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或许,那不是必需...

当每天的生活被各式各样的事务和思虑填满时,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怎么多愁善感了。这样说倒不是内心在渐渐迟钝,因为想做到许诺过的“笃定而细腻”(却主要是“细腻”、“笃定”还未寻得真切的信念...),依然能相当敏锐地把握住周遭稍纵即逝的微妙情绪,只不过,再精妙再美好的情绪,保持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了,来不及多愁善感便被迫为其他事务腾出思虑的空间和精力。我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于是,剩下的只有见缝插针的时间片段和闪烁不定的情绪,所以,或许那真的不是自己的必需,至少现在不是,哎...

More...

坂上之云

一直迷恋有“温柔”起伏的原野,芳草凄凄的原野,没有树木的原野,像Nightwish那支完美的曲子“Last of the Wilds”里那样的原野。

这个世界虽然人太多了些,但总有近乎无尽的空旷所在散布各个彼方,即使在这个国度的这个区域是罕有之物,在其他国度、其他区域或许又是俯仰皆是的风景;只是,现阶段却很难随心所欲、得偿所愿。所以在这座连自然都已经不怎么自然了的城市,每天都途经一片这样的原野是一种怎样的幸运!

 

More...

纤细的时代

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我们中许多人的人生,或者这个社会,甚至就是人类文明本身,似乎已不可避免地朝着纤细、精致的方向急速发展。

先说说支持这个观点的一些表现好了(其实也算不上表现,说是自己的感受或者判断更合适一些):人们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自己身心两方面的舒适与安逸,所追求的人生目标比之于过去的人们,从他人和社会的福祉“回缩”到个人的欲望和幸福,集体主义、奉献精神、责任感的重要性在不断下降,这是个人主义的“辉煌胜利”。(由我来做这样的评述实在有些讽刺了,因为我自评极少有人的个人主义程度在自己之上...)

More...

关于角色转变和“童年”的结束

进入五月,职业生涯里个人意义上真正的考验到来。从去年入职起,就在自问:何时,以及要怎样才能独当一面?对于工作中不断遭遇的机遇与挑战,在第一个照面之时,总是未能做到尽善尽美,既有缺乏经验导致的措手不及,也有无所畏惧而产生的急躁冒进和理想主义,一言以蔽之:还没有将自己的角色从“孩子”转换至“大人”,哪怕在法律上自己早已成年。

我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有与我相似的体认,但接触的许多同龄人、甚至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人,已经以“大人”的身份很自然地立身处世了;而自己,虽然置身于一个相当不错的出发点,却因为角色的尴尬而觉得困惑,所谓进退失据

More...

最好的年代

狄更斯的名作《双城记》的开篇早已被用滥了,但这句话依旧是最适合在这里引用的文字: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这是一个最坏的年代;我们都要上天堂了,我们都要下地狱了

我以为,现在就是最好的年代,从此以往,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年代了...

 

More...

关于阅历及社会经验

“人生难免有挫折”,这话倒是经常挂在嘴边,但真的要用来安慰自己时还是很苦涩的。人生的困厄,大概无论在谁也是无法避免的吧,可是之前我却并没有真正认同这个道理,凭空便持有了相当程度的自信,以为自己会一如既往地顺利下去,顶多会遭遇些小波折,那种真正的困厄理应与我绝缘。我揣摩,是常年的顺利终于导致了此次困厄的发生,因为自己实在太稚嫩,不开玩笑。

今天走在晨光明媚的路上我在想:或许我是具有做成许多事情的禀赋,然而许多事情的成功还需要相当的阅历和社会经验作为基础,如果没有就要有交学费、付出相应代价的觉悟,然后才能在吸取经验后逐渐做到游刃有余。克里希纳穆提如是说,“常年的强盛会滋生傲慢”;于我,则是“常年的顺利会滋生轻信”,所以付出了那代价。

More...

关于被选择的情绪,以及其他

前几天看到一种说法,适逢自己的情绪不断挣扎在对于工作和压力的抗拒和恐惧的时候,可谓及时:我们的情绪其实并不由外部因素——比如糟糕的运气、旁人的粗俗举止或与其相反的顺利——所决定,而是出于我们自身的主观选择,即是说,我选择积极则表现得积极,选择消极则表现得消极,与外界无涉。

就假如这是事实吧,那么,就先说服自己不去想一件事的负面因素,只给自己正面的、积极的心理暗示,做出情绪上的选择。感觉有些“自欺欺人”,但也无所谓了,因为似乎真的有效果,情绪被说服了,“被”做出了积极的选择。希望接下来这方法能够持续见效,需要在工作中由正面情绪指引向前。

More...

四月三两事

四月,大好的月份,只不过,今年的雨季来得好晚,本应是雨(雪)霏霏才应景啊...开始的画面,阿斯兰·萨拉Athrun Zala),隐忍而温柔的少年:

 

More...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

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托钵僧,以最简洁的方式生存在南亚次大陆残留的森林和沙漠中。不是在闹市纠缠着路人化缘的僧尼,而是在古文明的断壁残垣和野性未脱的森林村庄间游历、在沉静的尘世边缘细细体认时间的意义的行游者。

太阳升起又落下,日复一日,世界趋于灭亡,森林死去,王座倾塌、风化成砂;佛陀踏过用解散的长发铺地的泥泞,在莲花和长明灯的供奉下成为古远的往事;平庸的现世在浮躁中翻腾,人们化为时间的枯叶,旋即灰飞烟灭;遗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寂寥和颤动,远远地去了尘世的尽头,或者成为了岁月的孑遗,无人的布景,空旷,色泽渐次黯淡,鹰来了,终于,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或者,完全被时间消融。

More...

笃定而细腻

在南宁一周多的时间,许多时候可谓是“心乱如麻”。各种各样的思绪从四面八方泛起,相互冲撞、形成一幅幅狂乱的画面,让我应接不暇;而自己又很不擅长“多线程”的事务处理方式,于是,内心焦虑而郁结,一如那几日阴霾的天空,没有阳光,也没有星和月。

面对如此繁杂芜乱的局面,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焦躁,开始钻牛角尖、和自己斗气;慢慢地,平静下来之后,告诉自己要理出一个头绪来,然后才意识到,如果自己能够一一处理好这复杂的事态,那就意味着真正的成长和能力得到提升了。我知道自己正处于能力的一个瓶颈处,应当一鼓作气突破过去。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