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威风凛凛

下午和兄长谈及工作方面的事,他谬赞道我有“成事的气场”,这实在让我惶恐不已。说实话,我的确很在乎“每个人”对我的期待,尤其害怕辜负期待,无论那些期待是肺腑之言还是客套之词。

前年(2009)自己的目标是做一个地道的绅士,两年后的现在与目标比照,觉得欣慰,因为已经基本与“粗鲁”绝缘了,而且渐渐习得了谦逊的气度;去年(2010)的目标是“像个王子”,在新生活(进入社会后)里依然保持温柔、淡然、优雅的面貌,然而现实的压力远超想象,这个形象看来并不适合现阶段的自己,不够坚韧;于是,在这2011年,自己的目标是“做个威风凛凛的锐士”,是的,威风凛凛,如此才可以不辜负期待。

More...

可耻

下午的比赛结束之后我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整个的过程——晦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计划中的全员出阵最终却刚好凑够首发的7个人而已,一个替补都没有!虽然本场比赛胜负意义并不大,但刚好只来了七个人无论如何让人觉得不快,当比赛开始之后才发现,原来“不快”这个词还是一种客气的说法,万之受伤离场之后大部分时间我们竟然需要少一个人继续比赛,到下半场体力接近透支的时候派上场应急的居然是根本不会踢球的耀耀;在场上的所有人都很拼命,事后想来简直是堪称“悲壮”的举动,这TMD算什么?!好像比赛就是场上7个人的事情。说实话,我觉得,这个队长我做得很可耻;就算自己又进了一个很漂亮的球,但让自己的队员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作赛,我应该引咎卸任才对。

这哪里是“晦气”的问题?看到万之膝盖上被缝了三针的伤口,看到小马哥一身因为在糟糕的场地上扑救的伤痕,看到ZH拼尽全力满场飞奔之后掩饰不住的疲惫,看到小冯不遗余力地从后场拼到前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做队长做到这个份上我觉得自己很可耻。有领导的愿望却做不到队长应做到的事情,这是非常可笑的;而本来可以做好的、也并非不能做到的事情没做好没做到,这又是非常可恨的。输掉比赛还和对方前锋说要和他竞争最佳射手,未尽到队长的责任却一味想着个人的进攻数据,这样本末倒置的行为好像不是第一次做了吧。

More...

日历

<< 2018-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