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柳橋慕情【第三回:烈酒鹿】

昔年也層不管不顧地灌下大量烈酒,那是自己所謂的“烈酒鹿時代”。昔年亦與朋友交杯換盞、觥籌交錯、勢均力敵,此番卻身臨夢境一般共同在午夜豪飲火辣的烈酒,依舊堅決如鐵,依舊不言不語。心悅誠服,人總是期望在遠方遇見完全意料之外的人們,經歷完全無法預見的事情,航行在未知的水域,千帆未盡...

 

More...

柳橋慕情【第二回:柳蔭下的卡門】

在“點亮”麗江周圍紅山的朝陽中,抵達了歌謠裡唱到的束河。此時根本無法想像這是唯一的晴天,持續長達半年的干旱使得這方山水的生命力不斷流失;然而晨光中此樹的綽約風姿卻幾乎奠定了心境的主旋律...

More...

柳橋慕情【第一回:以紫晶為嚮導超越時空】

故事開始於清晨航班上的閱讀,來自克里希那穆提與物理學家伯姆(David Bohm)合著的談話集《超越時空》(The Ending of Time)。“人類早已誤入歧途,因為心理產生了一種‘時間感’,驅使我們‘想成為、想變成’什麼,所以無法解除煩惱,只能一錯再錯”。在濃稠的倦意中,夢見自己在朦朧中消融於藍空裡,在空寂中化為一點一點閃光的微粒...(若有日能捨棄心上的時間感,必定能以洞察力直接感悟這個世界並獲得純淨的幸福和安寧吧)

在雨雲低垂的滇池畔,談及了手腕上佩戴的一串紫水晶的事。“自己的水晶最好不要讓別人觸碰,因為這會改變晶體與人相互作用的磁場...”

More...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我們究竟在為著什麼而堅持?用透支的時間、體力與精力疊加繼而又耗費在勞而無功的苦鬥中,終於得到的卻是一個苦澀的結果,一個凝結了我們的無奈、無助、無力的結果,至少,我只能抱持這樣的態度。

古詩云,“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此乃至理名言。是自己過於斂聚鋒芒,抑或其實是徬徨多於為明確目標的努力而產生的心虛,無論如何,即便能對付此間的試煉,接下來依然會充滿艱難。冷眼旁觀、條分縷析不算真本事,無非證明自己並非蠢人罷了,主見與建設性意見的缺乏,這早已成為了自己的硬傷,能怎樣改進?

More...

關於驕傲

週末時去看了電影《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且不論影片本身能否托起“霧社事件”的深意,至少在自己是有共鳴的。文明無疑意味著空前的力量,進步的力量或者毀滅的力量;反觀野蠻,縱然落後並備受鄙夷,卻保留了我們喪失殆盡的驕傲。

絕不奴顏卑膝。我說給自己聽,也因自己“來路不明”的驕傲而驕傲不已。

許多時候,寧願自己真的是個“高貴的蠻人”。既與文明無緣,則可全身心與自然親近,在山林水澤間,在碧血黃沙間,傲然獨立。不過,既然身為文明人,除了在這世界安身立命外,必須要守住自己的尊嚴。

More...

The Sun In The Estuary

數日前,夢見了河口與海灣:又是一個白夜,向南步往空無一人、四下寧靜得讓人有些不安的河口(estuary),工業區宿舍樓間的小花園裡,有粉色和艷紅的繡球形狀的花,葦草靜靜搖曳,空氣中滿是水的氣息,沿著河的流向往海那邊走,最後卻是沒有水的河口,人也不見了影踪。

除了對海的迷戀,我極鍾情河口(或溪口),緣起大概是Enya的那兩隻曲子“the Sun in the Stream”和“Lothlorien”吧,雖然《魔戒》裡流經蘿林的金色溪流離海還很遠,但書裡依然有AmrothNimrodel發生在河口的悲傷故事,而第一首曲子在我腦海裡的印象早已定格為溪流入海處白色水鳥的鳴叫聲和隱約的弦樂了,不開玩笑,真的好想獨自“佔有”這幅場景,不僅在夢中。

More...

行紀——石峰

(不認為是心血來潮,至於突然開始用繁體字的原因,無非是希望重拾傳統罷了,而且對於這些認識卻不怎麼會寫的漢字,實在是愛不釋手哎...希望在年末時候能游刃有餘地使用繁體字吧。)

陽朔之行,本無任何期待,卻湧現些許的驚喜,以及諸多的思索。

More...

南十字(Southern Cross)

其实北回归线以南都能看见南十字的几颗亮星的,即便身在此地的我亦与君在同一片星空之下。清冷的星光洪流从古远的时空之外向我们投射而来,在我们的心扉间制造了无声的绝响,伸出手指,让微弱的星光尾迹穿透皮肤、筋肉和骨骼,留下一阵清新的刺痛,以此传达我的心意。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在异乡的岁月最思念的莫过于川东河谷与群山之间的淅淅夜雨,百转千回的巴山夜雨啊...

More...

行纪——楚歌

不经意的粲然绽放的容颜

风姿绰约

逆光中,吹起花的雪的风

又吹散了软软的蓝空里的云

我心,已不知所踪

 

More...

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与置身其间的我

总是容易陷入矛盾的心绪之中,一面悔恨着“虚掷的光阴”,一面又对不断加深着对其认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胆战心惊,人生实在是充满了无奈啊。

两年前在图书馆里第一次读到了这个词:社会达尔文主义,当时就意识到其可怖之处,却不知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它的漩涡。路确是自己选的,幸运的是自己还有退路,因此可以相对“游离”地观察、体认现代社会的这一特定环境对于个体的裹挟、冲击和压榨——人们的神态、人们散发出的戾气、人们言行间的焦灼、人们的麻木和倦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周围的环境将此奉为了圭臬,梦想其实已没有了容身之所。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