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1/3的此生

大約能想像25年前的誕生日那孩子被寄託的父母巨大的期待和喜悅,迎來送往間,25載的時光只在彈指間。這差不多是正常人生的1/3吧,“誰在玉關勞苦?誰在玉樓歌舞?”,父母以25載的勞苦保障了自己25載的逍遙,無數的感激此刻卻無以為報,嘆...

因此在接下來的這1/3的人生里,應負起自己的責任了,最是年富力強的歲月也意味著最有意義的付出。25歲的今天,離成熟之境還遠,然而時光賦予的緊迫感卻是與日俱增,習得做人做事的道理,沉鬱平靜,消融在胸中遊走的戾氣,自己去營造心安理得的狀態。

More...

所謂“言說不能的苦衷”

又是許久未寫博客了,好在近來各方面漸見起色,以盡量克制怨天尤人的踏實姿態充實著時光,也籍此努力達成“一點一點理解此生”的願望。這幾日在通勤的地鐵上繼續讀村上君的《在約定的場所》,對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的加害方——奧姆真理教成員的訪談記錄,其中幾段文字引發的感悟希望趁記得時記錄下來。

在採訪其中一位奧姆教信徒時,那位曾經的教師敘述了自己入教的理由:任何一個普通人在人生的某個時刻都會遭遇讓自己無力承受的空洞感,比如至親的辭世、摯愛的喪失等等,這也是大多數的出家者皈依的最初的緣由;凡夫俗子均有此困境,他們只是選擇了可以獲得解脫的道路罷了,而且,在修行過程中,內心的痛苦得到舒緩,充實而平靜。他還提到了讓內心失衡、變得空洞的物質主義,宗教性或是精神性的反思其實對於現代人來講是有必要的,作為一名奧姆教徒,他說的這些也應得到理解才是,我這樣以為。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