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柳橋慕情【第四回:十一月的君王】

始料未及卻早已註定的“無聲的話別”,正如風之後是彤雲,雲之後是冷雨,雨之後是寒月,月之側是孤星,星之後是煙嵐,嵐之後是暖陽一般,只是多少有些悵然而已。但是確信某日定會重聚,再飲下一杯烈酒,無論各自境遇有何地覆天翻的變化都罷。所以不以此為終章,這名為《柳橋慕情》的個人的“時代劇”。

 

More...

語焉不詳,個人主義...

莫言對於長篇敘事的文字把控能力是其獲獎的關鍵原因,這能力同樣存在於此番“惜敗”的村上春樹,所謂傑出大概具體指的就是這個。

因為沒讀過莫言,所以還是繼續就村上君談點什麼好了:《且聽風吟》裡,主人公那綽號“鼠”的朋友說自己想寫小說的初衷是希望就動人的風及其撩人情思的氛圍寫點什麼,此般的衝動。對此我很是理解,畢竟,並非每個人都有成為小說家的才能(哪怕其門檻大大低於成為詩人...),然而卻有許多人在某時產生寫的衝動,遺憾的是,最終結果往往是語焉不詳的只言片語,以日記或者博客的形式,話至如此著實令人想要捧腹大笑呢~

More...

一期一會

在遠方,在風和光裡,稍不注意便晃了神,或者是那座城市太過於宏大、自己這一存在太過於微渺,總之無法全面把握那裡於我的意義。從根本上所產生的疑惑,使得大多數事情看上去只是細枝末節而已,雖有必要,卻不知這一切將把自己導往何方。找到共同的意義之前,不過是“一晌貪歡”。

一期一會的珍貴之人,並立在蒼茫的寧靜海濱,意義的話,總有找尋的辦法可想的吧。

 

More...

わからない

戾氣和喧囂,此二者總是狼狽為奸的,尤其在眼下。這個世界從整體上來講基本上是與“溫情脈脈”不相干的,一點一滴去理解這世界的過程中這感覺越來越深刻;未來會怎樣、我們要面對的未來會怎樣?說真的,わからない(wakaranai,不知道)...

對於我這種頗為極端的個人主義者,實在是煩透了這次跳出來的各路牛鬼蛇神,尤其是“民族主義”這噁心的幌子。一個親手閹割了自己的民族剩下的只有戾氣和喧囂而已,一幫各懷鬼胎的烏合之眾。若是真有異族大軍再次攻來,且看有多少人有膽氣挺直脊梁為守護家園而百死不旋踵,走著瞧吧。

More...

black is the colour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成年前的一帆風順容易滋生傲慢,成年後因此不屑於去做一些功利卻有實際好處的事情;實為心態失衡也,並非能力問題啊。

在同等條件下,能力依然是決定成敗的力量,這份自信應該有。但森嚴的社會法則必然會讓心高氣傲者吃夠苦頭,然後在冰冷的現實面前慢慢體會做成一件件事情的難度以及付出與回報間的入不敷出,怎樣想都覺得沮喪。本就激烈的生存競爭,加之浮躁任性的心態,還有“少不更事”狀態下虛度的兩年起跑時間,歸結於這句話:black is the colour...

More...

1/3的此生

大約能想像25年前的誕生日那孩子被寄託的父母巨大的期待和喜悅,迎來送往間,25載的時光只在彈指間。這差不多是正常人生的1/3吧,“誰在玉關勞苦?誰在玉樓歌舞?”,父母以25載的勞苦保障了自己25載的逍遙,無數的感激此刻卻無以為報,嘆...

因此在接下來的這1/3的人生里,應負起自己的責任了,最是年富力強的歲月也意味著最有意義的付出。25歲的今天,離成熟之境還遠,然而時光賦予的緊迫感卻是與日俱增,習得做人做事的道理,沉鬱平靜,消融在胸中遊走的戾氣,自己去營造心安理得的狀態。

More...

所謂“言說不能的苦衷”

又是許久未寫博客了,好在近來各方面漸見起色,以盡量克制怨天尤人的踏實姿態充實著時光,也籍此努力達成“一點一點理解此生”的願望。這幾日在通勤的地鐵上繼續讀村上君的《在約定的場所》,對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的加害方——奧姆真理教成員的訪談記錄,其中幾段文字引發的感悟希望趁記得時記錄下來。

在採訪其中一位奧姆教信徒時,那位曾經的教師敘述了自己入教的理由:任何一個普通人在人生的某個時刻都會遭遇讓自己無力承受的空洞感,比如至親的辭世、摯愛的喪失等等,這也是大多數的出家者皈依的最初的緣由;凡夫俗子均有此困境,他們只是選擇了可以獲得解脫的道路罷了,而且,在修行過程中,內心的痛苦得到舒緩,充實而平靜。他還提到了讓內心失衡、變得空洞的物質主義,宗教性或是精神性的反思其實對於現代人來講是有必要的,作為一名奧姆教徒,他說的這些也應得到理解才是,我這樣以為。

More...

蒼穹耳語無盡無垠

蒼穹耳語無盡無垠,我是多麼喜歡這個詞組~稍稍文藝一點的話,再輔以一以貫之的敏感和細膩,應該是能夠聽見那蒼穹無盡無垠的耳語的吧。完全可以作為一個標籤貼上:(無需言說的)驕傲。

冷冽的荒原,陰雲低垂,空無一人(或者,目中無人)。想來蒼穹的耳語應是神諭的一種,更或許與清越空寂的暮鼓晨鐘相似吧。繁華又如何?滾滾紅塵旦夕間變得索然無味,更對卑微瑣碎的人和事感到由衷的厭倦和鄙夷。驕傲啊,我的根深蒂固且無藥可救的驕傲,將把我引向何方?

 

More...

進退失據

我(即將)25歲,從事著IT/網絡行業的DAData Analysis,數據分析)工作,在各項成本高企的異鄉,(迄今)一事無成。這便是從職業角度的自畫像,人生苦短,由是頗為苦悶,尤其與同齡人做環比時。本來,找到方向然後去發奮已經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轉折點了,奈何心中太多旁騖,很難孤注一擲賭上自己的生活、去搏一份此間的立足資本;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向死而生”的決意,因此進退失據也不過是咎由自取罷了。

一句著名藏詩雲: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確,兩難的處境裡哪裡有什麼兩全其美的好事呢?

More...

曖昧的此時此刻的我

近日的離愁別緒紛至沓來,傷感總是免不了的,畢竟那些好時光甚至連重溫都不可能了;好在,好在基本了卻了遺憾,雖依依不捨、雖念念不忘,終究在別離之際是體面而瀟灑的告別,恰似這首《踏莎行》(晏殊):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画阁魂消,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More...

日历

<< 2018-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