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The Sun In The Estuary

數日前,夢見了河口與海灣:又是一個白夜,向南步往空無一人、四下寧靜得讓人有些不安的河口(estuary),工業區宿舍樓間的小花園裡,有粉色和艷紅的繡球形狀的花,葦草靜靜搖曳,空氣中滿是水的氣息,沿著河的流向往海那邊走,最後卻是沒有水的河口,人也不見了影踪。

除了對海的迷戀,我極鍾情河口(或溪口),緣起大概是Enya的那兩隻曲子“the Sun in the Stream”和“Lothlorien”吧,雖然《魔戒》裡流經蘿林的金色溪流離海還很遠,但書裡依然有AmrothNimrodel發生在河口的悲傷故事,而第一首曲子在我腦海裡的印象早已定格為溪流入海處白色水鳥的鳴叫聲和隱約的弦樂了,不開玩笑,真的好想獨自“佔有”這幅場景,不僅在夢中。

More...

行紀——石峰

(不認為是心血來潮,至於突然開始用繁體字的原因,無非是希望重拾傳統罷了,而且對於這些認識卻不怎麼會寫的漢字,實在是愛不釋手哎...希望在年末時候能游刃有餘地使用繁體字吧。)

陽朔之行,本無任何期待,卻湧現些許的驚喜,以及諸多的思索。

More...

南十字(Southern Cross)

其实北回归线以南都能看见南十字的几颗亮星的,即便身在此地的我亦与君在同一片星空之下。清冷的星光洪流从古远的时空之外向我们投射而来,在我们的心扉间制造了无声的绝响,伸出手指,让微弱的星光尾迹穿透皮肤、筋肉和骨骼,留下一阵清新的刺痛,以此传达我的心意。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在异乡的岁月最思念的莫过于川东河谷与群山之间的淅淅夜雨,百转千回的巴山夜雨啊...

More...

行纪——楚歌

不经意的粲然绽放的容颜

风姿绰约

逆光中,吹起花的雪的风

又吹散了软软的蓝空里的云

我心,已不知所踪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