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书名在我看来是两个隐喻:“国境以南”是年少时不曾实现的梦想,“太阳以西”则是死亡和归宿。在多年遗憾后重逢的两人,终于到达了儿时从纳金高Nat King Cole唱片里听到的国境以南,那里是洋溢着异国风情的远方,相爱的人儿流浪的地方;但无法从各自现实生活中挣脱出来的两人,在“结构性”的意义上是无法称心如意地相爱的,她口里的“太阳以西”源自一种叫做“西伯利亚癔病”的病症,孤独难耐的人会突然向着太阳坠落的方向癫狂地追逐,直至力竭死去。她(岛本),追寻的是死亡和归宿。

读罢,一如往常,唏嘘不已。然而,却更加坚定了决心:不会放弃那闪耀着梦幻光芒的国境以南,因为那里是我们永恒的秘密花园;如果要到达那里需要取道太阳以西的话,我也会“虽百死而不旋踵”。

More...

High Hopes

我们都是“烈酒鹿”,仰头让烈酒滑入胃袋,灼伤所有的知觉。从眩晕、绝望、麻木中清醒之后,可悲地发现连睡眠都被剥夺了,连同胃部的烧灼感和强烈的口渴,无论如何也无法坠入梦中,哪怕是连番的梦魇。意识清醒得异常,痛哭与歇斯底里之后,在不眠而难捱的夜,泛起的惟有悔恨而已...

三世的轮回,如今已然经过了两世了吧,在来生,会在哪里遇见你呢?读完那仿佛是为我们而写的《滴泪痣》之后,突然涌起一种强烈的愿望——去北海道,在那个叫富良野(Furano)的地方,等上一辈子。或者,乘着锈蚀的轮船从寒江的上游来看你;再或者,就在这座城市,我一个个走过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总会在其中一个地方遇见你吧?你总是说我不现实,那些描绘给你的图景你总是觉得不真实;是啊,所以我揣摩富良野也好、冬日的寒江也好、另外哪个鲜为人知的秘境也好,你都不会在那里的,但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你,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More...

泪痣

昨晚接近午夜的时候,笼罩着大地已有一整天的阴云终于载不动雨滴的重量,在电闪雷鸣的背景中,雨以一种惊人的态势“撞击”着地面的万物。我以为随着雨的降临,雨前的湿热会有所缓解,哪知道躺在床上却止不住地冒汗,全身无一个毛孔例外;但踢完昨天傍晚的比赛后自己身体状态又差劲得要命,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小腿还因为抽筋在隐隐作痛,头也痛得厉害,我动弹不得,只有任由大汗淋漓,脑海里是那句歌词在流转:“I'm dying, forever crying...”,来自Rod Stewart的“Sailing”。

More...

日历

<< 2018-12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