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乡关何处2——重拾川人豪情

今晚去看了学院“红歌会”的决赛,在会场后面的角落坐下安静地看朋友们的演出;节目都很不错,不知是因为晚间气温骤降还是感到微微的触动的原因,我发现自己在颤抖,虽然是意识形态的东西,但那些歌还是很好的。

常规节目结束之后加演了由我们川渝同乡会推出的、明天会回本部参加艺术汇演的舞蹈——彝人舞曲,虽然在两周前的园游会上已经欣赏上过一次了,但丝毫不减其魅力,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那些我熟悉的小同乡们颇具感染力的舞蹈,加上熟悉的四川号子,我觉得很感动,很多年了,我记得这是第一次我以“川人”的身份感到自豪。

More...

乡关何处1——远去的西羌

我时常与人说起自己有羌人的“血统”,当然这基本属于YY,因为即使真有其事,羌人的基因也消散得差不多了。据族谱记载,我们这一支梁姓郡望天水,确实是西羌故地;而且汉化的羌人中梁姓为数颇多,当年随西凉名将、蜀汉五虎上将之一的马孟起(马超)纵横西北的羌胡骑兵中,梁姓将领亦多见于史册。虽然年代久远,缥缈不可考证,但我依然有些无稽地以为千年前自己的族人就是那些不可一世的骑兵,在远去的历史的烟尘中纵马冲杀...

这是自己少年时代英雄情结的遐想,认定自己拥有那个充满了野性的族群的血脉,这本身就是令少年热血澎湃的意象,也会让同伴高看一眼。然而在现实中,我是个地道的汉人,与那些生活在川陇高山峡谷中的羌人相比,几乎毫无共同之处;“羌人”这个名词对于我来讲,仅仅是一种类似传奇的东西,被深深留在心底,不时会泛起丝丝触动。或许,古时九州中那西边的梁州真的是我们的发祥地啊,那片铁蹄铮铮、刀光剑影的沙与河的大地。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