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詩意棲居

生活在別處》寫的是一個蹩腳的詩人的故事,雖然蹩腳,卻是個貨真價實的詩人。詩歌關乎才情,能否寫出動人的詩作主要取決於這方面的天賦;但寫詩的人(無論是否稱得上“詩人”)都可以選擇生存的姿態,所謂“詩意地棲居”。

回到那個蹩腳的詩人,雅羅米爾。詩的世界是近乎極端的純粹的、與夢境(迷夢)交纏、凝練的絕美的世界,甚至比音樂的世界更加讓人著迷,即是說,那是一個超凡脫俗的世界,請注意,是超凡脫俗。太過於沉迷其中大多會是悲劇的結局,要么混淆了詩與現實的界限而神魂顛倒,要么不堪忍受現實的凡庸走上絕路。或許對於寫詩人是解脫,但毫無疑問是悲劇。

More...

讀《洛陽伽藍記》

最近開始讀南北朝時期文學的巔峰之作《洛陽伽藍記》,專門買來豎排繁體版的註釋本,雖然進度緩慢,但心情卻出奇地平靜充實,一腳踏進傳統的氛圍,心中的某種東西似乎被喚醒了。

序言已然精妙無雙了:崩壞了的往昔金碧輝煌的名城,走獸飛鳥出沒的淒淒荒草覆蓋的街衢,或許昔年在此地尚有一段未了之緣。這便是方文山為“煙花易冷”填詞的緣由。

More...

Brave Soul

期望自己能擁有真正的“brave soul”,如天空一般遼闊,如烈風一般狂猛。喊喊口號不難,真正可貴的勇敢的靈魂,首要能“使顫抖的心堅強”,不因爭鬥與挑戰來臨而心悸不已。然後,能夠為了寶貴的目標全神貫注堅持到底,知道這對於我是難上加難,硬著頭皮頂上吧。

More...

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