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蒼穹耳語無盡無垠

蒼穹耳語無盡無垠,我是多麼喜歡這個詞組~稍稍文藝一點的話,再輔以一以貫之的敏感和細膩,應該是能夠聽見那蒼穹無盡無垠的耳語的吧。完全可以作為一個標籤貼上:(無需言說的)驕傲。

冷冽的荒原,陰雲低垂,空無一人(或者,目中無人)。想來蒼穹的耳語應是神諭的一種,更或許與清越空寂的暮鼓晨鐘相似吧。繁華又如何?滾滾紅塵旦夕間變得索然無味,更對卑微瑣碎的人和事感到由衷的厭倦和鄙夷。驕傲啊,我的根深蒂固且無藥可救的驕傲,將把我引向何方?

 

More...

進退失據

我(即將)25歲,從事著IT/網絡行業的DAData Analysis,數據分析)工作,在各項成本高企的異鄉,(迄今)一事無成。這便是從職業角度的自畫像,人生苦短,由是頗為苦悶,尤其與同齡人做環比時。本來,找到方向然後去發奮已經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轉折點了,奈何心中太多旁騖,很難孤注一擲賭上自己的生活、去搏一份此間的立足資本;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向死而生”的決意,因此進退失據也不過是咎由自取罷了。

一句著名藏詩雲: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確,兩難的處境裡哪裡有什麼兩全其美的好事呢?

More...

曖昧的此時此刻的我

近日的離愁別緒紛至沓來,傷感總是免不了的,畢竟那些好時光甚至連重溫都不可能了;好在,好在基本了卻了遺憾,雖依依不捨、雖念念不忘,終究在別離之際是體面而瀟灑的告別,恰似這首《踏莎行》(晏殊):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画阁魂消,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