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阅历及社会经验

“人生难免有挫折”,这话倒是经常挂在嘴边,但真的要用来安慰自己时还是很苦涩的。人生的困厄,大概无论在谁也是无法避免的吧,可是之前我却并没有真正认同这个道理,凭空便持有了相当程度的自信,以为自己会一如既往地顺利下去,顶多会遭遇些小波折,那种真正的困厄理应与我绝缘。我揣摩,是常年的顺利终于导致了此次困厄的发生,因为自己实在太稚嫩,不开玩笑。

今天走在晨光明媚的路上我在想:或许我是具有做成许多事情的禀赋,然而许多事情的成功还需要相当的阅历和社会经验作为基础,如果没有就要有交学费、付出相应代价的觉悟,然后才能在吸取经验后逐渐做到游刃有余。克里希纳穆提如是说,“常年的强盛会滋生傲慢”;于我,则是“常年的顺利会滋生轻信”,所以付出了那代价。

More...

关于被选择的情绪,以及其他

前几天看到一种说法,适逢自己的情绪不断挣扎在对于工作和压力的抗拒和恐惧的时候,可谓及时:我们的情绪其实并不由外部因素——比如糟糕的运气、旁人的粗俗举止或与其相反的顺利——所决定,而是出于我们自身的主观选择,即是说,我选择积极则表现得积极,选择消极则表现得消极,与外界无涉。

就假如这是事实吧,那么,就先说服自己不去想一件事的负面因素,只给自己正面的、积极的心理暗示,做出情绪上的选择。感觉有些“自欺欺人”,但也无所谓了,因为似乎真的有效果,情绪被说服了,“被”做出了积极的选择。希望接下来这方法能够持续见效,需要在工作中由正面情绪指引向前。

More...

四月三两事

四月,大好的月份,只不过,今年的雨季来得好晚,本应是雨(雪)霏霏才应景啊...开始的画面,阿斯兰·萨拉Athrun Zala),隐忍而温柔的少年:

 

More...

关于后摇(post-rock)和托钵僧

其实我一直都想做一个托钵僧,以最简洁的方式生存在南亚次大陆残留的森林和沙漠中。不是在闹市纠缠着路人化缘的僧尼,而是在古文明的断壁残垣和野性未脱的森林村庄间游历、在沉静的尘世边缘细细体认时间的意义的行游者。

太阳升起又落下,日复一日,世界趋于灭亡,森林死去,王座倾塌、风化成砂;佛陀踏过用解散的长发铺地的泥泞,在莲花和长明灯的供奉下成为古远的往事;平庸的现世在浮躁中翻腾,人们化为时间的枯叶,旋即灰飞烟灭;遗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寂寥和颤动,远远地去了尘世的尽头,或者成为了岁月的孑遗,无人的布景,空旷,色泽渐次黯淡,鹰来了,终于,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或者,完全被时间消融。

More...

笃定而细腻

在南宁一周多的时间,许多时候可谓是“心乱如麻”。各种各样的思绪从四面八方泛起,相互冲撞、形成一幅幅狂乱的画面,让我应接不暇;而自己又很不擅长“多线程”的事务处理方式,于是,内心焦虑而郁结,一如那几日阴霾的天空,没有阳光,也没有星和月。

面对如此繁杂芜乱的局面,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焦躁,开始钻牛角尖、和自己斗气;慢慢地,平静下来之后,告诉自己要理出一个头绪来,然后才意识到,如果自己能够一一处理好这复杂的事态,那就意味着真正的成长和能力得到提升了。我知道自己正处于能力的一个瓶颈处,应当一鼓作气突破过去。

More...

如果宇宙都不是一切...

作为个体的人对于我们所在的时空来讲仅是沧海一粟,而这蓝色的星球在相当广阔的宙域中也不过是无声的蛮荒中的一株生命的独苗,一个稳定的星系对于宇宙本身来说又何足挂齿?再引入时间这个维度,从最开始到这个时候,时间的尺度是以亿年为单位的,我们的一生,甚至人类全部的历史,何其转瞬即逝。

宇宙,宏大到可怕,从明事开始,这个词就意味着一切

More...

曾如此相依相随

你我曾如此相依相随

天色却已近黄昏

(那么)

至少让我在这月光下静静入睡吧

入梦之后,至少记得,你我曾如此相随相依,如此足矣...

More...

遥远的风景

一想到这座城市、这个国家、这片大地甚至这个星球竟然有那么多的人散布在视野里或生活在能感觉到其存在的地方就实在觉得沮丧,因为如此数量的、为了生存苦斗的同类,让充满灵性的美感被割得支离破碎。寻常日子的“一花一世界”固然动人,但内心始终有种热望:想去辽远的地方,在惊心动魄的美景中站着入梦...

More...

秋叶原

本来,生活在一个广阔的国度,对于季节的变化应该相对迟钝才是,只是,已然迟钝了十数年,怎能再令良辰美景悄然逝去?

春天的风光,秋天的落叶,交错的时空,梦境的现实,现实的梦境,我们行走在真正的“秋叶原”上,飘落还未枯萎的黄叶铺地,道路通往明媚的地方,一千条开满鲜花、空气中洋溢着芬芳的小径,都指向同一个乐园,在海边,在睡梦中,在甜蜜的笑容中。

More...

杨柳风

春天看来已经回来了,能从空气中嗅到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味道。每年的这个时候,家那边的油菜开花了,明黄的色泽与机场高速两旁如霞般盛开的樱花是故地春日的前奏;而这里,带来消息的是杨柳风。

这里并没有杨柳,路边栅栏上叫不出名字的橙色的花整个冬天都在怒放,她们骄傲地直面来自北国的冷空气;笔直的木棉开始落叶了,再过不久,火红的火炬便会在枝头熊熊燃烧,那时便是春日这华彩乐章的高潮了;而现在,从南方海上吹来的风,已经将寒气尽数驱散,所谓“吹面不寒杨柳风”,恰如其分。在这样清冽的风中,我觉得很开心,周围的一切变回明净的状态,毫不芜杂,这于我是极其珍贵的。

More...

日历

<< 2019-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