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安达卢斯——来自阿拉伯的目光(安达卢西亚区1)

距离结束加利西亚大区的写作已经有一周了,但一直没能开始“热情的行方”最后一部分的写作,原因很简单,这片被唤作“安达卢斯”(Andalus)的、包含了安达卢西亚(Andalusia)和巴伦西亚(Valencia)两个大区的土地内涵实在过于丰富,以至于我不敢贸然下笔。

More...

卡斯蒂利亚——悲壮的历史沿革(卡斯蒂利亚区1)

罗马人在伊比利亚半岛建立西班牙行省之前这片土地的历史可以说是鲜为人知。这是一个苍凉的半岛,构成整个地质板块主体的中部山地是一个自然环境绝难称得上优越的地方,莽莽群山、漫漫黄沙,在峰峦回转之处却有扼守要冲的城堡居高临下守卫着国王的土地。古时的居民为了生存下去必须紧握手中的刀剑奋战,与邻近的部落作战、与从海上来的迦太基人和罗马人作战,战争使卡斯蒂利亚民族的先民养成了骁勇好战的性格,在这块注定要用战士的鲜血滋养的土地上战争是亘古不变的主题,而宁死不屈更渗入了这个民族心灵的最深处。

罗马军团来了,因为在这里的群山中有帝国需要的丰富的矿藏,装备精良的方阵步兵用坚盾和利矛冲向了那些“凯尔特伊比利亚人”的领地。但能征善战的罗马军队却遭到了当地人近乎疯狂的抵抗,在北部高原的索里亚(Soria)城下,包围了这座城市近两年的罗马人始终无法攻入城市一步,直到征服非洲和西班牙的罗马名将西庇阿(Scipio)亲率大军前来才最终攻下了这座城市,但城破之日却发现守军为了不落入罗马人手中成为俘虏竟相互残杀,罗马人最终得到的仅仅是一堆断壁残垣和一座死城。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以“惨烈”闻名的“努曼西亚(Numancia)之战”。

这张图片是发掘出的努曼西亚古城遗迹,在阴沉的天幕下,衰草不语,耳际唯有猎猎寒风...

More...

青云谱——八大山人的传奇(下)

最近一直在看两晋南北朝的历史,那是一段被所谓“历史正统主义者”刻意忽略、回避、拒绝的岁月,原本强盛的汉族王朝开始了血腥的内斗,而早已被降服的四方蛮族却重新作为汉族军阀的雇佣军从边地蜂拥进入中原,五胡:匈奴、鲜卑、羯、氐、羌,这些我们只在历史教材中被要求记下名字的少数民族在那个大乱世里走马灯般相互攻杀,那个时代的前半部分还有一个几乎不在历史教材中提到的名字:五胡乱华。

More...

千军万马避白袍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More...

日历

<< 2018-9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