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悲情城市

有这样一座城市:喧闹,芜杂,暴躁,阴郁,破败,以及纷至沓来的不快记忆和挥之不去的忧伤往事。这样的一座城,对自己来说不是悲情城市又是什么?

More...

这里,仅存于梦境里

这几天,周围的世界被雨的水汽浸湿,直至深沉的梦境之中。夜的雨,雨的梦,梦中的境遇,那是最后和最终的秘密花园。

我在这里,在这里的凄风冷雨里,往事在萦绕,萦绕在这个时节砭入肌肤的凉意里,心神不宁。失落的乡愁,孤悬天尽头的海角乐园,there but never back again的宿命,极难积聚的决然与勇气。

More...

功名误:聪明与精明 & 阳谋与阴谋

年轻气盛之人大多醉心于建功立业,如若不是如此必然会被说是老气横秋。功名,既是实际的生存保障,又是满足内心骄傲与虚荣的必需之物,有能力有志向尽管来取!

正因了如此,“功名误”三字,才如此振聋发聩。千年之前岳鹏举便叹道“三十功名尘与土”,若是因为一时执念走上歧途,此生就再不能回头了。虽然至今一事无成,却自认不是一无所获,一点一滴领悟与积攒做人与做事的道理,打磨自己的性格,完善自己的人格,在失意与蛰伏中增长洞察力,静待转机降临。

More...

出塞曲:君子直,可欺之以方!

“英雄骑马壮,骑马荣归故乡”——《出塞曲》,蔡琴(试听地址)。

我们的先祖,那些赫赫有名的边塞英雄:李牧(使胡人不敢南下牧马),蒙恬(秦长城),李广(飞将军)、卫青、霍去病(封狼居胥),魏武帝曹操(北击乌桓、鲜卑),杨爽(隋·大将军王),李靖、徐世绩(驱逐突厥),以及后来在抗战中依托长城狙杀日寇的中国军人,尽显中原民族的尚武与豪情,为了保护身后的家园和家人,与前来劫掠的异族侵略者奋战,慷慨共赴国难,在苦寒的塞上视死如归,守护着他们的良心。

More...

撞南墙

我都不知道自己重复过多少次了:“这个博客真的是人畜无害”,怎么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滥杀无辜呢?我知道自己有犬儒主义的倾向,只有在不公和不幸找上自己门来的时候才开始抗争,感觉非常悲哀...我无非是想拥有一个清静之地随心所欲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而已,敏感的、争议的内容从不涉及,毕竟是犬儒主义嘛,而且国外的域名和主机每月都要花好些个美元续费,招谁惹谁了?!之前用国内主机时,三天两头出事,于是自觉地滚到这“局域网”外边去了,结果依然是阴魂不散呐。

每次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必须逼着自己变成Geek;这次,在用CDNContent Delivery Service)修改了域名的NSName Server)后,竟然可以重新访问了,无论是不是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只要能重新访问了,就是我胜了,欢呼吧!

More...

积微,以及其他

只要不期待,即便是意料之中的不如意也不会觉得委屈。这是时隔一年之际的最大感悟;前面也说了,这就开始作为“大人”(与“小孩”相对应的那个意思,而非尊称)这一存在往前走,无需迟疑和踟躇。

这一周的前几天在思忖自己的气度(或者说,气量)问题,人大多“严于律人而宽于律己”,对人对事往往吹毛求疵,对自身的固执、偏颇却极难正确认识,而且即使意识到或者被指出问题也恼于承认,这很要不得。指正(或是指责)别人总是爽快的,一逞口舌之快的快感可谓“妙不可言”;我所谓的气度或气量指的是控制自己不随意发飙的修养,以及与自己内心住着的那个恶魔交谈并疏导负面情绪的修为,依然是成为绅士的修行。我绝不会是一个粗鲁的人,哪怕境遇再困厄也不坠风度,因为,冰永远冷、而玫瑰永远红。

More...

23岁

在24岁生日到来之前,我认定自己“只是”年方廿三;23与24,看上去只差一点,对我实际上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一旦24岁,就再也不能回避自己是个“大人”这个事实了。因此,我希望在许多年之后的回望之际,能够以充满信服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23岁这一年,我在历经了各种磨练之后终于步入了成熟之境 

这个本命年真的不好,既有消极的心理暗示,事实上也是“多事之秋”。路途崎岖,心境凄惶,运数多舛,这便是目下真实的写照。前不久悟出了这样的道理:“一生之中辜负自己的人何止十个百个,但这都无所谓,只要尽量少辜负别人便算是积德”,所以自己在这空前的低谷中唯有坚持“少辜负别人”的准则才能以问心无愧的态度面对接下来的变化和需要作出的决定。

More...

关于自由(续)——挣破习惯的意愿与实力

前文的结尾处,我以并不确定且缺乏信心的口吻说道:“这自由根本不是可以和任何体系撇清关系的,也就是说,夕阳中的自由不可能作为一种常态存在,它从未存在过吧...” 而且,在那篇日志中我并未就“自由”做出明确的定义,只是说不被任何体系所束缚,现在想来,并不成其为定义。

近来都早睡,能立即入眠固然不错,我却有个听上去颇为奇怪的经验:睡着之前的半梦半醒之境能想明白许多清醒时候难以领悟的事情。昨晚入眠前侧转反侧,接着之前的思绪在想关于自由的事。

More...

远方的寂静

难得的双休,除了搭了4站公车到图书馆附近吃饭(其实还是同一街区)外,哪里也没去,即使对于雨天云烟袅绕的山岭充满了向往也因缺乏行动力而怠于动身。消磨了许多时间躺靠在床上看书,继续读前段时间入手的《西班牙旅行笔记》,前面几节的内容其实在那本《鲜花的废墟》里涉及到了,但由于配的照片很好,让人重新对远方产生了憧憬与向往,所谓,“远方的寂静”。

More...

痛觉残留,富良野

两年前在一篇日志里提到了一个叫做富良野Furano)的地方,那里以漫山遍野的熏衣草和五彩的花田闻名,但我憧憬的是那里的山原啊:

 

More...

日历

<< 2019-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