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會

Estel的心靈祕境

在何地:時の旅人

也许是些许红酒的关系,再次迷失于怅然若失的清晰梦境之中。穿越了时空的阻隔,混沌了传说与真实的边界,在那段失落了的岁月里、在向往却暂难企及的地方,冷冷的夜,冷冷的雨,无意隐瞒却不能话及也不知向谁人话及的压倒性的哀伤。纵使一筹莫展,纵使低至尘埃,唯有那个地方,才是想要将全部身心安置其中的所在。

缘山行,忘路之远近,直至山巅。火焰战车从一片迷蒙中冲出,一往无前的气势即便从云端遥望亦为之折服。平淡无奇的山道尽头,却是一座不为人知的失落的城,滔天洪水四下汹涌而来,然而,却无所畏惧,因为始终相依相随。以为已是醉乡的城,在这冷雨之夜竟满满是离愁别绪。

More...

喜怒不定的魑魅魍魉又找上了我,或者说,它们归位到了我这里。喜悦之时抑制不住要变成一只火红色的妖怪,愤怒之时更是可以做到用极为冷静的决断撕碎他人小小的希望、几无怜悯。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往相当负面的方向滑去;人生依然在往前行进,然而,却踏入了战车轰隆冲过的轨道里,碾碎了泥尘里的娇弱之花。

I could not look back, you'd gone away from me

I felt my heartache, I was afraid of following you

When I was looking the shadows on the wall

I started running into the night to find the truth in me

More...

Ever Darkness and Sorrow

最值得一听的是其中的“Sleeping Sun”,绝对的扛鼎之作。据说这是一支与凯尔特民族有关的歌:1692年,英格兰军队攻入苏格兰,在Glencoe地区制造了一场大屠杀。苏格兰原住民是凯尔特人Celtic),因此后来的苏格兰人与威尔士人以及爱尔兰人一样,都可以归入那个传奇般的凯尔特民族。在阴沉的高地,那些highlanders无法遗忘那些悲伤,那些山海相接的峡谷与海湾正是凯尔特人的心灵秘境,同胞的遇害唤起了他们内心最深沉的悲哀,甚至连那轮猩红的夕阳也在日食中沉沉睡去,黑暗即将接管这个世界...

 

More...

纪念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曾经那种过于充沛的情感了,再不会因为绝望、失之交臂或是生命中不可逆转的无奈而难受得一塌糊涂,我以为我可以做到理智地对待这些“磨砺”,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一个人痛哭一场、等待着安慰...事实上,我依旧是那个样子,在我今天得知噩耗的时候。

在回来的公车上我好难受,从震惊中缓过来之后才慢慢意识到:当生命都已经成为过去式的时候,无论什么样的希望、无论什么样的转机都不复存在了。所谓生与死的距离在情人眼中可能不是最远的;然而,对于尘世与天国中彼此遥遥相望的人来说,阴阳却是永隔的,从此我们所在的世界不再有故人的音容,剩下的唯有记忆而已...

More...

花见

在许多年前,我承认我是一个花痴,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花痴。但事实上我才知道我距离真正的“花痴”还很遥远,充其量只是喜欢看着各种各样的花开(但重庆那边花的种类实在算不上多...),记得最清楚的是高中学校里唯一的那一棵樱花,一场雨之后满地被雨水沾湿的白色花瓣...

因为“樱战”而拥有了落樱情结,但当时尚不知道樱本身所具有的宿命的悲剧意味;当时所希望的仅仅是能够在周末风和日丽之际抛开学业去赏花,但未能如愿成行,而那个星期天晚上一场雨结束了那棵独樱的花期。

More...

日历

<< 2018-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