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唏噓地感慨一年年

已是大年初三了,臨出門吃飯前有些愧疚地點開網站鏈接,意外地發現域名“estel.me”竟然已經過期了,趕緊續費。雖然日誌更新間隔時間越來越長,但這個個人網站的存在卻絕對有意義的。博客(blog),在今天看來是早已落伍的網絡技術,然而,卻是我可以完全掌控其存續以及維護的產品,在我的人生中,這種不變的延續性本身已經很珍貴了。

More...

書評:《山精靈普克》(Puck of Pook's Hill)

最近閱讀量相當可觀,當然,都是kindle的功勞。值得一提的“成果”有:阿西莫夫的《基地(七部曲)》、海明威代表作《老人與海》、黑塞作品集《荒原狼 & 彼得·卡門青》以及吉卜林的這本《山精靈普克》。

More...

高棉行紀

在返航飛機的最後一排,一口氣讀完了在暹粒書店經過反复思想鬥爭最終選擇買下的《BOPHANA》,值飛的吳哥航空的機組成員、那些年輕卻並不快樂的高棉容顏,作為這個國家災難後成長起來的一代,歷史的悲情與恐怖在她們的人生留下了什麼,我想了解卻無從開口搭話,因為書裡說,當局的刻意宣傳使得年輕一代的柬埔寨人相信那災難的源頭是中國人和越南人,而飛機上這百十號素質實在太差的國人又能給“友邦”國民帶來什麼好印象呢,所以,真的毫無天朝上國的虛無的自豪,僅僅是個庸俗的暴發戶罷了。

當得知有可能會去柬埔寨這個國家時,交織的心情是顧慮與期待,顧慮其貧苦國情卻期待整體意義上的冒險經歷。當然知道金邊、法國殖民統治、西哈努克、紅色高棉、吳哥窟這些柬埔寨的標籤,但更在意的是這個在官方口吻上與中國異常友好的國家究竟是怎樣,生活在那塊土地上的千千萬萬的高棉人懷著怎樣的心情在生活,不能說我是在憐憫,應該是一種悲憫的心情吧,哪怕別人並不需要、不會領情。

More...

此地何地

近來去了很多此前不曾去過的地方,或者說,是在異地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且不論這狀況是好是壞,已經有些反常了:屢屢想著要去哪裡或做什麼時,猛然意識到自己根本不在深圳;半夜與早晨醒來時,也往往一下子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需要想想才搞得清楚此地何地。開始將遠行的狀態默認為常態,意識不到自己處於差旅之中;馬不停蹄的空間切換也使得自己陷於一種輕微的混亂。

More...

死生契闊

以為永遠失去的,其實總是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此生的某處,比如,夢裡的失而復得與無可奈何。年少時總在不經意間致力於“造神”,將少年時最珍視的作為那些神話中的存在,高山深谷中的神女,遙遠海岸的寧靜世外之地,抑或巴山夜雨的漫天哀愁,諸如此類的縹緲的心緒與理想。

終究是在現實中失去了一度擁有的珍寶,永遠地在現實中失去了,and then there were none.時間是效果很好的膠合劑,再長再深的傷口都能癒合得天衣無縫,但總有深入心底的悲痛,終其一生也無法消去。以為可以釋懷,但冷夜夢迴時依然令人神傷,無論已經走在哪條路上、走到了哪個階段、距離那時那地有多遠,悲痛始終是同質的。然而,這總歸是純粹個人意義上的東西,與任何他人都沒有關係。

More...

重返秘密花園

在農曆年的最後一天金色的斜陽中,用kindle讀完了《秘密花園》Secret Garden)的原著,距離初讀此書譯文時的中學時代,可謂是轉瞬十年了。

所以說我一直都很孩子氣呢,這本童話竟然在自己的少年時代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深化著“終有一日建起自己的秘密花園”的夢想,將之視為自己的“心靈祕境”(heartland)。甚至對於花園的模樣都有相當具體的設想:海邊溪谷,沙土上佈滿香草與繁花,轉過塵土飛揚的鄉間小路,陽光之下圍牆背後的寂靜花園;夜深之後,月亮從海面升起,白色的飛鳥流轉起舞,有清越的弦樂飄揚。

十年之後,意識到這個夢想並非遙不可及,在女友的家鄉,一望無垠的平野,海濱寂寥的漁港,或許只要下定決心,是完全可以擁有一座秘密花園的。但問題是,這究竟是一個年少時的夢呢,還是可以努力為之的現實?有些哀傷地一想,不言自明啊。

More...

雲中漫步(續)

here I walking in the air, people far below are sleeping as we fly...

歌裡是這樣唱的,但實際上是我在睡夢中漫步雲端,不是御風飛翔,而是憑空踏起“迷仙步”,超凡脫俗。夢裡是在迷濛的舊故里郊外的山巔半廢棄的林苑中,聚集了因困於生計而焦慮凶狠的人群;我有著傳聞服下即可憑虛御空的丹藥,數次幫助困境中的人們從這雲端的廢城脫身,白色雲煙之下,長河東去,大地沉寂無言。

More...

悲情城市(續)

在以購物讓利為噱頭的聖誕期間、十分偶然地又去了一海之隔的香港,確切地說,是又去了新界西北部的元朗。這次是自己初次從深灣大橋進入新界,搭乘城巴從山巒間遠遠眺望被稱為“悲情城市”的天水圍,然後沿著青山公路抵達依然離邊境不遠的元朗街市。此次之行,因為才讀完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的《鄧小平時代》,對於香港這個特殊的存在有了更為貼近的理解,甚至,因此考慮了自己微渺的人生與命運。

More...

所謂“環境”一詞的不同內涵

 “一入侯門深似海”,夏天結束的時候,開始有了這樣比較誇張的感慨。

一家企業在行業中忘記了自己的初衷是很可怕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即是對自身使命和社會責任感的背棄;當然,這只是我自己的感慨和見解,也許企業在發展過程中並沒有去想這些,畢竟生存下去才是第一位的。

More...

遙:遙遠的距離,遙遠的回憶,遙遠的音訊。夢境與現實的兩隔。

終於憑藉自己的意志進入了一個真正想要從事的行業,開始著手做著自己能夠做的工作,相比於之前幾年近乎“隨波逐流”的情境,可謂一個新的世界。久違地再次去了上海,夜雨中具有年代感的街道、房屋在梧桐樹的點綴下,使人產生了一種懷念的感覺,哪怕實際上自己不曾經歷過那些年代的那個城市。說句題外話,同是國際級城市,上海的國際性體現在各方面的來自國外的元素融入城市當中,而深圳的國際化卻是中國高速現代化的縮影,總之,達成國際性的途徑不同。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