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虽百死而不旋踵

今天,不经意间再次读到这样一句话:虽百死而不旋踵。“”,用脚后跟代指整个脚部,那么“旋踵”的意思就是转身(也许是逃走,也许是变化前进的方向...);这句话是对军人职业操守的赞赏——为了胸中的壮志和使命感,奋力向前,纵使身死百次也绝不转身逃跑。

我揣摩,大凡胸怀英雄情结与理想主义的少年郎听闻这句话都会心生一股豪情吧,哪怕他们从未真正见识过战争,也不曾做过军人。在烽火连天、群雄并起的乱世,“大丈夫,功名自在马上取”成为了一种普世的价值观;然而,又有多少人可以凭借个人的武勇博得功名呢?“一将功成万骨枯”,绝大多数曾经的热血儿郎都化作了累累枯骨,战争绝不是英雄史诗里描述的那般传奇,唯有“残酷”,才是战争真正的注脚。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More...

柔软的蓝

德国早期浪漫主义的代表人物诺瓦利斯(Novalis)写过一段话:“蓝色是精神与孤独、憧憬与乡愁的颜色,表现悲哀与沉静,传达年轻的心的不安与摇动。蓝色又是抑制的颜色,蕴藏在内心深处而不可达到的愿望的颜色。”在诺瓦利斯笔下,那朵著名的“蓝花”正是这位诗人灵魂的写照,纤细而又敏感。(或许那朵花就是“梦想之心”背景里的那个样子的...)

我一直更喜欢紫色的,但不是深紫色,而是好像兑入清水之后形成的浅紫。一直都觉得这个颜色无与伦比,既不艳俗,也不颓废,颇具现实感;但去年的一天,我突然喜欢上了一种蓝色,不是湛蓝,也不是深蓝,而是一种也像兑入清水形成的蓝色,一种像是梦里的云烟的颜色,更是一种柔软的蓝色,是有阳光的早晨丝丝缕缕雾霭拂过天空的颜色。当时还不能在现实中找到一模一样的颜色,直到今天早上,坐在自习室等待上早课的时候,我望见了有着这种蓝色的天空,软软的蓝色和轻飘飘的云雾,看得我心都化掉了...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