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初心

躊躇,猶豫,進退失據,這樣的心理狀態不知道會持續到何時。心不甘情不願地隱忍,有意識地尋求對策,對其他可能性捉摸不透地評估,身心的雙重疲敝,總感覺人生是真切地卡在這裡了,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呢...

已經忘了很多事情的初心了吧。凡事發軔時的心志都是純粹的,而且大抵也是積極的,宛若初升的朝陽,即使光芒還在萌芽中也有著燃燒一切的野望。於我,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力量能在一件事情上做到什麼程度,想印證自己的禀賦發揮出的成果。雖然有些傲慢,但還是相當積極的,這樣的初心。

More...

庭山賦

對自然的嚮往,寄情方寸間的精妙,確是道家風骨。然而這座巧奪天工的園林卻毗鄰梵鐘鳴響的伽藍,且彼時的洛陽城幾可謂之佛國,是否禪意也已潛移默化呢?從時間上推算,差不多是達摩北渡、將禪宗傳至中土的時期。枯寂的禪意,又將怎樣浸潤這些漢化不久的鮮卑兒郎呢?

盛景不再,扼腕嘆息。畢竟,那是近乎神話的古遠故事。

More...

人間失格

太宰治的代表作《人間失格》在日本應該算鼎鼎大名的作品吧,雖然我第一次聽說是讀《挪威的森林》,村上藉著渡邊的口對其人其書謔笑了一番。因為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出身,不同的經歷,“文人相輕”並不奇怪;不過我卻因此對這本名字有些奇怪的小說產生了興趣:“失去在人間存留下去的資格”,何故?

就作者和主人公大庭葉藏來說,他們的人間失格是因為人生的虛無,當衣食無憂又毫無目標時,已經是苟延殘喘了。無需承擔什麼責任,命運剛硬的殘酷之力與之擦肩而過,取而代之的是陷於無所事事的清醒的懦弱,一步一步走向由虛無編織的羅網。

More...

不可饒恕

正體字,殘體字。

繁体字,简体字。

作為在蒙童階段即被剝奪了漢字傳統之美的吾輩,這實在是痛心疾首。不可饒恕。

詩意棲居

生活在別處》寫的是一個蹩腳的詩人的故事,雖然蹩腳,卻是個貨真價實的詩人。詩歌關乎才情,能否寫出動人的詩作主要取決於這方面的天賦;但寫詩的人(無論是否稱得上“詩人”)都可以選擇生存的姿態,所謂“詩意地棲居”。

回到那個蹩腳的詩人,雅羅米爾。詩的世界是近乎極端的純粹的、與夢境(迷夢)交纏、凝練的絕美的世界,甚至比音樂的世界更加讓人著迷,即是說,那是一個超凡脫俗的世界,請注意,是超凡脫俗。太過於沉迷其中大多會是悲劇的結局,要么混淆了詩與現實的界限而神魂顛倒,要么不堪忍受現實的凡庸走上絕路。或許對於寫詩人是解脫,但毫無疑問是悲劇。

More...

讀《洛陽伽藍記》

最近開始讀南北朝時期文學的巔峰之作《洛陽伽藍記》,專門買來豎排繁體版的註釋本,雖然進度緩慢,但心情卻出奇地平靜充實,一腳踏進傳統的氛圍,心中的某種東西似乎被喚醒了。

序言已然精妙無雙了:崩壞了的往昔金碧輝煌的名城,走獸飛鳥出沒的淒淒荒草覆蓋的街衢,或許昔年在此地尚有一段未了之緣。這便是方文山為“煙花易冷”填詞的緣由。

More...

Brave Soul

期望自己能擁有真正的“brave soul”,如天空一般遼闊,如烈風一般狂猛。喊喊口號不難,真正可貴的勇敢的靈魂,首要能“使顫抖的心堅強”,不因爭鬥與挑戰來臨而心悸不已。然後,能夠為了寶貴的目標全神貫注堅持到底,知道這對於我是難上加難,硬著頭皮頂上吧。

More...

2 Songs

回到溫暖和煦的此地之前唱了兩隻歌,兩隻老歌,所謂“歌以詠志”。一隻為了懷念,一隻卻預兆了未來(始料未及)...

滾滾紅塵》是愁腸百結,對應著過去的歲月裡所有的無奈和憂鬱,尤其細看了這個時節淡淡嵐煙繚繞的寒江與河谷,沒有出口的舊時光,注定沉澱到江流深處,像濕潤的細砂一般漏入破碎的心間。

More...

吞噬天地

日本的創世神話裡有一條大蛇(Orochi),恰逢農曆蛇年即將來臨,所以標題算是應景。無論從何種意義來說,“蛇”這一意象都難以與吉祥如意扯上關係,就個人來說,新的一年恐怕會在自己人生和時代的浪潮裡被裹挾著前行,命運如大蛇般吞噬天地,吞噬的是我的天地,我的世界。

More...

定位

時間進入新的一年,由是也為自己的人生尋得一個"翻開新篇章"的契機,正如父親所說,應該要"定位"了。

因為不滿於現狀、且仔細思慮了自己的種種狀態與條件,其實對於往後一段時期的目標以及達成方式至少有了大致的思路,雖然還涉及到在“異鄉”和“舊故里”的羈絆產生的搖擺與不安,總之的確到了自己人生的一個十分重要的關口:想過怎樣的生活?如何兼顧到各方面?以及要怎樣提升達成目標的把握?

More...

日历

<< 2017-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