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無題,無妨

真是久違了啊,即使一直都想寫來著。

雖中途有“十一”假期喘息,整個的身心狀態還是在一年的這個時候陷於谷底,霜降,倒是挺應景。

這期間發生了很多好的事情,我願意稱之為“奇蹟”,以至於自己開始相信這個世界其實並非那般平庸,奇蹟般的重逢和邂逅,明年的話,應該可以親手培育出自己鍾情的曼殊沙華和秋櫻,然後不久之後又可以重新與曾經的隊友一起踢球,諸如此類,並非什麼了不起的事,卻都令人深感喜悅。

More...

雲煙盡處

常年生活在熱帶,對於炎熱似已遲鈍,直到抬頭望見一方亮麗的藍空時,才意識到,夏天又到了。

近日每天都目送很多很多的雲被高天之上的大風驅趕著向北飄去,各種各樣的雲,雲堡,雲山,雲絮,雲霞,雲煙...啊,過眼雲煙吶。那年夏天,聽人以頗為“冷酷”的口吻用這個詞組形容終將離別的人與事,彷彿信以為真就不會因為離別甚至“反目成仇”而傷心欲絕。

More...

“你就是希望”

乃木坂46有一支歌曲叫做《君の名は希望》(你就是希望),對於此時此刻且以“Estel”為名的我來說,反應心境是再恰當不過了。在已經焦頭爛額、忙到沒了朋友的境地裡,別忘了自己就是自己的希望。

不清楚想要什麼、然而卻清楚不要什麼,這樣的人生太可笑。但因苦難和挫敗,人生的痛點總歸能夠找到,好在還不是太晚;問題在於以自己多謀寡斷、不加以刺激就安於傲慢自得的性格,掙脫泥濘何其困難。總在投機取巧地做出一系列功利性的選擇,從未真正考慮去做自己真正想要去做的工作,這當然與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和對成功的定義有關,但具體到自己,其實是可以不必過多在意“烏合之眾”對於自己的評定的,想想也是,“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不是非要不可,反正都不會開心,無論過程還是結果都是,何苦呢?

More...

無聲的夢

夢境之美,與聲無關。一個沒有雜質、能夠體認到純然欣喜的世界。

稍稍有些極端地想,美夢應無聲,成真的夢境也應無聲,且應空無一人。我植根於骨子裡的反人類傾向至此已是個人意義上的登峰造極了,對於人與人溝通的失望以至無望。

More...

雨後的星

走去車站的路上,黃昏時那一陣狂暴的豪雨已經過去、只有作為結尾的淅淅瀝瀝的細雨。果然是突如其來的風暴,暴雨過後,呼嘯的風在高天之上衝撞,將雨雲趕去遠處,露出了清朗的夜空,仰頭時,幾點星芒閃耀著冷冽的清光,那一刻,至少那一刻,我想我獲得了拯救。雨後的星。

More...

轉瞬洛陽城

巨大的歡愉在一瞬間不經意到來,幻化成觀景長廊的奔馳著的城鐵左側,是遠遡至詩經時代美好的牧野,和煦的風迎面吹拂,歲月角落裡的永恆與寧靜,再沒有比這更好的風景與心境了。

我終於到達了洛陽,永恆的依巴拉度。

More...

致十年後的我

2024年,即將年滿37歲的你,被時代的洪流裹挾到何處了呢?“生我何用?不能歡笑。滅我何用?不減狂驕。”人生的苦難在自己26、7歲時開始逐漸真切地體會到,到彼時應已登峰造極了吧。悲涼的況味在胸腔裡衝蕩,時間將泯滅的夢想化作消逝的風,昔年無盡唏噓的往事不再介懷,年少時立下的志向也淪為讓眼眶發紅的笑談。這便是人生,苦痛的人生。

可悲可憐的你,堅韌不拔地撐起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吧。責任,成熟,倚靠,安身立命。

More...

暮色徬徨

片刻之前的閱讀,書中一段敘述不經意觸動了內心,數日前的夢境、其中蘊藏著的重現的記憶,如果不趁心依然在顫動之時留下記錄,將是多令人扼腕的遺恨。

我夢見了一道俯瞰如鏡般水面的、在夕陽包覆裡空無一人的安詳的草坂

More...

神的貝雷帽

“假期(之所以加引號,是因為其間自己其實焦慮難安,幾乎沒有調養身心的效力)看了一部僅一話的新番日劇《神的貝雷帽》,由AKB48的王牌大島優子(Oshima Yuko)出演的、關於漫畫之神手冢治虫(Tezuka Osamu)的影片。

More...

追憶,時間之嵐

時間的嵐,山間的風,總讓人沉湎往事,當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又是一年秋至了。纖巧的月牙無聲出現在淡雲流瀉的暮空,夜間的風已有些許涼意,空氣中似乎縈繞著微妙的思緒,陰陽之氣在交接,一天一天地,嗅著這樣的變化。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