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新的天际线

几天前看到法国《队报》(L'EQUIPE)一篇采访刚刚退役的球员克劳德·马克莱莱(Claude Makelele)的文章,一段文字让我颇有触动:

关于没有球靴的未来,马克莱莱用优雅自信的语调说:“球员生涯结束了,我的生活又没有结束。第二种生活正等待着我,有其他的野心和天际线。我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看到我在另一个行当也做得很好,依然值得喝彩。”

于是,这几天都着迷于“新的天际线”这个意象——远方的天际线,向往的远方天际线;迅速充盈了身心的憧憬和渴望,以及对于变革的担忧和期望。

More...

乡关何处2——重拾川人豪情

今晚去看了学院“红歌会”的决赛,在会场后面的角落坐下安静地看朋友们的演出;节目都很不错,不知是因为晚间气温骤降还是感到微微的触动的原因,我发现自己在颤抖,虽然是意识形态的东西,但那些歌还是很好的。

常规节目结束之后加演了由我们川渝同乡会推出的、明天会回本部参加艺术汇演的舞蹈——彝人舞曲,虽然在两周前的园游会上已经欣赏上过一次了,但丝毫不减其魅力,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那些我熟悉的小同乡们颇具感染力的舞蹈,加上熟悉的四川号子,我觉得很感动,很多年了,我记得这是第一次我以“川人”的身份感到自豪。

More...

理应无所畏惧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在何种境遇之下,都不可以自以为是;宁可将自己视为一个“什么都不是、一无所有”的小角色,也不可以妄自尊大,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摆低姿态,能够规避许多无谓的麻烦;虽然做事情的时候失败和挫折并非主观想规避就可以规避的,但如果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输不起呢?人,理应如此无所畏惧

这世上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吗?对于有的人来讲这个问题无需回答,对于我,我是觉得有的,但现在尚未出现。如果有一天遇见了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毫无疑问我会不顾一切去追寻,哪怕追寻的代价是失去这宝贵的生命。在这种近似宗教般的虔诚境界里,我理应无所畏惧

More...

虽百死而不旋踵

今天,不经意间再次读到这样一句话:虽百死而不旋踵。“”,用脚后跟代指整个脚部,那么“旋踵”的意思就是转身(也许是逃走,也许是变化前进的方向...);这句话是对军人职业操守的赞赏——为了胸中的壮志和使命感,奋力向前,纵使身死百次也绝不转身逃跑。

我揣摩,大凡胸怀英雄情结与理想主义的少年郎听闻这句话都会心生一股豪情吧,哪怕他们从未真正见识过战争,也不曾做过军人。在烽火连天、群雄并起的乱世,“大丈夫,功名自在马上取”成为了一种普世的价值观;然而,又有多少人可以凭借个人的武勇博得功名呢?“一将功成万骨枯”,绝大多数曾经的热血儿郎都化作了累累枯骨,战争绝不是英雄史诗里描述的那般传奇,唯有“残酷”,才是战争真正的注脚。生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More...

日历

<< 2018-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