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关于主观努力与客观环境,以及其他

基本上,毕业一年多的我们都过得不太好,各有各的苦闷和无助,所谓“苦逼的青年们”。上个星期天,B哥突然出现在深圳,晚上一起吃饭,和他谈了这段时间自己思考的一些问题(同样的话题在再之前也和娟姐探讨过,不过娟姐已经不是和我们处于人生的同一阶段、而是“过来人”了):

要改善境遇,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缺一不可,即是说主观上要努力、同时客观环境也要配合(或者说要顺应形势,不能“倒行逆施”)。首先自己能做到的是在主观上付出“100 and 10 percent”(110%)的努力,如果有成效则说明客观环境至少没有起负作用,如果依旧没有改观,那就换个客观环境。

这便是自己目前的状态,我要做到问心无愧,无论将来是怎样的局面、做出怎样的选择。

More...

the flight of the earl

早上临走前最后的早餐,突然很想听Phil Coulter的这首叫做“The Flight of the Earls”(伯爵的流亡)的曲子,然后一整天就着这曲名和旋律想了很多,在归来的航班上,我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流亡的“伯爵”,四年后,再一次独自一人向南,到达这个地方。

这是一首弥漫着哀伤的钢琴曲,17世纪,败于英格兰人之手的几位爱尔兰伯爵踏上了流亡之路,自此,爱尔兰的盖尔人(即凯尔特人)王朝时代正式结束,沦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殖民地。身为爱尔兰后裔的柯尔特完美地演绎了爱尔兰民族的哀伤,他们的“王”,带着对故土的无限眷念和不舍,踏上了那条永远也无法回头的流亡之路,最终客死他乡。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