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自由(续)——挣破习惯的意愿与实力

前文的结尾处,我以并不确定且缺乏信心的口吻说道:“这自由根本不是可以和任何体系撇清关系的,也就是说,夕阳中的自由不可能作为一种常态存在,它从未存在过吧...” 而且,在那篇日志中我并未就“自由”做出明确的定义,只是说不被任何体系所束缚,现在想来,并不成其为定义。

近来都早睡,能立即入眠固然不错,我却有个听上去颇为奇怪的经验:睡着之前的半梦半醒之境能想明白许多清醒时候难以领悟的事情。昨晚入眠前侧转反侧,接着之前的思绪在想关于自由的事。

More...

被放弃的习惯

最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可以很干净利落地放弃一些经年累月的习惯,几乎是以毫不留恋的“冷酷”态度。这个事实其实是令自己颇感意外的,因为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看重和执着固有习惯、或者说是比较“恋旧”的人,然而这断然而决绝的态度却是强烈地动摇了长久以来的自我认知。即是说,由习惯构成的“羁绊”力量其实很小,习惯所具有的维系稳定的力量还不足以让我的内心安定下来,轻易地,我可以重新启动新的历险。

所谓“不破不立”,如果既有的境遇不如意,那么,打破习惯去寻求变化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只是,有些讶异竟然可以毫不留恋那些沉积了时间、热情、精力和悲喜的习惯,这样的态度多少让自己觉得不安。我揣摩,还是人生缺乏延续性的原因吧,在某段时间倾注了浓稠的情绪,当情绪的浓度慢慢被稀释之后,对于一度那么重要的东西也觉得淡漠,再要放弃的时候也不觉得难以割舍了。

More...

清且涟漪

《诗经》里有这样一句诗:河水清且涟漪。不过这个地方并没有值得一提的河,至于远处的海,更是与“涟漪”所具有的意境无缘。倒是入夜时分雨后的空气将波纹一般的凉意沁入心脾,颇有些涟漪的模样...

一日午后,走在地铁大剧院站与汹涌人潮反方向的通道里,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独行:不依靠、不寻找;沉默、骄傲。一个人旅行的时候,让自己做一个绝对意义上的“陌生人”和“异乡人”,不留痕迹地行走在从未涉足过的地方,不被打扰地去想许多事情;渐渐地,学会了制止自己去回望,学会了强迫自己往前走,学会了用欣赏的目光打量沿途的风景,学会了习惯当前的生活。

More...

日历

<< 2018-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