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光影

  

在今冬最是凌冽澄澈的早晨,我邂逅了日志开头的那幅景象。

一直迷恋这种画面:后现代的静寂,灭却热度的光,无人的布景,巨大森然的轮廓,空阔而荒芜,还有飞鸟和流云。钟情的原因却不知如何说起,实在莫名其妙呐...可是却十分向往,向往废弃的巨厦厅堂里斜阳倾泻下的光和影,依然是光的原因,刺伤人心、积聚泪水的辉煌和凄惶。

More...

鹰来了!

昨天下午和朋友在离海不远的巨厦间看见两只展开巨大双翼的黑鸟从高楼“峡谷”间掠过,在交替的霏霏冬雨与淡淡冬阳的猎猎北风里,我们聊起了。我当然知道,这附近是有的。

Tom告诉我们,他见过一只在清晨的大道上无视轰鸣的车流觅食的大鹰,那低空掠食的英姿有种尊贵的气度。小萱也说曾有只翼展惊人的鹰从宿舍楼顶滑翔过去,有人在那一瞬间真切地感受到了那黑色的羽翼遮住阳光投下的阴影。可是,再怎么近距离邂逅,鹰这种生灵,于我们依然是故事中的角色。

More...

1984年的逃亡

先说明一个情况:“松赞林寺之路”今起进入第二个章节(算上序章“泥尘”则是第三个章节),我将其命名为“迷梦”,内容主要来自醒来后能记起的破碎梦境,想做个dreamcather;然后继续一个疑惑:为什么《1984》在中国不是禁书?百思不得其解。

二者结合,梦境的残片加之心的触动,让自己触及了一向回避的话题,是为《梦境·1984年的逃亡》。

More...

亮得耀眼,钝若利刃

头脑的钝感和无数想要诉说的话语像两支势均力敌的大军,在脑海里激烈地交战着。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局限的:平日工作上的思虑几乎占用了头脑全部的“内存”,已经没有余裕去激活内心诉说的欲望;此外,身体状态如果处于平均水准之下,再多的思绪,要找到合适的宣泄通道也已经是力不从心了。好像头脑中有块橡皮擦,不断将快要成像的思绪轻轻擦去,将我扔到一个日暮途穷的境地里。

再难也还要坚持写,要执着地与橡皮擦作战,匪夷所思...

More...

To the Indian Sea

这曲“To the Indian Sea”正是如此,不可抑制的喜悦;而这份喜悦,正是自己克服焦虑从容下笔的原因和动力。如果没有真切地与这份喜悦产生共鸣,再多话语也不过是虚情假意而已。3分20秒,请记住这个时间,喜悦的光芒从海平线的尽头浮现,远航,罩在玫瑰色的梦幻里了...

More...

约定的再结成

晚上阴差阳错在一年后的今天又观看了团委的歌会,很多展示班级情谊的歌曲,的确颇为唏嘘。这几天一直在玩味一个词:再结成,(失去之后的)重新凝聚。“岁月无声”里有这样的歌词“沙不怕风吹,在某天定会凝聚”,我这样理解,如果能胜过时间,某些已然失落之物亦可再现,再结成。

B哥、叁哥、小马哥以及娟姐的“小团体”,定会再结成,于未来的某刻相聚。

“翡冷翠”的各位,小甘、小冯、万之,也定会再结成,于未来的某刻再次并肩作战。

自己错失在毕业典礼上的06电商诸位,也定会再结成,5年为期。

More...

星光

“烟尘”时期已经结束了,生活也好,长诗也好,都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所谓“星光”。我以为并无必要解释这个时期命名的由来,一种心境而已,或者说,是一种比喻,因为星光已经倾泻下来、将我包裹。

每当夜幕降临,那夜星光鲜明触感便急切地摇动着我的心;在这渐渐生发出来的喜悦与羞涩中,继续行进在自己的“松赞林寺之路”上。要阅读,在宁静的心境里等待那暖色的温柔充盈心房。

More...

喜怒不定的魑魅魍魉又找上了我,或者说,它们归位到了我这里。喜悦之时抑制不住要变成一只火红色的妖怪,愤怒之时更是可以做到用极为冷静的决断撕碎他人小小的希望、几无怜悯。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往相当负面的方向滑去;人生依然在往前行进,然而,却踏入了战车轰隆冲过的轨道里,碾碎了泥尘里的娇弱之花。

I could not look back, you'd gone away from me

I felt my heartache, I was afraid of following you

When I was looking the shadows on the wall

I started running into the night to find the truth in me

More...

日光倾城思蒹葭

昨晚在想《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首古远的诗收录于《秦风》,描绘的是千年前关中渭水河谷的风情,寒霜初降,晨间的河谷滩涂弥漫着淡淡的阴翳,水泽间的寒意,扑面而来。这景象很能勾起忧伤的思绪:岁月远去了,容颜老去了,草木枯萎了,希望也沉睡了。

 

More...

烟尘

没写日志的日子里,依然在写蹩脚的“诗”,若即若离地绕着“松赞林寺之路”这名字转着小圈,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类似的愿望和思绪;希望一直坚持练习,在一个时期内定下一个基调(篇章名),然后合成一个小集。而第一个集子,是为《烟尘》。

依然是在做文字的实验,并非有意为之,某些小节有了押韵,或许这对于自己所追求的意象和技巧提升不大,但却能取悦读诗的人。

More...

日历

<< 2018-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