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落花流水去...

RO(仙境传说),在陪伴我们一路走过水红色的少年、跨入苦闷日增的青年后,也已韶华逝去终至执手话别之时了。且以绚烂至极的“樱之花嫁”场景做临别之际的相顾无言:别了,我曾于安宁寂寥的少年时憧憬向往的彩虹大陆,那个手持十字弓独自行走、柔软银发在风中飘扬的游侠,从此只在记忆里想起。

 

More...

伪职业去死吧!

想看看极限在哪里,毕竟不能断言一定能翻越这魔影幢幢的冷山;且不论结果如何,这攀缘的过程不能再饶恕一错再错。在崎岖的山道上,若还心有旁骛、伪职业闹事,即刻自行飞坠粉身碎骨可矣。另一方面,当内心真切的意愿终于压倒了一切,而“梦幻国青翠的草地”远在云雾缭绕的峭壁之下、可望不可即,纵身一跃的决断也在旦夕之间了,快意,决绝,酣畅淋漓!

More...

名为恐惧的故人

有些恐惧是有形的,出现时立即能够感受并辨识出来;还有一种恐惧,是深埋心底的:那个影子,比自己更冷酷、更专注、更无情、更专横、更乖张、更难以理解的存在,是与自己同质又更为极端的存在,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便是,名为恐惧的故人。

More...

在何地:時の旅人

也许是些许红酒的关系,再次迷失于怅然若失的清晰梦境之中。穿越了时空的阻隔,混沌了传说与真实的边界,在那段失落了的岁月里、在向往却暂难企及的地方,冷冷的夜,冷冷的雨,无意隐瞒却不能话及也不知向谁人话及的压倒性的哀伤。纵使一筹莫展,纵使低至尘埃,唯有那个地方,才是想要将全部身心安置其中的所在。

缘山行,忘路之远近,直至山巅。火焰战车从一片迷蒙中冲出,一往无前的气势即便从云端遥望亦为之折服。平淡无奇的山道尽头,却是一座不为人知的失落的城,滔天洪水四下汹涌而来,然而,却无所畏惧,因为始终相依相随。以为已是醉乡的城,在这冷雨之夜竟满满是离愁别绪。

More...

落樱缤纷

在这已渐夜凉如水的时节里,水红色的紫荆花盛开了。她们的颜色其实和缤纷的落樱是很相近的,所谓的水红色,一如自己静默成长的年少时候,和原以为绝无可能在现实中邂逅的那容颜:真宫寺樱Shinguji Sakura)...

一直都将其作为“存在于传说中的一瞬”,当人生不可避免地湮没于平庸的现实之后,愈加相信曾经让柔弱的心坚强的容颜和场景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伴随我从梦境中向现实降落,一个回想起来都会不由微笑的美梦。

More...

独孤

我向别人讲述了自己体认到的一种孤独:袒背伏身忍受针灸治疗的绵长痛楚之时,有一种巨大的孤独,占据了几乎全部的身和心。无法更清楚地描绘这孤独的具体感受,言语与之相比本就苍白无力,肌体各处不同的痛感有着细微却精准的差异,更无奈的是因疼痛而清明的心,感触如夹在高峡间的急流般奔腾怒吼,而最终述诸言语仅存“孤独”一词,于是,寄望别人感同身受实属太过离奇的奢望。

还能体认到孤独,我那自私又自傲的、与往昔一脉相承的、与现实格格不入的孤独。成熟且老于世故的人就不再孤独了,取而代之的类似的感触应该是寂寞,或者还加上一些无奈。孤独是属于少年的,渴望被理解但一次次的失意经历终于让自己明白,正因别人不曾体认而未能理解才成其为自我的孤独;寂寞却是可以排遣的,缺失了的心,慢慢就不会在意用来填补缺憾的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渴求,填满了便完整了,这样就好。

More...

格局

关于一个人胸中的格局,用怎样的形容词来衡量比较合适呢?大小、高低还是宽窄?人们也似未达成共识,总之,大的、高的、宽的格局总是要好过小的、低的、窄的格局,可叹却是,自己恐怕并不具备好的格局,每虑及此,怅然与焦虑便如鲠在喉。

前些时日与叁哥谈及13时,我说13并非“雄心帝”。此言虽是事实,然而自己几时又是雄姿英发之辈呢?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或许少年时候也可谓志存高远,但同时也在那心性逐渐成形之际植下了许多“自隐”的萌芽,还未入世便已期盼着有朝一日的出世,阴郁忧伤的少年,这几乎是自己人生已定下的格调了。即使亲手翻开了属于自己的史诗的扉页,这宿命般的游历与冒险,更多是像随着节拍舞动,而非中流击楫、力挽天河的主动。

More...

关于悲情城市

有这样一座城市:喧闹,芜杂,暴躁,阴郁,破败,以及纷至沓来的不快记忆和挥之不去的忧伤往事。这样的一座城,对自己来说不是悲情城市又是什么?

More...

这里,仅存于梦境里

这几天,周围的世界被雨的水汽浸湿,直至深沉的梦境之中。夜的雨,雨的梦,梦中的境遇,那是最后和最终的秘密花园。

我在这里,在这里的凄风冷雨里,往事在萦绕,萦绕在这个时节砭入肌肤的凉意里,心神不宁。失落的乡愁,孤悬天尽头的海角乐园,there but never back again的宿命,极难积聚的决然与勇气。

More...

功名误:聪明与精明 & 阳谋与阴谋

年轻气盛之人大多醉心于建功立业,如若不是如此必然会被说是老气横秋。功名,既是实际的生存保障,又是满足内心骄傲与虚荣的必需之物,有能力有志向尽管来取!

正因了如此,“功名误”三字,才如此振聋发聩。千年之前岳鹏举便叹道“三十功名尘与土”,若是因为一时执念走上歧途,此生就再不能回头了。虽然至今一事无成,却自认不是一无所获,一点一滴领悟与积攒做人与做事的道理,打磨自己的性格,完善自己的人格,在失意与蛰伏中增长洞察力,静待转机降临。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