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虚妄与傲慢的体面

有句话叫做“穷鸟入怀,猎狮不杀”。主语当然是“猎狮”,狩猎中的、凶猛强悍的猛兽,然而对于惊惶不已、走投无路而避入自己爪间的小鸟,狮子却不愿予以击杀;同“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意境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诚然,无论是猎狮抑或猛虎,狩猎乃是它们天经地义的“事业”,但有时候,它们存在的意义并非仅仅是猎杀,而且,无论是多么娴熟精妙的狩猎技巧、或者击杀的猎物是何等珍贵,带给它们的或许只是一种体面,而非尊贵

体面,这个词在我看来,偏向贬义。继续对于老克(克里希那穆提,以后我都会这样称呼他)作品《最后的日记》(Krishnamurti to Himself: His Last Journal)的读书笔记:人类从远古时代开始就已经走上了歧途,在一个彼此杀伐、血腥争斗的世界里,人们失落的是一种尊贵的气度,那拼命得来的只能称之为体面,比如地位、名望、资财、金钱等等,而这些体面之物,却“充斥着虚妄与傲慢”。

More...

朝夕相伴的花和旅途中的云

“邂逅”克里希那穆提J.Krishnamurti)是在上周末,他的智慧、他的文字,我如获至宝。心灵的平静和幸福感,是我们一直在苦苦追寻的东西,因为所求不得,所以被苦恼和忧愁折磨着。这周又买了两本他的书,因为自己的态度堪称“虔敬”,所以无论周围环境怎样,自己都能很投入地去读,非常美好的阅读体验,为颤抖的心带来了许多温柔的慰藉,即使是关于死亡的话题。

一种极度辽远的感觉...“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是之前我看待死亡的态度。如果内心平静,心止如水,甚至超凡出尘,那么,死又何惧?凡夫俗子无不贪生怕死,正因为有着对生的眷念才要千方百计逃避或拖延死亡,这无可厚非;总是因为有无法割舍的、珍视的人或事,才拼命活下去。这在哲人、菩萨或者神佛看来实在是件可怜至极的事,但这却是吾辈存在的意义!至少,身为凡躯的我还做不到那等洒脱,然而,也向往那样的辽远的境界...

More...

日历

<< 2018-5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