的旋律!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